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馬思聰個人資料

馬思聰

   馬思聰(1912—1987),廣東海豐人。中國小提琴第一人。12歲赴法國學習小提琴,先後入南錫音樂院、巴黎音樂學院學習。後又師從著名小提琴傢奧別多菲爾學習小提琴,師從作曲傢畢能蓬教授學習作曲。1931年回國後主要在廣州、香港、上海、南京、北平等地從事演出;同時,又先後在廣州音樂院、中央大學教育學院音樂系任教。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後,多年輾轉於華南、西南各地堅持從事頻繁的演出,並先後任中山大學教授、中華交響樂團指揮、貴陽藝術館館長等職。1950年後任中央音樂學院首任院長。1966年後長期旅居美國。1987年5月,病逝於美國費城。

 

馬思聰:讓小提琴有瞭中國的聲音

    以佛傢的解釋,某些事情姓命運早已註定瞭的。史鐵生也說過,我們面對將來的時候,似乎有許多條道路可以選擇,但回首一生時,卻發現隻有一條路是我們的命定之途。

    在馬思聰音樂藝術館見到那把珍貴的嘎米如牌小提琴時,我以為,這把小提琴與其說隻是馬思聰的心愛之物,倒不如理解為他生命的象征或許更為合適。我寧願相信小提琴是命運給予馬思聰的一件禮物。

    11歲那年,大哥送瞭他一把小提琴,從此,馬思聰就與音樂結下瞭一生的不解之緣,這種樂器貫穿著他的整整一生:遠赴異國學的是小提琴,成為中國赴西方學習音樂的第一人;回國開辦音樂院,又成為舉辦小提琴獨奏會的第一人;解放前,從香港輾轉回到國內,隨身帶著的就是這把小提琴;1967年從國內出走時,小提琴仍然是他唯一隨身之物。

    盡管寫出瞭大量優秀小說詩歌文學作品,但將小提琴這種西方的樂器與中國民族音樂結合,無疑是馬思聰最明顯的成就。他“用西洋音樂的技巧、中國民歌的色調,寫出瞭中西合璧、獨具一格的小說詩歌文學作品,既不同於經典的西洋音樂,又不同於中國傳統音樂。”馬思聰不僅開創瞭小提琴在中國的新時代,更以大量優秀的音樂小說詩歌文學作品奠定瞭他在中國樂壇的地位,不僅開瞭風氣之先,更是領風氣之先,與胡適但開風氣不為師的作法截然不同。馬思聰的好友蘇夏教授評價說,他是“小提琴民族化唯一的代表人物”。

    如果僅僅是簡單地在中西之間尋找平衡,如果沒有足夠的才情與天賦,所謂的結合,很可能會導致一個不倫不類的結果。事實也證明,並不是所有接受西方教育的人都可以開創出一條自己的路。創新,從來都是需要很大勇氣的。

    馬思聰曾在一篇談音樂創作的文章中說,“中國有句流行的話‘吃在廣州’。的確,廣東菜是很有名的,但廣東人吃菜最不保守,老鼠、貓、蛇一切可以吃的都去吃,他們是不怕冒險的。”馬思聰之所以能夠癡迷音樂一生並成為音樂史上一個劃時代的人物,是否可以認為這與他的個人性格、與養育他的這方土地有關?

    所謂“天性多情句自工”,馬思聰能在中國音樂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從根本上來說,是他個人的音樂天賦與秉性使然。難能可貴的是,馬思聰從來不是兩耳不聞窗外事的音樂傢,反倒是在音樂創作中,處處體現出他廣闊的視野、對國傢對民族的熱愛之情。從而使他超越瞭一般音樂傢的狹窄天地,成為無可爭議的音樂大師。在深度上,他有《祖國大合唱》這樣波瀾壯闊的史詩般的交響樂;在音樂性上,他既有《f大調小提琴協奏曲》這種純粹的音樂小說詩歌文學作品,又有《中國少年先鋒隊隊歌》這樣具有廣泛群眾基礎的小說詩歌文學作品;抗戰期間,他寫瞭《永生》等大量慷慨激昂的愛國小說詩歌文學作品;旅居海外年事漸高,他還能創作出舞劇《晚霞》、《熱碧亞》……

    不過,他流傳最廣的小說詩歌文學作品當屬《思鄉曲》瞭,即使不是音樂愛好者,也都對那優美的旋律耳熟能詳。聯想到他的20年異國生活,感嘆之中,是否又能感覺到一種命運的安排呢?

  不可否認的是,馬思聰出走海外的經歷是他一生中重要的一頁。盡管在當時的國內環境中,他遭受到瞭不公正的待遇,但馬思聰從來沒有“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的狂放與灑脫,反而在客居異國的二十年裡,仍然隻是專註手他的音樂,始終對祖國飽含深情。

    隔著重重的時間之河,我們今天似乎仍能聆聽到回旋在馬思聰生命裡的音樂之聲。他的藝術之音,他的思鄉之情,他的生命之歌,一切都化在那把小提琴裡,盡在那綿綿不盡的琴弦聲中。

音樂神童·名師高徒

  馬思聰1912年5月7日出生在廣東省海豐縣。父親馬育航書生出身,接受過新思想,曾參加孫中山領導的辛亥革命,曾任廣東省政府財政廳廳長。

    在兄妹八人中,馬思聰排行第三。由於自小聰慧,6歲時,父親即把馬思聰送到廣州培正中學附小讀書。這所著名的教會學校,培養瞭許多優秀學子。在這裡,馬思聰在音樂方面的天賦逐漸顯露出來。據說,7歲時他聽人用風琴彈奏中國樂曲後,心有所動,不久也學會瞭彈奏。

    1935年,馬思聰曾寫瞭《童年追想曲》一文,回憶瞭自己步入音樂之宮的歷程:“我的傢庭一向和音樂是很隔絕的,親戚裡頭想找一位能拉拉胡琴,吹吹洞簫的人是辦不到的事;因此我幼年和音樂接觸的機會很少。我第一次聽見音樂是我3歲那年,在外祖母傢裡聽留聲機,母親說我那時跟著唱片一齊唱,唱得怪有趣的。”

    但真正在馬思聰的人生道路上起到重大影響的人,是他在法國留學的大哥馬思齊。1922年,大哥因為跌傷腿回國治療,隨身帶瞭一把小提琴送給馬思聰。馬思聰第一次看到小提琴,立即被那黃燦燦的顏色和美妙的聲音迷住瞭。第二年,年僅12歲的馬思聰便隨大哥一起來到法國,開始瞭他一生漫長而曲折的音樂之旅。

    馬思聰剛到法國時,大哥給他請瞭一位小提琴教師。對於一個剛剛12歲的孩子來說,遠離父母獨在異鄉為異客,語言又不通,尤其是每天周而復始地練琴,無疑是非常枯燥的,許多童年的快樂都失去瞭。但是,在這種環境中成長起來的馬思聰,反倒磨煉出瞭一種堅強的性格。

    為讓弟弟受到良好的音樂訓練,大哥決定送馬思聰到南錫音樂院學習。在這個幽靜而美麗的城市裡,馬思聰除每天學法語課外,還系統地學習瞭音樂基礎理論、視唱練耳、鋼琴、單簧管,當然,最主要的是學習小提琴。第一年的總考,馬思聰獲得瞭最優第二獎。

    馬思聰對音樂的渴求,使他決定投考歐洲著名的音樂學府——巴黎音樂學院。為瞭準備考試,經朋友介紹,請巴黎國立歌劇院提琴獨奏傢奧別多菲爾給他進行指導。第一次見老師時,馬思聰演奏瞭《西班牙交響曲》。奧別多菲爾聽後興奮異常,認為這個東方少年的音樂表情非常好。在他的指導下,馬思聰每天練琴達6個小時,進步非常快。

    但在考巴黎音樂學院以前,他頸部出瞭毛病,夾琴的部位長瞭一個疙瘩。馬思聰不得不到法國一個療養勝地去進行瞭9個月的治療。1928年暑假,他終於考進巴黎音樂學院奧別多菲爾提琴班,他也成為巴黎音樂學院的第一個中國學生。

技驚四座·知音無數

    1930年,馬思聰回到國內,很快便以嫻熟的技巧、美妙的琴聲轟動瞭國內樂壇,被譽為“神童”。17歲的馬思聰從此成為名聞遐邇的小提琴演奏傢。他先後在南京、上海、廣州等地舉行瞭小捉琴獨奏音樂會,深得音樂界人士和廣大聽眾贊譽,當時的報紙稱:“神技一奏,全場屏息凝聽。其頓挫抑揚,令人神志飄逸。”“聽眾深加贊賞,嘆為絕無僅有。”

    1930年馬思聰來到廣州,受聘於歐陽予倩領導的廣東戲劇研究所,與音樂傢陳洪共同主持一個小型管弦樂隊:他任首席提琴兼指揮。不久,馬思聰深感到我國音樂創作小說詩歌文學作品的貧乏,他認為,小提琴雖是西洋樂器;但同樣可以描繪中國人的思想感情,反映中國人民的生活。於是他決定再到法國學習作曲。經過他在各方面的努力,終於獲廣東省政府資助,1930年再次來到法國。

  馬思聰這次是從師作曲傢畢能蓬學習作曲。畢能蓬在教學上極其認真,他對馬思聰說,在作練習時,絕對要嚴格遵守原則;而在創作上卻要盡量自由,盡量與東方旋律相融和。畢能蓬的藝術思想及原則,對馬思聰影響極大。

    1931年冬,馬思聰再次回國。1932年,他與陳洪共同創辦瞭私立廣州音樂院,親自出任院長,這一年,他才20歲。

    1934年5月,馬思聰被聘為國民政府教育部音樂教育委員會委員;此時,他開始瞭室內樂創作。1934年到1935年,他分別在上海、南京、廣州、香港等地再次巡回舉行小提琴獨奏會。尤其在香港,他的提琴演奏深得中外各界人士的高度評價。香港英文報《南華早報》稱馬思聰的演奏“為十年來在港所開音樂會之最妙者”。馬思聰為瞭向北方聽眾和音樂界朋友介紹小提琴藝術,也為瞭充實自己對中國文化的瞭解,1936年在北京連續開瞭三場獨奏音樂會,結識瞭許多音樂界的朋友,也讓自己更深刻瞭解瞭中國的傳統文化。北京之旅讓馬思聰對中國民間音樂產生瞭極大興趣,這使得日後馬思聰在創作中體現出濃厚的民族風格。

抗日鬥士·愛國情懷

  1937年抗戰爆發後,馬思聰以他的音樂為武器投入到如火如荼的抗戰中,整個抗日戰爭期間,他以極大的熱情和必勝的信念,往返於各地舉辦各種義演,慰勞抗敵將士,還創作瞭大量的音樂小說詩歌文學作品。1938年10月,廣州淪陷後,他到香港寫抗戰歌曲,組織並指揮合唱團到電臺播音。1939年,中山大學撤到雲南,他接到邀請,由香港到雲南中山大學任教。在重慶演出、創作期他結識瞭左翼音樂傢李凌等人。李凌送他一本民歌集,給他帶來瞭巨大的創作熱情和靈感,使他的創作出現瞭新的轉機。正如他自己說的:“我開始進入利用民歌來創作的新途。”

  抗戰勝利後,馬思聰先後出任過貴陽藝術館館長、上海音樂協會理事長、廣州藝專音樂系主任、香港中華音樂院院長等職。

  1948年馬思聰參加廣州學潮,失敗後遷往香港。1949年春北京解放,中央決定把在香港的各界知名人士接到北京。馬思聰一傢與郭沫若一傢等一起,從香港繞道大連到北京。不久,他被任命為華北人民文工團副團長、燕京大學音樂系教授、全國文聯常委、中華全國音樂工作者協會副主席及第一屆全國政協委員。

    1950年6月17日,中央音樂學院在天津成立,周恩來總理親自任命馬思聰為院長。作為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馬思聰參加歷屆人代會;作為音協副主席,他為發展中國音樂事業熱心地工作。1965年初,馬思聰參加瞭第三屆全國人代會後,創作瞭歌曲《永遠向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