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李海鷹個人資料

李海鷹.珠江邊走來的作曲傢

  他是珠江的兒子,是從珠江邊走向成功的。珠江邊,曾走來過冼星海的身影,也走來過馬思聰的身影。今天,乘著歌聲的翅膀,又走來瞭他……

  遙遠的夜空,有一個彎彎的月亮;彎彎的月亮下面,是那彎彎的小橋;小橋的旁邊,有一條彎彎的小船;彎彎的小船悠悠,是那童年的阿嬌……”
  一曲《彎彎的月亮》,曾經風靡瞭大半個中國。歌曲以其優美的曲調和豐富的內涵感動瞭當時的人們,被音樂界公認為中國現時通俗歌曲的一首代表小說詩歌文學作品。
  作曲傢李海鷹,就是這首歌的詞、曲作者。
  李海鷹1954年生於廣州。他從小喜歡音樂,很早就開始顯露音樂才華。1970年,他才16歲就進入廣州粵劇團,當上瞭小提琴手兼創作員。5年以後,他成為中國海軍南海艦隊政治部文工團的小提琴手兼創作員。這期間,他被送到廣州星海音樂學院作曲進修班學習瞭一年半。1982 年底到1997年3月,他在廣東音樂曲藝團當創作員,《彎彎的月亮》就是這期間寫出來的。從1997年4月起,他擔任瞭廣東電視臺的音樂總監。
  李海鷹創作過一系列有影響的影視音樂小說詩歌文學作品。除瞭電視藝術片《大地情語》的插曲《彎彎的月亮》之外,還有電視劇《外來妹》的主題歌《我不想說》、電視劇《一路黃昏》的主題歌《走四方》、電視劇《女人天生愛做夢》的主題歌《我的愛對你說》等等。在這些歌曲的創作中,他集作詞、作曲、編曲於一身,充分發揮瞭自己的才能,歌曲一經播出便大受歡迎,被廣為傳唱,流行范圍很廣。他還為電影《鬼子來瞭》、《賽龍奪錦》等寫歌編曲。
  由於這些成就,他曾獲得全國、全軍、省、市以及海外音樂創作獎百餘項 ,並且還擔任瞭中央電視臺1989 春節晚會音樂指導;擔任瞭1998、1999中央電視臺春節晚會音樂統籌。1997年,他擔任瞭羅馬尼亞第十屆國際金鹿流行音樂節大賽評委;1999年,他擔任瞭哈薩克斯坦共和國第十屆亞洲之聲音樂節評委;他還擔任過中央電視臺1988、1992、1996、1998四屆全國青年歌手電視大獎賽評委,擔任過中國文化部1996、1998通俗歌手出國選拔賽評委。此外,他還擔任瞭中國輕音樂學會的副秘書長、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理事、中國電影音樂學會理事和廣東音樂傢協會理事等社會職務。他還是國際藝術節組織聯合會的成員,並被入選abi國際傑出人物名錄。
  1994年11月19日,他在北京首都體育館成功舉辦瞭“《彎彎的月亮》李海鷹個人小說詩歌文學作品演唱會”。這應該是他音樂生涯的一個裡程碑。
  醉心於音樂的李海鷹喜歡拓展新的音樂領域,成名之後,他迷上瞭音樂劇。音樂劇盛行於美國百老匯,以流行音樂為主體,形式輕松、活潑,很受觀眾喜愛。而在中國 ,由於戲劇界在“文化大革命”以後涉足音樂劇的時間還不長,所以尚未有很成功的小說詩歌文學作品。李海鷹決心要在這個領域有所作為,在1996年和1997年的中國中央電視臺春節聯歡晚會上,他推出瞭《過河》及《地久天長》兩個音樂短劇,獲得成功。但他並不滿意,期待有一個好的劇本一試身手。當他看到四川“人藝”女編劇李亭寫的校園音樂劇《未來組合》的劇本時非常高興,馬上全力以赴投入瞭創作。音樂劇《未來組合》上演後,反響很大,受到瞭音樂愛好者,特別是大中學生的好評。
  為瞭迎接澳門回歸,中國中央電視臺拍攝瞭一部大型電視專題片《澳門歲月》。電視片中有一首起點睛作用的主題歌,歌詞用的是詩人聞一多先生在1925年寫的詩歌《七子之歌——澳門》。中央電視臺把作曲任務給瞭李海鷹。
  “你可知:‘macao’不是我的真名姓,/ 我離開你太久瞭,母親!/ 但是他們擄去的是我的肉體,/ 你依然保管我內心的靈魂。/ 三百年來夢寐不忘的生母啊,/ 請叫兒一聲乳名:澳門,/ 母親!我要回來,母親!”手捧著聞一多先生寫下的充滿幽怨愁煩的詩句,李海鷹非常激動。對於澳門,他有剪不斷的情緣,因為他父親的傢鄉就在離澳門僅一衣帶水之遙的南朗鄉,那裡很早以前與澳門同屬香山縣,小時候他曾回去過那裡一次,澳門的歌謠也是他兒時記憶裡的童謠。四十多年在廣東的生活,更是孕育瞭他深沉的南國音樂情懷,令他極易感受澳門的風土人情韻味。
  聞一多在這首詩裡所表現的藝術形象是一個離開母親太久瞭的孩童,她向母親述說著macao不是她的真姓;她呼喚著母親叫一聲她的乳名澳門;她大聲呼喊著“母親,我要回來……”四十多個日日夜夜,李海鷹寢食不安地用心靈體會著這個藝術形象,苦苦尋找著最有表現力的音樂語言,終於,一股壓抑不住的摯情帶著《七子之歌——澳門》的旋律沖出他的心底……
  《七子之歌——澳門》隨電視片《澳門歲月》播出之後,深深地打動瞭海內外億萬華人的心,立刻響遍海內外。特別是在澳門,反響尤為強烈,不但在各種慶祝回歸的大小活動中被演唱,而且經常在大街小巷響起。電視界、音樂界人士都評論說:與以往的“回歸歌曲”不同,《七子之歌——澳門》是有深度、有很強的藝術感染力的小說詩歌文學作品,它將人們帶進21世紀。李海鷹感到非常欣慰,他覺得,他是用音樂的形式與聞一多這位他從小敬仰的、傑出的文化先輩進行瞭一次超越時空的心靈對白。
  李海鷹是珠江的兒子,他是從珠江邊走向成功的。珠江邊,曾走來過冼星海的身影,他的一曲《黃河大合唱》,一直都是我們這個民族品嘗不盡的精神儀式;珠江邊,也走來過馬思聰的身影,他的一曲《思鄉曲》,直到現在,都一直是全球華人的歸傢的路;今天,珠江邊又走來瞭李海鷹。乘著歌聲的翅膀,他仿佛又看見瞭先人偉岸的背影。他想追逐那個背影,用他堅定的腳步;他想祭奠那個背影,用他一生的追求!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