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劉嘉玲個人資料

劉嘉玲:女人四十 我挺羨慕張曼玉的

新京報:第一次跟內地的電影人合作,感覺他們的工作方式有什麼不同?

劉嘉玲:我們不要講內地還是香港,我覺得拍小成本的電影,比如像我們這樣的合作班底很幸福,因為自己可以有一些主控權,我們可以跟導演探討,導演會回應,包括攝影也可以進來發表意見,演員之間都可以互相影響。這是我在拍攝過程中感覺最好玩、最有魅力的地方。但如果是拍一部大片,你絕對不會獲得自由發揮的東西,一切都要用錢計算。一切都是制片人說瞭算,用什麼導演,什麼演員,什麼服裝,什麼音樂。

新京報:在香港拍戲也會經常主動要求重拍嗎?

劉嘉玲:我不能想象以前會有這樣的工作狀態,以前是導演拍完就算瞭,收工回傢瞭,我們也不用對影片負責任,責任交給導演瞭,但是我現在希望起碼在我自己演員范圍內是盡瞭力的。其實創作需要一個氛圍,大傢都用心,你就會主動一點,如果導演不用心,我真的沒有必要那麼在乎。劉偉強找我拍《無間道》的時候,有一場陳冠希剛剛殺死黑社會的老大回到音像店和我見面的戲,我也曾要求重拍,導演也非常支持我,我相信好的導演都會喜歡這種合作關系。

新京報:影片中千羽這個角色有兩場和保安的戲非常精彩,一場是在千羽的傢裡,保安讓她為自己煮咖啡,還有一場是兩人在地下車庫的激情戲,你自己更喜歡哪場戲?

劉嘉玲:對於一個角色,我們每次都是一層一層地把它剝開,每剝開一層,就會有更深一層的意思,好像每天都有不同的理解,對角色的理解就越來越深。保安到千羽傢裡那場戲,可能你第一次看到的是她拿咖啡的節奏,第二次看到的是他們眼神的交流,第三次看到的是千羽腳的位置,人與人之間,雖然不是對望,但是可以感受。比如說,你能感受到一個男人在欣賞你,不用看,這是女人的本能,而女人也會故意地裝出一種姿態,來緩和氣氛。我覺得那場戲拍得非常過癮,因為他們兩個都很恍惚地進入瞭一種情境,本來是身份、階層天差地別的兩個人,卻這麼接近瞭,突然之間有一種很舒服很溫暖的感覺。

侯孝賢王傢衛 演員其實很被動,導演才是靈魂

新京報:一部好的電影應該給觀眾提供更多的可能性,比如說對於你的表演,也是眾說紛紜。

劉嘉玲:我一直覺得導演是整部戲的靈魂,他對這部電影有沒有熱情,他是不是有強烈的沖動要把電影好好地拍出來,如果他有,他就會和演員有很多的互動。張一白是這樣的導演,王傢衛、侯孝賢也是。拍王傢衛的電影雖然非常累,但是他會讓演員有很多很多準備的時間,再比如侯孝賢,拍《海上話》之前半年,他就給你很多很多的資料,讓你瞭解那個時代的女孩子穿三寸金蓮是怎麼走路的,我覺得這些都是導演對電影的要求,對自己的要求,準備工作充足瞭,拍出來的一定不會差。再比如說李安導演拍《色·戒》,他很早就給偉仔看很多跟那部戲有關的資料,因為我們演員都是很被動的,我們必須要努力走進導演的世界,我們要配合他們,導演比我們先有一個畫面的存在。我喜歡和跟自己過不去的導演合作,跟他們合作多瞭,我也會提出很多疑問,有瞭一個想法,然後推翻自己的想法,這樣演員的空間更大,自由度也更大。

新京報:以上提到的幾位導演都是較勁的導演嗎?

劉嘉玲:王傢衛是最較勁的一位,但他是一個隻懂得跟自己過不去,不懂得跟演員過不去的導演,我以前不懂,為什麼他的電影,直到第二天要交片瞭,前一天他還在改,後來我又跟這樣的導演合作,我明白瞭,人是沒有百分之百完美的,我們都長大瞭,但是他們還是要戰鬥到底,戰鬥到最後一秒鐘。王傢衛是一個瘋子,藝術創作就是這樣的。

新京報:如果讓我總結的話,我覺得這些導演都很註重挖掘演員的內心,他們的影片中,女性人物的內心戲都很棒!

劉嘉玲:你說得沒錯!

現在的觀眾已經習慣瞭商業片的模式,一切看表面,喜怒哀樂,其實好的導演不是這樣的,他們不會要求你的表情有多豐富,但是會幫你拆解角色的內心,一舉手一投足都是戲。比如關錦鵬,在《阮玲玉》裡,雖然我的戲份兒不多,但是同樣得到他很細致的指導。我總是說演員都是被動的,演得好不好其實都是導演的問題,在阿莫多瓦的影片中誕生的那些明星,佩內洛普·克魯茲、安東尼奧·班德拉斯,他們的表演都是那麼扣人心弦,但是到瞭好萊塢馬上變得不會演戲瞭,好像丟掉瞭自己的靈魂。

最愛阿莫多瓦 願意為他演一個躺著的女人

新京報:聽說你很喜歡歐洲電影,想把《好奇害死貓》的香港版權買下來也是因為覺得它有歐洲電影的影子。

劉嘉玲:我的確很喜歡它。很多觀眾隻看到它有好萊塢影片的類型,懸疑啊,驚悚啊,其實它的很多影像細節都有歐洲藝術電影的影子。我覺得好電影應該讓更多的觀眾看到。至於歐洲電影,我喜歡貼近生活的,每個角色不是那麼死板的,不是一加一等於二的,每個人都可以有很多面孔,讓有不同生活體驗的觀眾,看到的也不同。我是阿莫多瓦的忠實粉絲,我不會說西班牙語,如果我能在他的電影中出現,隻要能演一個躺在那裡的女人就足夠瞭。《對她說》非常的好!我已經看瞭三遍!我在香港有一個看電影的朋友小圈子,每次看完之後都要聊一聊,這是一種享受。

新京報:我的一位同事覺得你在表演上還有更大的上升空間,但是可能很多導演會認為劉嘉玲不是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電影中來,導致你一直沒有讓人記憶深刻的電影。

劉嘉玲:她說得對,但是我要告訴你的是我現在對電影很有熱情,我會非常認真地對待我現在出演的每一個角色,我知道自己以前浪費瞭很多很多的時間,很多很多機會,我要珍惜現在的每一個機會。

(你所說的以前是指什麼時候?)在香港電影很蓬勃的時候,我每天會拍很多組戲,我可能沒有好好對待我的角色,正如你那位朋友說的,我的心太散漫瞭,又要顧工作,又要顧其他事情,我沒有集中精神投入角色,我覺得隻要認真投入,加上導演的幫助,起碼自己不會遺憾。就像我最近拍的幾部電影,我都盡瞭全力,結果也讓大傢滿意。

新京報:導演說,嘉玲這次為瞭角色做出的犧牲大於對自己形象的保護。你同意嗎?

劉嘉玲:對!但不是犧牲。如果你越來越享受演戲的過程,你就會把你明星的形象放下來,原來可以更自由、更寬廣地去飾演一個角色。一來是角色的問題,二來還是要顧及形象,想想這樣做值不值得,其實有這種想法這是不對的。我很感謝張一白,因為他讓我在這部戲當中有機會嘗試一種新的表演方法,我沒有設計如何去演千羽這個角色,而是讓她走進我的身體,把她的痛苦、敏感、快樂和淒涼,全部放進我的身體。

女人四十要現實 演那個年齡裡面最好的角色

新京報:前幾天采訪一位好萊塢的女明星伊娃·門德斯時聊到女人年紀的話題,她說女人一過40,能夠選擇的角色就很少瞭,你想過自己的年齡對拍戲的影響嗎?

劉嘉玲:不管是中國演員還是外國演員,女人到瞭40歲都要面對這個現實的話題。在我們這個年紀,讓我們挑選的角色有限,對我們自己也有一定的要求,不會再隨隨便便接戲。不過我覺得,像梅麗爾·斯特麗普,朱麗葉·比諾什這樣的演員,在每一個年齡層次裡面,都扮演瞭那個年齡裡面最好的角色。我特別喜歡看傑克·尼克爾森的戲,越經過生活的歷練,出來的東西越有層次,他的每一部戲至今都有變化,都有進步,在《無間道風雲》裡面傑克的表現多麼老練,在他那個年紀裡面,他會有另外一種享受。

新京報:在90年代初期成名的那批港星中,現在還在拍戲的似乎隻有你和張曼玉瞭,但是相比之下,她已經達到自己演藝生涯的巔峰,在戛納封後,但是這些年似乎很難說某個角色是你的代表作,口碑上的贊譽多過獎項的肯定。

劉嘉玲:每個人都要自己走一條路,你花瞭多少時間,花瞭多少精力,展現出來的就是不一樣的人生,我覺得maggie是我非常喜歡的一位女性代表,不管是生活也好,工作也好,她可以一直照著自己喜歡的道路走下去,有的時候我挺羨慕張曼玉的生活狀態,突然就會跑到法國去定居瞭,然後突然就結婚瞭,但我是不可能放下我這邊的生活的,在我的人生道路上,也是我自己選擇,不管是錯失瞭也好,得到瞭也好,都是我自己選擇的,每個人不能比較。但不管怎樣,她都是我羨慕的演員。說到拍戲,她的機會確實比我多很多,站在市場的角度,如果我是制片人,我也會找張曼玉,這是其一,其二,我能選擇的角色確實比較少。

記者手記

如果我說劉嘉玲是個“方法派”的演員,恐怕會遭到很多人的恥笑。的確,在大多數人的記憶裡,劉嘉玲很難與演技掛上鉤。正如我一位同事所說———劉嘉玲並不是一個以電影為生的演員,那麼導演在考慮角色的時候,也就不會把她作為第一人選,所以這麼多年來,劉嘉玲始終沒有自己的代表作。

采訪之前,我試圖在網上搜索她近些年的訪談,大都是美容、時尚和養生的女人話題。

這些年劉嘉玲接拍的電影少之又少,確實也沒有什麼可說的東西。導演張一白啟發瞭我的思路,“在《好奇害死貓》中,劉嘉玲對於角色的投入大於她對自己形象的保護。”我們的話題就從這裡開始,然而結果卻完完全全偏離瞭起初設計的軌道,在近一個小時的時間裡,劉嘉玲很認真地跟我探討瞭許多有關電影本體的話題,以至於“方法派”三個字不由自主地在我的腦海裡盤旋。

五天之後,我再一次接到劉嘉玲從香港打來的電話。原來直到上次的采訪之後,她才有機會第一次坐到影院中觀看完整的影片,隨後她又從導演那裡要來我的電話,希望還能再聊一次。兩次采訪時隔五天,聽到電話的那端劉嘉玲再一次非常專業地和我討論音樂、剪輯和攝影的機位,我才突然意識到,這麼多年來,願意跟她聊電影的記者實在太少瞭。

張文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