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散文:回憶+殘忍+幸福=初戀

慧愛上旭是初二的事瞭,她快樂的沉浸在自己的夢裡,他每天都盼著他的出現。那一身像火一樣的紅色外套是慧的夢,她希望永遠在這個夢裡不會醒。慧本不喜歡長頭發的男孩子,偏偏旭是一個長頭發的男孩,於是慧在愛旭的同時開始漸漸的喜歡男孩留長發。旭比慧大一屆,旭是初三的學生,本應為瞭自己喜歡的人祝福,但是慧想到如果旭考上瞭高中,那麼她還有可能天天都看到他嗎?於是慧覺得老天真的很殘忍,最後在和晴兒的談話中慧找到瞭答案,慧開始為旭祈禱,祝他可以考出好成績。因為她懂得瞭愛一個人不是隻為瞭每天見他一面,而是希望他快樂,幸福的過每一天。
  中考一天天的進瞭,慧的心裡也亂及瞭,慧還是每天為他祈禱。然而從中考後,慧就在沒有見過旭,但是她卻意外的知道瞭她的鄰居是旭的同班同學,她開始和鄰居接觸,聊天,說到鄰居的同學,鄰居拿瞭畢業照讓慧看,慧說:“這個人叫什麼啊?”“她叫**。”“那他那?”“他啊,他叫旭,他的頭發是我們班最長的,老師好像沒太註意,否則他的頭發就不能留到這麼長瞭。”“哦,是嗎?呵呵”從這以後,慧知道瞭他叫旭,但是從慧知道瞭他的名字後卻看不到他瞭。他轉走瞭?還是他沒考好不上瞭呢?慧每天都在想,到瞭初三的慧本應該好好學習的,但卻怎麼也學不下去瞭。有一天,做課間操,慧和一些同學打鬧著站排時,聽見政教處的老隆在上面喊著快點站好。“我們要是那麼好管就好瞭。”慧的一個同學在慧身後說道。慧笑瞭笑沒出聲,就在他們懶懶散散的站排的時候,慧的眼前一亮,旭???是他嗎?可是一向愛穿著紅色衣服的他今天怎麼是一身黑色的衣服呢?慧感到很奇怪,但是她看清楚瞭,那個是旭。於是慧又開始瞭自己的夢。旭在三班,但是慧發現他會每天晚上都在兩節課後在操場上打電話,很自然,慧在那以後就每天晚上的兩節課後她都會在操場上,站在那裡看旭打電話,旭永遠不會知道有一個女生在冬天的晚上隻是為瞭看到他而在操場上站著,並且臉上永遠都是滿足。
  他們可以說是不認識的,因為慧也隻是知道他的名,而別的就一無所知瞭,而他從來沒有註意過慧,至少慧這麼認為。慧漸漸的發現旭身邊都是一些開朗的女生,所以慧認為現在自己的性格不在適合瞭,她開始改變性格,她又變的像小學是的瞭,每天開開心心的玩,沒什麼擔憂的,和同學鬧。但是慧依然覺得她和旭相隔的太遠瞭,她無法讓旭多看她一眼,因為她是一個平凡的女生。但是她很高興可以這樣的默默的喜歡他,但是畢業瞭他們肯定會分的更遠的,那麼慧連現在這樣的機會都沒有瞭,於是慧不想在等待。慧讓朱問旭的號,可是過瞭兩天朱卻告訴慧,旭是一個內項的男生,他不不輕易會把號給別人的人,慧沒有想到一個喜歡有著開朗性格的男孩自己卻是一個內項的人。她雖然沒有得到他的號,但是她不悲觀,因為最起碼她又知道瞭旭的一個性格。
  一天,慧在樓上看著樓下打球的旭,看得入迷的時候,晴兒突然叫到“慧,在幹什啊?”“看籃球啊!”“是嗎?是看籃球還是在看打球的人?”“去你的。”慧的臉紅瞭。“告訴我哪個是旭。”晴兒小聲的說“就是那個長頭發,穿一身黑色衣服的。”“哦,長的蠻帥的嗎?呵呵。”“你們在說旭是嗎?”慧聽到一個男生說,當慧轉過頭的時候,看到瞭慶,“是啊。”“他和我是一個寢的。”嗯?慧當時好高興啊,正在想怎麼可以得到他QQ號的慧高興的都可以跳起來瞭,但是慧沒有這麼做,否則啊這就不是隱私瞭啊,晴兒不愧是慧的好朋友,“那你幫忙問一下他的QQ號唄?”“哦,我怎麼說啊?反正他是不加我的。”“哦,你說我要的。”慧總算說出來瞭啊,這時的慧再往下看旭,她忽然覺的他們也並不是很遙遠啊。
  學校舉行拔河比賽,旭參加瞭,慧在看旭拔河的時候真的很想可以在他身邊,因為旭的手都紅瞭。拔河比賽結束瞭,慧的班級是第一名,而慧卻高興不起來,因為旭他們班拔完之後,慧看著旭走到英的身邊,她的臉上一臉的心疼,慧羨慕她可以每天在他身邊,英幫旭把身上的灰打掉,並且英給旭揉手,旭很聽話的讓英幫他揉手。當時慧的心一下子冰冰的。她多希望在給她揉手的是自己啊,可是那一點都不現實。
  過瞭兩天慶把旭的號給瞭慧,慧問慶是怎麼要的慶說:“就說你要的啊。”呵呵,慧笑瞭。“不過他不加陌生人的啊。”慶補瞭一句,有什麼瞭不起,慧想:我一定會讓他加我的。正好第二天是星期天,因為初三隻放一天假,慧去上網瞭,她高興的打開自己的號,在查找上打上瞭他的號,她輕輕的敲著鍵盤,看到瞭旭的號,旭不在啊,但是慧加瞭,先是“你好”,然後是“HEOLL”慧看過旭的成績,旭的英語不錯的,可惜的是慧的英語差到瞭極點,她不可能在用英語多打任何的問候,所以好隻打瞭這一個單詞,後來慧也不知道加瞭旭幾遍,隻是知道後來看到消息的欄裡有人通過瞭身份驗證,當時慧看到的是那個熟悉的號,慧很高興,慧對他說“你好”“你是?”“我是你網友啊!”“我知道是誰給你的號,你叫什麼?”“我叫夢幻天使啊。”這是慧以前的網名,“叫什麼?”“思雨。”這也不是慧的真名,一般在網上有誰非要知道慧就隻告訴他們這個名字。現實生活中隻有睛兒和玉龍還有磊知道這是慧,“什麼啊?你叫什麼啊?真名。”“你別問瞭啊,你隻記得我叫思雨就可以瞭啊。”“我為什麼要記得啊?”對啊,慧沉思瞭,他為什麼要記得我叫什麼呢?“你為什麼加我啊?”“我隻是想和你成為朋友。”“朋友?什麼樣的朋友?”“普通朋友。”“普通朋友?就這樣?”“是啊。”“你說你叫什麼。”“為什麼必須說呢?”“你不說我把你刪瞭啊。”“你隨便,隻要你不後悔。”“為什麼我要後悔啊?”對啊,慧在想她今天是怎和瞭啊?慧為什麼要和他說要做普通朋友呢?慧在問自己,有些在責怪自己。“你不是不加陌生人的嗎?”“因為看你加瞭那麼多遍所以加瞭啊。”“是嗎?”“問你自己啊。”“呵呵。”“什麼意思啊?”“沒。”“你叫什麼?”“不知道。”“別和我說話。”旭生氣瞭。“<雨中的離別>是你寫的吧?”“你怎麼知道?你到底是誰?”“我看瞭啊。”“你看瞭?”“嗯。”“你到底是誰?”“我是我啊。”過瞭很長時間旭都不回話。“你怎麼不說話啊?”“你別和我說話,我把你刪瞭啊。”“你隨便。”旭下瞭,慧有一點傷心,可是又覺的很幸運,因為她可以和她喜歡的男孩子這樣聊天。共3頁,當前第1頁123※本文作者:佚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