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散文:風雨戲臺

故鄉的人遷移到故鄉的時候,周圍沒有幾戶人傢。守望他們的是山前山後開墾的坡地和遠處撲朔迷霧的青山。兩條清冽的潺溪從兩側的大山裡奔湧而出,在村落的腹地匯集。形成名副其實的河水。勤勞善良的人們依河為界,依山而棲。像部落一樣聚居。東西是山,綿延百裡,既是人傢也是田園,南面是沒有命名的青青山脈,它的懷裡躺著碧波漾養的一片森林,北面,一條通往外界的路與河水並行迤儷而去。故鄉的戲臺,建在一處很平坦的地方。站在山上,就可以俯瞰。仿佛是東山和西山走著走著不想走瞭,停下來休息,屹在瞭原地。深情相望,戲臺就在他們天荒地老的愛情裡瞬間生長。沿河兩岸是密密麻麻的灌木叢和長勢驚人的野白楊,還有很多的繁蕪的小草。
  戲臺有表演的時候,人們便開始回憶。想起質量上乘的松板木,想起用松板木拼成的舞臺,想起這些年輪過千的松板木就生長在戲臺凝望的深山裡。於是千年的魂飛到瞭戲臺。給瞭戲臺飛簷和樓刻,給瞭戲臺非凡和超然。於是戲臺活瞭,活瞭的戲臺開始生出溫情,生出快樂,生出相逢,也生出淚。
  看第一場戲的時候,大概祖父也在吧,他吧嗒吧嗒吸著水煙,神情自如地欣賞戲裡的善惡因果。祖父是封建社會最後一個富農。靠十幾畝地和一處水磨房起傢,很快在偏僻的村子名聲鶴起。祖父治傢很嚴,富而不惡。收留瞭很多落魄窮人。在父母的許多的訴說裡,我聽到最多的是關於奶奶和關於戲臺的故事。歲月顛倒瞭,歷史將會湧起風雨,慘劇就會發生。奶奶作為富農的代表,被人五花大綁在戲臺上進行批鬥。當年那個被祖父收留窮小子手握重權。他的口號鋪天蓋地,像刀刺一樣紮向父親以及所有的親人的心。臺下有人揮舞拳頭,也有人偷偷揮淚。隨之,癲狂的人用皮鞭抽打膽小的奶奶,可憐的她披發無聲。無助的像沒有生命的物件。一周四次的批鬥,對她來說已經習以為常。奶奶的淚腺被皮鞭抽掉,奶奶的生命在卑微地延續。奶奶從此落下瞭病,最終離開人世。那個執法之人也暴病而死。那時侯爺爺是私塾先生,在別村教書。爺爺是幸運的。所有的苦難都負在奶奶的身上。奶奶是悲壯的,也是偉大的。父親告誡我不要忘記這段歷史。
  戲臺的歷史停留在我父輩的記憶裡,戲臺的歲月伴著我成長。
  有一年的農歷六月,村子裡要請西寧劇團的人唱戲。那是生平第一次請城裡人唱戲。而且要唱六天。可謂盛事。大人像小孩,小孩像猴子,老人樂呵呵。村落似潮水聚集著、歡騰著。別村的人也聞訊趕來。村長挑瞭村裡瞭最好的屠戶,殺瞭牛。選瞭最好的廚師做席,偌大的戲園子裡頓時香氣四溢。看戲的人很多,男女老少擠在一起。聽那管樂,看那幕開。一出折子戲就上演瞭,花旦、臭角子、武生演繹人生沉浮,老人看的唏噓感嘆,小孩湊近戲臺前近觀那武生的功夫瞭得,暗自模仿。婦女則圍在食堂門口,頭不停地往裡探。園子周圍是買瓜子、汽水、爆米花的買賣人。戲臺是把歷史變成音樂卻隻有老人才能聽懂看透。我聽那音樂很陌生,後來才知道是秦腔。發源於千裡之外的甘肅天水,盛行於陜西。我獨自喜歡花瞭妝的戲子出現在園子裡。仿佛他們從秦皇漢武的古代走到瞭現代,看他們裊裊身姿、氣宇不凡、衣衫錦繡。我極致的羨慕。
  戲演完的時候,村長在戲場裡找到父親。把劇團演員劉琦和他女兒安排到我傢吃住。劉琦看上去很胖,和父親同齡,父親比他顯老。他們似乎脾氣相投,談話興高采烈。劉琦的女兒和我妹妹同歲,叫劉婷。上小學四年級,比妹妹高一級。我和妹妹很拘謹,除瞭端茶倒水。劉婷卻大方地拉著我和妹妹到外面玩,一口純正的普通話聽的我心裡直癢癢,我認為她就是童話故事裡的美麗的公主。後來她送給我一盒鉛筆,從此沒有見過。不知道她有沒有繼承瞭她父親的衣缽。在戲臺盡情揮舞。  
  戲唱瞭三天三夜,到瞭第四天的晚上,突然下起傾盆大雨來。戲園子一片汪洋。河水暴漲。村長下令停瞭戲,所有的人回瞭傢。第二天,我才知道,臨村幾十戶人傢被塌移的山體淹沒。幸好沒有人員傷亡,但傢園沒有瞭,牲畜沒有瞭。共2頁,當前第1頁12※本文作者:溪清士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