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散文:童年回憶錄

我又想起瞭那個小山村,這麼多年來一直走馬觀花的生活,幼小時候那些懵懂的憧憬也被後來的困苦所覆蓋,也無所謂什麼寄托。
在我看來,任何有價值的回憶都應該是在夜裡,關瞭燈,那一片純粹並非所為恐懼,在那裡,你可以聽到來自心底的聲音,那不再無拘束的靈魂不甘寂寞茍存殘息的跳動。
幾乎所有關於童年的記憶都存在著我的母親,而事實上小學兩年初中三年留宿以及以後很長一段日子空間上我們都拉開瞭距離。隻是這個陰影印記太深瞭,罪惡由此衍生,十多年來一直緊緊咬住我不未曾放過,它擢取著我的思想,侵蝕著我的心理、靈魂以及軀體,沒有摩西到來之前她仍會惡作劇般故作紊亂的契進我的腦神經,隨著血脈的噴漲,一跳、一跳,讓我死在枯竭中。
而今我跌落至深不見底的憂鬱的黑洞,而我能毫不費力的到達記憶的頂端——那恰如我降臨這馬棚的瞬間或者將一如直至如愛德華在八月之光蕩滌而離開瞬間的啟蒙。
你看,我又走進瞭小說的誤區瞭,任何修飾都會隔斷著情感的傳遞,我所希望的僅是將這些真實敘述、梳理出來,那麼讓覺悟隨心而生,我想說的是,我所繪述並不會存在著任何體裁,因而也不會存在著任何的結局,它隻會是我腦子底層沉淀的一些片段。或者在某些地方那可怕的真實會是一個小說,而在另一些時候甚至它消失在時光的消蝕中丟失瞭情節甚至是任何的輪廓,隻是一些毫無支架卻寄寓著無盡悲傷的辭藻。我甚至想過並且一定會是這樣的:我在將內心所有掏空以後,不會再翻起這部回憶錄。但我想在我回憶、分析、整理、感動以及否定的過程中,就已經如你一般,以一個最真實的讀者而存在。
那麼,讓拯救開始吧。

媽媽,我總會在任何時候不需要任何的偶爾提示而想起你,甚至我害怕多年以後當我在黑夜裡在我愛的女人雙腿之間憂傷的做愛的時候我的大腦會一楨一楨的有如影片般的畫面揮之不去。
媽媽,我昨天和我姐抱頭哭瞭,我們都是孤兒,有傢卻不能回。我現在偷又開始痛,但有些話這麼多年瞭真的我忍不住要說出來。你也曾給予我溫暖,但那卻是那麼遙遠甚至在記憶中除瞭模糊的輪廓一切都不復存在.無法想象的窮困將你推進瞭恣睢瘋狂狀態你用最惡毒的語言在地裡,飯桌上,以及任何我存在的地方詛咒我,用那僅剩的左手擰著右耳將我一點點,一點點的抽離瞭地面,我的健康以及快樂。直到現在我也在心不由己的苦海裡飽受煎熬時候我已經完全理解當我們喪失而被某種所控制的時候是那麼的無助以及痛苦,就像一條泥黑的毒蛇纏繞在我們的內心最後甚至連任何的情緒都不屬於自己。
媽媽,我知道我是愛著你的,就像你最真實的內心依舊愛著我一般,但我也曾經並且到現在也未曾有過可以超越過的恨你,我那時懷疑著你究竟是不是我的母親我也不想滑稽到這地步可我控制不瞭並且我那時候不懂。那段日子裡我曾有過希望你死去你就麻木瞭你到地下去吧別再來摧殘我或者是我在一個偶然的機會把你殺死。
在後來那些隱晦黑暗到讓我恐懼惡心的夢裡在我躺在那腐爛的褪色棺材裡的時候我從未曾想到過這兩者之間存在這一個如此微妙的契機,我隻能在黑夜裡瑟縮的忍住小便哭泣我在想為什麼這些罪惡一股腦的就湧到瞭我的靈魂裡去瞭。然而,一切的純真就如此的被擢取瞭,我記得是在7歲那年我從學校回來我不知道為什麼你見到瞭我就拿起鞭子追,現在想起來幾乎是一個笑話一般。我穿著破舊的衣服,那幾個二叔給我的小梨子在我逃走的時候從大腿上滾瞭下來跌落在地上,那些是我丟失瞭快樂的童年裡那些微小的慰藉我那時候是多麼的想把他們都揀起來啊可我不能因為你就在後面趕著我我沒有任何的娛樂我拼命的逃就想是為瞭獲得生命一般。最後我在那瀑佈下生滿青苔的木橋上摔倒瞭你不顧我的疼痛扔掉鞭子用左手拖著我的右耳把我拽回傢裡。你丟失瞭錢的時候你應該也知道那不幹我的事,那是98年,你們,你,還有爸爸,你們在二姑結婚登記的那天晚上整整一晚都在打我,那時候我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你們都要打我我沒有犯錯而你把生活中任一絲不滿都要往我身上潑,那時候我在你面前以及導致我以後在任何事物面前都是那麼的恐慌畏縮,我的每一個動作都要戰戰兢兢猶豫不決我害怕在你們眼中它是錯誤的但其實無論是怎樣它們在你眼裡都會變成錯誤的他們是你宣泄的支點。96年我54斤,沒上學的日子我從早上7點幹活到晚上9點看不清山路回傢我第一次背回來的東西我稱過,超出我體重斤我當時是多麼的希望和鄰居的孩子一般帶上那竹竿卷蜘蛛網去粘知瞭蜻蜓。又或者當時的斤對於你們沉重的生活來說算不瞭什麼抵不上任何的百分點你們對我失望或者是覺得我無足輕重我就像路邊任人踐踏的石頭一般隻是你們發泄的一個工具,至於支點你們可以任意找來理由,那天晚上你們先是打瞭我幾巴掌,是那生滿老繭的手摑到瞭我的臉上你們用竹蔑將痛苦到雙手抽筋的我吊起來打我打我我那時候覺得自己要死瞭真的要死瞭。因為我拿瞭一個筆記本,就一個筆記本你們把我從學校拖回來綁在柱子上的時候好事的大姑姑她在笑我到中午我開始掙紮的時候她說我像條狗一樣那時候我也想殺死她那那些詛咒我的魔鬼用菜刀砍成一塊塊的,埋在地下,在我的世界消失。
媽媽,我累瞭我已經在童年裡躲避暗殺一般的恐懼中喪失瞭方向我的靈魂產生瞭混亂,這裡冷瞭,使我想起瞭哪次在大山上墾荒的時候然起的一堆篝火,那時侯你笑的時候我也能從容一些的站著。
最後我逃走瞭,可一切還是結束不瞭。
※本文作者:陳寒※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