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散文:紫荊沙棗粵隴情 平凡淑女詩文緣

題記:詩和人都感動瞭我,他們才是真正的詩人。
  西北和南方,非典與病魔,如詩的愛跨越長空,感動中國。
    
  2007年3月上網時想起瞭隴東的詩人張超平(張文智),這種想起不是偶然的心血來潮,是緣自某種緣分,這緣分是一個寫作者的靈性,這靈性來自黃土地,黃土地上留下瞭張文智和李淑珍的身影與文字,像一場甘霖或者小草,在我心中。
  2002年的某天,我從郵局取回一本收錄著自己創作簡歷的書,欣喜若狂的翻開後才知道這是30元買來的虛榮。文學路上還未踏穩就急著入什麼“文學藝術新秀大典”,淺薄的連國傢書號與出版社都沒有,是本粗制濫造的印刷品。翻瞭兩天還得用針線裝訂一下,父母的血汗錢讓我交學費瞭。心痛也罷,恨之入骨也罷,翻一翻總對我是種勉勵,人傢都成“世界名人”瞭,我還是無名小卒喲。
  5年像翻過一頁書,那本書裡,我隻記住瞭張超平,原名張文智,是甘肅寧縣中村鄉大戶曹傢村人,有作品《大山裡的孩子夢》等問世,比我大一歲,比我優秀,還是鄰縣,在缺少文友和討論的情況下,我應該叫聲師傅或者老哥,騎自行車去找他吧!
  當我將這個想法告訴父親時,父親的愛子之心表現出路途那麼遠,又有老長的一段山路,看我怎麼辦?年輕氣盛的我說什麼就什麼,為瞭文學我不會因這些困難而畏懼的,甚至決定那天起程。
  說歸說,想歸想,不知為什麼,到最後還是沒去。一份源自對文學的執著和深厚的鄉情,這個印象刻進瞭我的心裡,5年過去瞭,竟成瞭一份缺失。
  又一次在網上搜索文友,這一次我想到瞭他。張文智和李淑珍的詩歌散文集《牽手》出版的消息映入眼簾,我的張兄已於2006年4月20日因病早逝,年僅25歲!
  就看到這裡,我不由自主地停止眨眼睛瞭,隻聽見心跳,什麼都凝結瞭。
  傷痛和酸楚一陣陣襲來,在莫大遺憾的同時,被他們的愛情而感動,深感自己在他們面前是多麼的渺小!
  如詩的緣,如詩的相遇,如詩的愛情,從繁華的城市到樸素的鄉村,數千公裡,在他們的心裡是一分一秒的相愛和相守。南方的紫荊花開在西北沙棗花的旁邊,鮮血染紅瞭一切,金色紛紛跌落,高原上綠海碧濤,所有的心開始狂跳,大西北,黃土地,你容不下這份愛情情嗎?一位真誠善良的鄉土詩人,他有太多的奉獻與宿願還未完成,你又何必,刮一場厚厚的風沙?
  黃土地,你怎麼瞭?說話呀?
  我幾乎要在電腦前崩潰瞭,詩歌,生活,我能說什麼?
  25年,張文智見證瞭詩歌的意義,是大西北感動上蒼的春蠶。300天,他們見證瞭一首燦爛的愛情詩,紅燭遮陽,熱淚鑄就詩歌模樣!千古奇觀,瘋狂非典又何防?
  張兄在人們的視線裡漸行漸遠,他的文字和血液留在瞭黃土地,更留在瞭我的心裡。周心樹雖然未能與你謀面,但熱愛文字的心與這份淡如馬尾雲般的緣讓小弟的生命更頑強。
  重復二oo三年秋天的誓言:詩樹難活,餘心不死!
  兩位詩人,今夜,我們在意象裡相會,舉杯!一飲而盡,向天歌。
  
  周心樹
  2007年5月9日、10日、11日夜作於蘇州市某角落。
  

詩和人都感動瞭我,他們才是真正的詩人。(作者自評)
※本文作者:周心樹※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