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散文:往事鉤沉

在文化大革命時期,我被下放到一個偏僻的農村勞動。一提起這件事朋友們肯定會想到我最傷心的是政治上的壓力,使我終身難忘吧。但是我要給朋友們說,你們想錯瞭,當一個人吃不飽肚子的時候,什麼政治,精神,文化包括心理的,生理的一切要求就通通沒有瞭,有的隻是對可入口充饑的東西的欲望。由於糧食的匱乏,所有與吃有關的一切總是得不到滿足。我去的那個小山村果樹真不少,可是結下的果子稍有形核就被摘下來吃掉瞭。生產隊每年派人看管快要成熟的莊稼都很費事,哪裡管得瞭果樹。唯有杮子剛結出果核時沒人摘,因為摘下來也不能吃。可是等到農歷八月,那一個個杮子就保不住瞭。
村裡有兩個比我年歲稍小的青年人,一個初中畢業生是村裡的民辦教師,一個初中隻讀瞭一年的,是生產隊的會計,他倆是叔伯弟兄,和我是很好的朋友。因為民辦教師常叫我在他有事時去幫他上課。會計常請我去幫他算帳,尤其是秋天收獲時節,一天收下來的糧食、或是蔬菜、棉花、油料、核桃等等,要按人口和工分的比例分下去,社員自己背自己的回傢。一天幹到晚,大傢都很累,這時就看會計的瞭。所有的人都想會計快點算,早點分,怕天黑瞭摸黑路不好走,再說都肚子裡早就打鼓瞭。一個個又累又餓,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瞭,眼睜睜盯著會計。會計也為難呀,想早算是不行的,誰知道當天能收多少,隻有等到收工瞭,大傢七嘴八舌的估好數才能算。如果算的正好,大傢都高興,如果一戶一戶分完,還有剩下的有,這就麻煩瞭,給誰呀,叫誰來背回去放在什麼地方呀。如果不夠分,剩下一兩戶沒有瞭,也不好辦呀。這會計也隻好請我給幫忙。就這樣我們成瞭好朋友,他們倆對我的幫助也不少,但讓我最難忘的是:我們三個人偷偷的把青色的杮子摘一來,拿到河邊的沙灘上,在距河水不遠也不近的適當地方刨個坑,刨到有水瞭,就把摘來的青杮子放進去再用沙埋上,過幾天挑出來,酸苦澀的味全沒有瞭,那又甜又脆的杮子,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我們每天埋,每天也掏,這樣天天都有吃的。我們三個人是最好的聯合,會計會上樹,再高再大的樹他也能爬上去。那個民辦老師可以關照我們在河邊上埋的青柿子不被盜。我不怕鬼,他們常說很古即有鬼的地方我也敢去,那幾棵大柿子樹旁,村裡人連過路都要繞著走,我領上他們倆每天晚上都去摘那上面的柿子。就這樣我在那個村裡兩年,這柿子可解決瞭大問題。而他們倆每天總是把從河沙裡挖出來的柿子先分出多一半給我,然後他們兩個人才分,我把分得的柿子拿回傢,全傢人簡直就是得瞭寶,那又香,又甜,又脆的柿子,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東西。等到霜降以後,紅紅的柿子掛在樹上,像一個個紅燈籠,老遠就能看見。隊裡按各傢人口和工分的多少,分大樹小樹和掛果的情況分給每傢每戶。那時候的柿子有些摘下來就可以吃瞭,全村人勝是分瞭一季莊稼。硬的,有把兒的掛成柿餅,沒把兒的擦洗幹凈,裝在缸裡,少放上點酒,用泥密封瞭,過上一周就熟瞭。那清清的柿子酒,又甜又香,還很有酒味。盛上一碗,也不過兩三個柿子,當著午飯吃上,一醉二飽三解渴,真是美極瞭,現在回憶起來嘴裡還會感覺到那種享受。在那個小山村勞動的那兩年,柿子真是給我們全傢,也可以說給我所去的那個小山村裡的所有人,解決瞭餓肚子的大問題。
去年十一月下旬,我和老伴因給我的一個房下兄長奔喪回到瞭傢鄉,無意間碰上瞭那個民辦教師。我知道他早就是公辦教員瞭,因為自我走後三十幾年裡,我和他們常有信件和電話聯系,相互間都知道近況,那個當會計的在二千年還專門到我工作的地方來看瞭我們一回。在他的熱情邀請下,我們去到瞭那個山村。下車我一眼就看見瞭一樹紅紅的柿子,我不噤喊到“柿子!”。這時候會計夫婦,民辦老師的老伴,還有一些村裡人看見車停下瞭都圍瞭上來,原來民辦老師把電話早打回去瞭。大傢聽我這一聲叫,都哈哈大笑起來。共2頁,當前第1頁12※本文作者:雙-木※
村裡的房子比我們在時增加瞭一倍還要多,吃上瞭自來水,照上瞭電燈,有瞭彩電,冰箱,通瞭公路,差不多的傢庭都有摩托車,還有三戶人買上瞭農用汽車。但讓我不理解的是柿子樹少瞭許多。經村裡人說,為瞭更好的利用土地,人們都嫌柿子樹的效益不如核桃樹、蘋果樹和橘子樹好,能改種的都改種瞭,剩下的都是沒有辦法改種的。再說這裡的柿子品種不好,可能也是水土的關系吧,每年掛下的柿餅質量不好,巿場上沒有價,算下來還不夠工夫錢,所以到現在有的柿子樹上柿子也沒有摘凈,這到給這個山村增添瞭風景。在翠竹,綠橘,一遍綠油油的蔬菜中,有這幾株高掛著紅燈的柿子樹,真是一幅多美的圖畫啊!我說不清是我在這裡勞動瞭兩年的感情,還是這美麗的風景,使我陶醉其中,感慨萬千。
晚飯後,很多人都來瞭,我們圍坐在火溏旁,閑聊著當年的趣事。會計的夫人給我和老伴每人熱瞭一碗柿子酒,我高興極瞭,抬過來就大大的吃瞭一口,還一邊吃一邊誇獎著。可是我們怎麼吃也吃出當年的那個好味來,我向會計的夫人說:“你是做飯,煮酒的好手呀,怎麼現在做的這柿子酒沒以前的好啦!”坐在我旁邊的一位老大爺說:“不,柿子酒和以前的一樣,隻是你現在不餓瞭,所以就吃不出來你在這裡勞動時的那味道瞭。不要說你們,就是我們土生土長在這兒的莊稼人,現在都不吃柿子酒瞭,做出來也都是嘗嘗就再也不吃瞭,現在把柿子摘下來就是喂豬,豬都不吃瞭,又做成柿子酒來給它改個口味。”說的在坐的人都笑瞭。是呀,我當年看著那柿子樹是何等親切呀,對其他果樹也是盼它們快快掛果,而現在更喜歡的卻是那果樹的花,今天我們對村子裡的一切也不都是當著風景在欣賞嗎。
共2頁,當前第2頁12※本文作者:雙-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