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散文:太陽落山

父親蔣學珍,生於1937年農歷六月十一,卒於2004年農歷五月初九,享年67歲。
──題記

在我的感覺中,沒有一點點先兆。或者說,在我的意識中,仍然沒有想到。
雖然父親的生命力正在漸漸衰弱,雖然幾個月以來我的情緒不斷跌落,但我還是沒有任何意識,父親的生命之光會如此之快地熄滅。我執著地認為,父親還會陪著我們再走上一段人生的路程的。
父親是在去年八九月份感覺到胃部疼痛的。十月長假,我在合肥遇到兄長,他面色嚴謹地說到父親的疼痛,要我安排他到淮南來檢查一下。我回淮南後就打電話回老傢,要父親過來。父親說要等等,秋季收割和安耕在即,不能出欄的禽畜還要喂養一段時間,如果就走,傢裡的損失很大。我沒有提出異議。之後,母親從老傢來,說她感覺到父親的疼痛不大尋常,她有點擔心。我立即又打電話回去,加重語氣要父親盡快過來。
在沒有任何思想準備的情況下,我和父親進入胃鏡室,接受兩個大夫的檢查。檢查完畢,大夫對父親說,老人傢,你出去休息一會吧。然後轉過身神色凝重地對我說,初步判斷是食道癌,但結論還得靠刷片的化驗結果來定。我當時覺得身子矮瞭一大截,但沒有敢表露出來。我攙著父親下瞭樓,心裡卻是翻江倒海。父親在我的手臂處下沉,我第一次感覺到父親是如此弱小,淚意幾乎控制瞭我的眼睛,我覺得自己也變得輕飄飄的,仿佛一陣風就能吹走。下午五點,我飛快趕到醫院,拿到瞭化驗單。一點點的僥幸也沒有瞭。
已經是十月份瞭,天黑得很快,我坐上公交車時,黑暗已經完全包裹瞭我。我在車上,大腦飛速運轉:汽車在平原上飛馳/車燈像一把刀子/劈開黑暗。我在水裡/一片溫暖的水域/我的視線落在燈光上/輕松分開前面巨大的水體/水在我的頭頂、背上,在/我的身後迅速合攏/我感到沉重的壓力 和/粗重的喘息。前後都是混沌/我必須閉上眼睛/把世界縫合。一切都是暫時的/一段夜路,一段人生/出生之前,死亡之後/我看不見,我無能為力/一切都是混沌,不能打開/不能標記起點終點/借助車燈的力量,我也/無法分開水一樣的黑暗。
這個日子在我的一生中無疑是最黑暗的。我坐車上,心情十分矛盾。我希望汽車開得慢一些,我不想見到父親,害怕面對一個結果的暴露。但又希望車子跑得快一些,我要盡快地抓住父親,盡最大努力地來挽留他。我的心思在兩個願望之間拉鋸,我感覺很多重量不斷地落在我的身上,我有點透不來氣。
從這天晚上開始,我就在這樣沉重的心裡壓力下,在治療和挽救的道路上奔波。在醫院的安排下,首先進行瞭腫瘤切除手術。之後進行瞭四個療程的化療。在化療之前和化療之中,很多人都對我說,化療起不到多大作用,而且副作用多,對人體的傷害大。但經過反復請求主治的大夫,他說應該化療。在第三個療程之後,我明顯地感覺到父親的體質每況愈下。到醫院進行第四個療程的化療時,醫生說不行就停止化療吧。過瞭兩個月左右,父親腹脹厲害,幾乎不能忍受,再一次住進醫院。這一次住瞭近兩月,醫院也想盡瞭辦法,但仍然不能解決。在即將出院之時,我們又進行瞭一次全面的檢查,除瞭胃蠕動太慢之外,沒有其它毛病。
在化療過程之中,父親經常聽收音機,經常看電視,聽和看那些無所不治的廣告。我也反復咨詢,向醫院的大夫,到這些藥品的淮南代理處,但都不很理想。醫院說那些都是騙子,那些代理商(雖然他們自稱為醫生,但我更願意這樣稱呼)說話也是漏洞百出。但父親提出瞭要求,說要買一種試試。
父親說要回老傢去說瞭好一陣子,他說他反正是要回去的。他說的從從容容,但我聽出瞭無奈和悲壯。父親在我眼裡一直是非常偉大的。即使我成年以後,並不同意許多觀點和方法,但絲毫不影響他在我眼裡的偉大。而這句話包含瞭放棄,我當然聽得出來。我沒有立即接話,我想拖延,我想在意識中淡化。我想瞭很多,過瞭很長一段時間,他反復要求,並說瞭要開點藥帶回去,說那樣和現在在這裡的治療也差不多。我同意瞭。我說好吧,那裡的空氣好,人熟悉,你的心情會更好一些,對身體的康復有好處。我心裡在想,同意他回老傢,就是一定程度上認為他的病治不好瞭,我也要放棄瞭。但這個念頭隱藏很深,我沒有讓它冒出來,我覺得父親不會沒有希望的,他的病即使不會好轉,但肯定還要和我們一起生活一兩年。其間,母親跟我說,要在父親的生日那天給他做老傢(棺),說也是父親的意思。我不同意,並責備她不應該現在就考慮到這一步的事,我說父親的病肯定能治好,即使治不好也沒有必要這麼急著辦這樣的事,好像就要怎麼怎麼瞭。共5頁,當前第1頁12345※本文作者:安徽江耶※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