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散文:我和死囚

死囚,63歲。已被執行死刑。
作為一名刑警,在我記憶的深處至今尚未抹去對這個死囚的印象。
他(既然已被執行死刑,那麼所有的罪惡也應該隨他的肉身而去瞭,就稱呼為“他”吧),典型的農民,一米七二的個頭,身材不算魁梧,也還結實,滿是皺紋的老臉黑黝黝的,鑲著一雙尚未完全昏花的眼睛,下巴上長著花白的一綹胡子。尤其是那早已謝頂的光禿禿的頭上,時常會沁出汗珠。說話時總是重復,還拍打著光禿禿的頭頂。因為傢庭困難,在他57歲時才找瞭一個54歲的精神不好的寡婦。還有瞭一個女兒,這使他的生活重新有瞭奔頭,女兒自然是他的心頭肉。
就是這樣一個平庸的再不能形容的地地道道的老農民,卻因犯故意殺人罪被叛處瞭死刑。
案情是這樣的:2004年的春天,這裡異常的幹旱,農民沒辦法及時的播種。他在離傢很遠的幹河套邊上有一塊地,和村民組長的地緊挨著,兩傢的地塊都不是很大,按土地級別是三等地。久盼而來的一場小雨後,組長傢搶先把地種上瞭,而他卻錯過瞭這場雨。等到又一場雨他去種地時,他才發現組長種的高粱已經出來瞭,而且很明顯的占瞭他的大半條壟。他就去組長傢想說道說道,不料在組長傢話不投機,他還被年輕力壯的組長打得頭破血流。他沒有辦法,隻好擦洗瞭頭上的血,窩著一肚子火回來種地。他是按著原來的地界石種的,這樣就把組長種的已經長出來的高粱給翻瞭一壟。一上午就把鄰近組長的地裡的長壟種完瞭。下午,他又挑著水桶裝上地瓜秧子,拿著鎬頭準備把剩下的幾條斜壟栽上地瓜。就在他自己忙活著栽地瓜時,組長的老婆來瞭,看見他把組長傢的高粱給翻瞭一壟,就指著他破口大罵,他隻是分辨說自己是按原來的地界石種的,就不在吭聲。過一會兒,組長扛著鐵鍬走來瞭,組長老婆看見老公來瞭,罵得更起勁瞭,邊罵邊往他跟前湊,他隻好從地裡直起身站起來,組長老婆以為他要打人,就一頭向他撞去,他閃身,組長老婆擦著他身子邊倒在地上。組長跑過來說:你怎麼動手打一個老娘們,組長拿著鐵鍬就朝他砍,他隻好躲閃著跑,躲閃中他也拿到瞭自己放在一邊的鎬頭,但還是被組長的鐵鍬砍瞭後背一下,他忍著痛向組長舉起瞭鎬頭,隻一下就砸在組長的頭上,組長倒下去瞭,他對著倒在地上的組長的頭又掄起瞭鎬頭,直到組長的腦漿出來不再動彈。他沒有跑,在傢裡等到我們抓他。
從現場勘驗到抓捕嫌疑人直到最後移送起訴,我是本案的主辦人。這是一起典型的激憤故意殺人案件,雖然客觀上致死人命,但主觀上分析犯罪嫌疑人的主觀惡性不是特別強,被害人的過錯在先。因此我對他的罪行表示同情和可憐,但同情和可憐不能背離瞭法律。
在每一次的審訊中,他對自己的罪行都供認不諱,認罪悔罪的態度很好。清楚記得:在審訊時,他總是重復:“我封埯子呢,我封埯子呢。”(就是把地瓜栽上後澆水,水幹瞭,用手把地瓜秧埋實)。一邊重復一邊拍打光禿禿的頭頂,頭頂上早已滲出細密的汗珠,渾濁的淚水順著老臉往下流淌。他隻是重復“我封埯子呢”,不會為自己辯解,說不出:我在給地瓜秧封埯子,不想打仗,是對方先動手打我,我才被迫還手的。是的,從始至終他都沒有為自己打死人而辯解,一直是認罪悔罪。
兩次提審後,案情已經清晰瞭。他開始和我要煙抽,也開始和我說他的傢庭,他精神不好的老伴和他六歲的女兒。他說:“我這麼大歲數瞭,把人打死瞭,這是死罪,我槍斃就槍斃吧,我死瞭我的老伴和孩子可怎麼過呀。”“你這年輕的心眼兒真好,沒有打我罵我,還開導我可憐我,我信著你瞭,我肯定要槍斃的,你幫我辦些事吧。”這樣,他把傢裡僅有的存款多少,在哪裡放著,外面他還欠別人多少,別人還欠他多少,都一一告訴我,讓我記上。還說:“我老伴精神不好,後事找我小舅子按排,我死瞭,讓他把老伴和孩子接走,房子看著處理。”並把他內弟的電話告訴瞭我。共2頁,當前第1頁12※本文作者:草田青青※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