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蕭紅經典語錄大全|經典語錄大全

1、花園裡的一切植被都那麼隨性,自在,有的植株結花生果就會在來年長出果實,而有的卻隻生一果,經歷春夏秋冬過後,不是植株選擇繼續生存下去,而是環境把頑強的留瞭下來。

2、春夏秋冬,一年四季來回循環地走,那是自古也就這樣的瞭。風霜雨雪,受得住的就過去瞭,受不住的,就尋求著自然的結果,那自然的結果不大好,把一個人默默地一聲不響地就拉著離開瞭這人間的世界瞭。至於那還沒有被拉去的,就風霜雨雪,仍舊在人間被吹打著。

3、逆來順受,你說我的生命可惜,我自己卻不在乎。你看著很危險,我卻自己以為得意。不得意怎麼樣?人生是苦多樂少。

4、每個人生存生活環境不同,背景也不盡相似。但無論如何,駐足回望自己走過的心歷路程,始終是個正直良善的人,不因迷失自己的靈魂而愧疚,始終是個熱愛生活,尊重生命,堅守並執著於自己信念的人,不因無端地揮霍浪費掉屬於自己生命的時間而遺憾。雖沒取得驕人可喜的成績,但也無庸庸碌碌活一生,如此足矣!

5、春來瞭,人人像久久等待著一個大暴動,今天夜裡就要舉行,人人帶著犯罪的心情,想參加到解放的嘗試……春吹到每個人的心坎,帶著呼喚,帶著盅惑…

6、蒲公英發芽瞭,羊咩咩的叫,烏鴉繞著楊樹林子飛,天氣一天暖似一天,日子一寸一寸的都有意思。楊花滿天照地的飛,像棉花似的。

7、這些回憶我是願意忘卻的;不過,在忘卻之前,我又極願意再溫習一遍。

8、生老病死,都沒有什麼表示。生瞭就任其自然的長去,長大就長大,長不大也就算瞭。春夏秋冬,一年四季來回循環的走,那是自古也就這樣的瞭,風霜雨雪,受得住的就過去瞭,受不住的,就尋求著自然的結果。

9、女性有著過多的自我犧牲精神。這不是勇敢,倒是怯懦,是在長期的無助的犧牲狀態中養成的自甘犧牲的惰性。

10、花開瞭,就像睡醒瞭似的。鳥飛瞭,就像在天上逛似的。蟲子叫瞭,就像蟲子在說話似的。一切都活瞭,要做什麼,就做什麼。要怎麼樣,就怎麼樣,都是自由的。

11、生前何必久睡,死後自會長眠。

12、滿天星光,滿屋月亮,人生何如,為什麼這麼悲涼。

13、晚來偏無事,坐看天邊紅。紅照伊人處,我思伊人心,有如天邊紅。

14、他就像一場大雨,很快就可以淋濕你,但是雲彩飄走瞭,他淋濕的就是別人。我就像他劃過的一根火柴,轉眼就成為灰燼,然後他當著我的面劃另一根火柴。

15、花開瞭,就像睡醒瞭似的。鳥飛瞭,就像在天上逛似的。蟲子叫瞭,就像蟲子在說話似的。要做什麼,就做什麼。

16、他們都像最低級的植物似的,隻要極少的水分,土壤,陽光——甚至沒有陽光,就能夠生存瞭。生命力特別頑強,這是原始性的頑強。

17、春夏秋冬,一年四季來回循環的走,那是自古也就這樣的瞭,風霜雨雪,受得住的就過去瞭,受不住的,就尋求著自然的結果。

18、我仍攪著杯子,也許漂流久瞭的心情,就和離瞭岸的海水一般,若非遇到大風是不會翻起的。

19、我愛詩人又怕害瞭詩人,因為詩人的心,是那麼美麗,水一般地,花一般地,我隻是舍不得摧殘它,但又怕別人摧殘,那麼我何妨愛他。

20、他是那樣年老而昏聾,眼睛像是已腐爛過。街風是銳利的,他的手已經被吹得和一個死物樣。可是風,仍然是銳利的。我走進他,但不能聽清他祈禱的文句,隻是喃喃著。

21、人生為瞭什麼,才有這麼淒涼的夜。

22、想擊退瞭寒涼,因此而來瞭悲哀

23、滿天星光,滿屋月亮,人生何如,為什麼這麼悲涼。 若趕上一個下雨的夜,就特別淒涼,寡婦可以落淚,鰥夫就要起來彷徨。

24、生、 老、病、死,都沒有什麼表示。生瞭就任其自然的長去;長大就長大,長不大也就算瞭。 老,老瞭也沒有什麼關系,眼花瞭,就不看;耳聾瞭,就不聽;牙掉瞭,就整吞;走不動瞭,就癱著。這有什麼辦法,誰老誰活該。 病,人吃五谷雜糧,誰不生病呢? 死,這回可是悲哀的事情瞭,父親死瞭兒子哭;兒子死瞭,母親哭;哥哥死瞭一傢全哭;嫂子死瞭,她的娘傢人來哭。 哭瞭一朝或者三日,就總得到城外去,挖一個坑就把這人埋起來。

25、滿天星光,滿屋月亮,人生何如,為什麼這麼悲涼。 若趕上一個下雨的夜,就特別淒涼,寡婦可以落淚,鰥夫就要起來彷徨。

26、要知道桃源不必一定跟現實隔離開,正如同現實主義不離棄浪漫主義。

27、這些回憶我是願意忘卻的;不過,在忘卻之前,我又極願意再溫習一遍。

28、蒲公英發芽瞭,羊咩咩的叫,烏鴉繞著楊樹林子飛,天氣一天暖似一天,日子一寸一寸的都有意思。楊花滿天照地的飛,像棉花似的。

29、我完全被青春迷惑瞭,讀書的時候,哪裡懂得“餓”?隻曉得青春最重要,雖然現在我也並沒老,但總覺得青春是過去瞭!

30、藍天藍得有點發黑,白雲就象銀子做成一樣,就象白色的大花朵似的點綴在天上;就又象沉重得快要脫離開天空而墜瞭下來似的,而那天空就越顯得高瞭,高得再沒有那麼高的。

31、我不能選擇怎麼生,怎麼死,但我能決定怎麼愛,怎麼活。這是我要的自由,我的黃金時代。

32、鈔票帶在我的衣袋裡,就這樣,兩個人理直氣壯地走在街上,穿過電車道,穿過擾嚷著的那條破街。

33、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遇到的女人,總是那麼孤單,那麼需要愛。而我的個性,是不會讓別人失望的。

34、也許不是每個人都能拯救世界,也不是每個人都有條件創造未來,但是為苦難的世界擔當心不在焉痛苦,卻應該是一個作傢的精神追求。我寫苦難,就是因為希望苦難的現實能夠改變。雖然我還沒找到改變的道路。

35、他們被父母生下來,沒有什麼希望,隻希望吃飽瞭,穿暖瞭。但也吃不飽,也穿不暖。逆來的,順受瞭。順來的事情,卻一輩子也沒有。

36、呼蘭河這小城裡邊,以前住著我的祖父,現在埋著我的祖父。

37、生命為什麼不掛著鈴子?不然丟瞭你,怎麼感到有所亡失?

38、大人總喜歡在孩子的身上去觸到時間。

39、那鼓聲就好像故意招惹那般不幸的人,打得有急有慢,好像一個迷路的人在夜裡訴 說著他的迷惘,又好像不幸的老人在回想著他幸福的短短的幼年。又好像慈愛的母親送 著她的兒子遠行。又好像是生離死別,萬分地難舍。 人生為瞭什麼,才有這樣淒涼的夜。

40、河水是寂靜如常的,小風把河水皺著極細的波浪 。月光在河水上邊並不像在海水上邊閃著一片一片的金光,而是月亮落到河底裡去瞭,似乎那漁船上的人,伸手可以把月亮拿到船上來似的。

41、花開瞭,就像睡醒瞭似的。鳥飛瞭,就像在天上逛似的。蟲子叫瞭,就像蟲子在說話似的。一切都活瞭,要做什麼,就做什麼。要怎麼樣,就怎麼樣,都是自由的。

42、生、老、病、死,都沒有什麼表示。生瞭就任其自然的長去;長大就長大,長不大也就算瞭。 老,老瞭也沒有什麼關系,眼花瞭,就不看;耳聾瞭,就不聽;牙掉瞭,就整吞;走不動瞭,就癱著。這有什麼辦法,誰老誰活該。病,人吃五谷雜糧,誰不生病 呢? 死,這回可是悲哀的事情瞭,父親死瞭兒子哭;兒子死瞭,母親哭;哥哥死瞭一傢全哭;嫂子死瞭,她的娘傢人來哭。 哭瞭一朝或者三日,就總得到城外去,挖一個坑就把這人埋起來。

43、想擊退瞭寒涼,因此而來瞭悲哀。

44、逆來的,順受瞭。順來的事情,卻一輩子也沒有。

45、宗法社會,生活像河水一樣平靜地流淌。平靜地流淌著愚昧和艱苦,也平靜地流淌著恬靜的自得其樂。

46、對於生活曾經寄以美好的希望但又屢次幻滅瞭的人,是寂寞的;對於自己的能力有自信,對於自己工作也有遠大的計劃,但是生活的苦酒卻又使她頗為挹挹不能振作,而又因此感到苦悶焦躁的人,當然會加倍的寂寞;這樣精神上寂寞的人一旦發覺瞭自己的生命之燈快將熄滅,因而一切都無從“補救”的時候,那她的寂寞的悲哀恐怕不是語言可以形容的。而這樣寂寞的死,也成為我的感情上的一種沉重的負擔,我願意忘卻,而又不能且不忍輕易忘卻。

47、若是女傢窮瞭,那還好辦,若實在不娶,他也沒有什麼辦法。若是男傢窮瞭,那傢就一定要娶,若一定不讓娶,那姑娘的名譽就很壞,說她把誰傢誰給“妨”窮瞭, 又不嫁瞭。無法,隻得嫁過去,嫁過去之後,妯娌之間又要說她嫌貧愛富,百般的侮辱她。丈夫因此也不喜歡她瞭。她一個年輕的未出過傢的女子,受不住這許多攻 擊,回到娘傢去,娘傢也無甚辦法,就是那當男指腹為親的母親說:這都是你的命運,你好好地耐著吧!

48、他們就是這類人,他們不知道光明在哪裡,可是他們實實在在地感到寒涼就在他們身上,他們想退去寒涼,因此而來瞭悲哀。

49、黃 瓜願意開一個謊花,就開一個謊花,願意結一個黃瓜,就結一個黃瓜。若都不願意,就是一個黃瓜也不結,一朵花也不開,也沒有人問它。玉米願意長多高就長多 高,他若願意長上天去,也沒有人管。蝴蝶隨意的飛,一會從墻頭上飛來一對黃蝴蝶,一會又從墻頭上飛走瞭一個白蝴蝶。它們是從誰傢來的,又飛到誰傢去?太陽 也不知道這個。隻是天空藍悠悠的,又高又遠。

50、半生盡遭白眼冷遇,身先死,不甘,不甘。我一生最大的痛苦和不幸是因為我是一個女人。

51、是山麼,是山你就高高的;是河麼,是河你就長長的。

52、隻要那是真誠的,那怕就帶著點罪惡,這也接受瞭。

53、我是個女性。女性的天空是低的,羽翼是單薄的,而身邊的累贅又是笨重的。

54、去年的五月正是我在北平吃青杏的季節,今年的五月我生活的痛苦真是有如青杏般苦澀。

55、我愛詩人又怕害瞭詩人,因為詩人的心,是那麼美麗,水一般地,花一般地,我隻是舍不得摧殘它,但又怕別人摧殘,那麼我何妨愛他。

56、他是那樣年老而昏聾,眼睛像是已腐爛過。街風是銳利的,他的手已經被吹得和一個死物樣。可是風,仍然是銳利的。我走進他,但不能聽清他祈禱的文句,隻是喃喃著。

57、早飯吃完以後,就是洗碗,刷鍋,擦爐臺,擺好木格子。假如有表,怕是十一點還多瞭!再過三四個鐘頭,又是燒晚飯。他出去找職業,我在傢裡燒飯,我在傢裡等 他。火爐臺,我開始圍著它轉走起來。每天吃飯,睡覺,愁柴,愁米……這一切給我一個印象:這不是孩子時候瞭,是在過日子,開始過日子。

58、我的胸中積滿瞭沙石,因此我所想望著的:隻是曠野,高山和飛鳥。

59、這以往的事,在夢裡關不住瞭。

60、她是一種很強大的真實,她裸露著,絕非身體,而是靈魂。她用她的全力去愛,她的愛,讓她愛的男人,變得強大起來,驕傲起來,隨心所欲起來。然後,她第一個被傷害。她的強大,讓男人下手很重,其實,她是很疼的…

61、他們看不見甚麼是光明的,甚至根本也不知道,就像太陽照在瞭瞎子的頭上瞭,瞎子也看不見太陽,但瞎子卻感到實在是溫暖瞭。他們就是這類人,他們不知道光明在哪裡,可是他們實實在在地感到寒涼就在他們的身上,他們想擊退瞭寒涼…

62、天氣一天暖似一天,日子一寸一寸的都有意思。

63、筋骨若疼得厲害,皮膚流點血,也就麻木不覺瞭。

64、假若有人問他們,人生是為瞭甚麼? 他們並不會茫然無所對答的,他們會直截瞭當地不假思索地說瞭出來[人活著是為吃飯穿衣。] 再問他,人死瞭呢?他們會說:[人死瞭就完瞭。]

65、夜的街,樹枝上嫩綠的芽子看不見,是冬天吧?是秋天吧?但快樂的人們,不問四季總是快樂;哀哭的人們,不問四季也總是哀哭!

66、天空中一會兒紅彤彤的,一會兒金燦燦的,一會兒半紫半黃,一會兒半灰半百合色。葡萄灰,梨黃,茄子紫,這些顏色天空都有,還有些說也說不出來、見也沒見過的顏色。

67、燈光照得河水幽幽地發亮。水上跳躍著天空的月亮。

68、我直直是睡瞭一個整天,這使我不能再睡。小屋子漸漸從灰色變做黑色。

69、睡得背很痛,肩也很痛,並且也俄瞭。我下床開瞭燈,在床沿坐瞭坐,到椅子上坐瞭坐,扒一扒頭發,揉擦兩下眼睛,心中感到幽長和無底,好象把我放下一個煤洞 去,並且沒有燈籠,使我一個人走沉下去。屋子雖然小,在我覺得和一個荒涼的廣場樣,屋子墻壁離我比天還遠,那是說一切不和我發生關系;那是說我的肚子太空 瞭!

70、一切街車街聲在小窗外鬧著。可是三層樓的過道非常寂靜。每走過一個人,我留意他的腳步聲,那是非常響亮的,硬底皮鞋踏過去,女人的高跟鞋更響亮而且焦急,有時成群的響聲,男男女女穿插著過瞭一陣。我聽遍瞭過道上一切引誘我的聲音,可是不用開門看,我知道郎華還沒回來。

71、提籃人,他的大籃子,長形面包,圓面包……每天早晨他帶來誘人的麥香,等在過道。我數著……三個,五個,十個……把所有的銅板給瞭他。一塊黑面包擺在桌子上。郎華回來第一件事,他在面包上掘瞭一個洞,連帽子也沒脫,就嘴裡嚼著,又去找白鹽。他從外面帶進來的冷空氣發著腥味。他吃面包,鼻子時時滴下清水滴。

72、生老病死,都沒有什麼表示生瞭就任其自然的長去,長大就長大,長不大也就算瞭。

73、可是當這河燈從上流的遠處流來,人們是滿心歡喜的,等流過瞭自己,也還沒有什麼,唯獨到瞭最後,那河燈流到瞭極遠的下流去的時候,使看河燈的人們,內心無由地來瞭空虛。”那河燈,到底是要漂到哪裡去呢?” 多半的人們,看到瞭這樣的境況,就抬起身來離開瞭河沿回傢去瞭。於是不但河裡冷落,岸上也冷落瞭起來。

74、電燈照耀著滿城市的人傢。鈔票帶在我的衣袋裡,就這樣兩個人理直氣壯的走在街上,穿過電車道,穿過擾嚷著的那條破街。

75、我這一生走的路,都是敗路。

76、嚴冬一封鎖瞭大地的時候,則大地滿地裂著口。從南到北,從東到西,幾尺長的,一丈長的,還有好幾丈長的,它們毫無方向地,便隨時隨地,隻要嚴冬一到,大地就裂開口瞭。

77、哭聲刺心一般痛,哭聲方錐一般落進每個人的胸膛。一陣強烈的悲酸掠過低垂的人頭,蒼蒼然藍天欲墜瞭!

78、七月裡長起來的野菜,八月裡開瞭花,我傷感它們的命運,我贊嘆它們的勇敢。

79、我想:雪花為甚麼要翩飛呢?多麼沒有意義!忽然我又想:我不也是和雪花一般沒有意義嗎?坐在椅子裡,兩手空著,甚麼也不做;口張著,可是甚麼也不吃。我十分和一架完全停止瞭的機器相像。

80、滿天星光,滿屋月亮,人生何如,為什麼這麼悲涼。 若趕上一個下雨的夜,就特別淒涼,寡婦可以落淚,鰥夫就要起來彷徨。

81、若是女傢窮瞭,那還好辦,若實在不娶,他也沒有什麼辦法。若是男傢窮瞭,那傢就一定要娶,若一定不讓娶,那姑娘的名譽就很壞,說她把誰傢誰給“妨”窮瞭, 又不嫁瞭。無法,隻得嫁過去,嫁過去之後,妯娌之間又要說她嫌貧愛富,百般的侮辱她。丈夫因此也不喜歡她瞭。她一個年輕的未出過傢的女子,受不住這許多攻 擊,回到娘傢去,娘傢也無甚辦法,就是那當男指腹為親的母親說:“這都是你的命(命運),你好好地耐著吧!”

82、在鄉村永久不曉得,永久體驗不到靈魂,隻有物質來充實她們。

83、我拉著祖父就到後園裡去瞭,一到瞭後園裡,立刻就另是一個世界瞭。決不是那房子裡的狹窄的世界,而是寬廣的,人和天地在一起,天地是多麼大,多麼遠,用手摸不到天空。而土地上所長的又是那麼繁華,一眼看上去,是看不完的,隻覺得眼前鮮綠的一片。

84、我們從泥水裡往外爬,忘記別人,忘記別人。

85、人生本來就是哭多樂少。

86、黃瓜願意開一個黃花,就開一個黃花,願意結一個黃瓜,就結一個黃瓜。若都不願意,就是一個黃瓜也不結,一朵花也不開,也沒有人問它。

87、帶著一元票子和一張當票,我怏怏地走,走起路來感到很爽快,默認自己是很有錢的人。菜市,米店我都去過,臂上抱瞭很多東西,感到非常願意抱這些東西,手凍得 很痛,覺得這是應該,對於手一點也不感到可惜,本來手就應該給我服務,好像凍掉瞭也不可惜。走在一傢包子鋪門前,又買瞭十個包子,看一看自己帶著這些東 西,很驕傲,心血時時激動,至於手凍得怎樣痛,一點也不可惜。路旁遇見一個老叫化子,又停下來給他一個大銅板,我想我有飯吃,他也是應該吃啊!然而沒有多 給,隻給一個大銅板,那些我自己還要用呢!又摸一摸當票也沒有丟,這才重新走,手痛得什麼心思也沒有瞭,快到傢吧!快到傢吧。

88、雖 然這麼說,羨慕這座宅子的人還是不知有多少。因為的確這座宅子是好:清悠、閑靜、鴉雀無聲,一切規整,絕不紊亂。丫環、使女,照著陽間的一樣,雞犬豬馬, 也都和陽間一樣。陽間有什麼,到瞭陰間也有,陽間吃面條,到瞭陰間也吃面條。陽間有車子坐,到瞭陰間也一樣地有車子坐。陰間是完全和陽間一樣,一模一樣 的。

89、天再冷下去:水缸被凍裂瞭;井被凍住瞭;大風雪的夜裡,竟會把人傢的房子封住,睡瞭一夜,早晨起來,一推門,竟推不開門瞭。

90、人死瞭,魂靈就要到地獄裡邊去,地獄裡邊怕是他沒有房子住、沒有衣裳穿、沒有馬騎。活著的人就為他做瞭這麼一套,用火燒瞭,據說是到陰間就樣樣都有瞭。

91、哭瞭一朝或是三日,就總得到城外去,挖一個坑把這人埋起來。埋瞭之後,那活著的仍舊得回傢照舊地過著日子。該吃飯,吃飯。該睡覺,睡覺。外人絕對看不出來 是他傢已經沒有瞭父親或是失掉瞭哥哥,就連他們自己也不是關起門來,每天哭上一場。他們心中的悲哀,也不過是隨著當地的風俗的大流逢年過節的到墳上去觀望 一回。二月過清明,傢傢戶戶都提著香火去上墳塋,有的墳頭上塌瞭一塊土,有的墳頭上陷瞭幾個洞,相觀之下,感慨唏噓,燒香點酒。若有近親的人如子女父母之 類,往往且哭上一場;那哭的語句,數數落落,無異是在做一篇文章或者是在誦一篇長詩。歌誦完瞭之後,站起來拍拍屁股上的土,也就隨著上墳的人們回城的大 流,回城去瞭。

92、夜一來蛤蟆就叫,在河溝裡叫,在窪地裡叫。蟲子也叫,在院心草棵子裡,在城外的大田上,有的叫在人傢的花盆裡,有的叫在人傢的墳頭上。

93、大神是會治病的,她穿著奇怪的衣裳,那衣裳平常的人不穿;紅的,是一張裙子,那裙子一圍在她的腰上,她的人就變樣瞭。開初,她並不打鼓,隻是一圍起那紅花 裙子就哆嗦。從頭到腳,無處不哆嗦,哆嗦瞭一陣之後,又開始打顫。她閉著眼睛,嘴裡邊嘰咕的。每一打顫,就裝出來要倒的樣子。把四邊的人都嚇得一跳,可是 她又坐住瞭。

94、輕 輕扭動鑰匙,門一點響動也沒有。探頭看瞭看,「列巴圈」對門就掛著,東隔壁也掛著,西隔壁也掛著。天快亮瞭!牛奶瓶的乳白色看得真真切切,「列巴圈」比每 天也大瞭些,結果什麼也沒有去拿,我心裡發燒,耳朵也熱瞭一陣,立刻想到這是「偷」。兒時的記憶再現出來,偷梨吃的孩子最羞恥。過瞭好久,我就貼在已關好 的門扇上,大概我像一個沒有靈魂的、紙剪成的人貼在門扇。大概這樣吧:街車喚醒瞭我,馬蹄嗒嗒、車輪吱吱地響過去。我抱緊胸膛,把頭也掛到胸口,向我自己 心說:我餓呀!不是「偷」呀!

95、祖父隻是自由自在地一天天閑著;我想,幸好我長大瞭,我三歲瞭,不然祖父該多寂寞。我會走瞭, 我會跑瞭。我走不動的時候,祖父就抱著我;我走動瞭,祖父就拉著我。⋯⋯

我一聽瞭這話,明明是嘲笑我的話,於是就飛奔著跑到祖父那裡,似乎是很生氣的樣子。等祖父把眼睛一抬,他用瞭完全沒有惡意的眼睛一看我,我立刻就 笑瞭。而且笑瞭半天的工夫才能夠止住,不知那裡來瞭那許多的高興,把後園一時都讓我攪亂瞭,我笑的聲音不知有多大,自己都感到震耳瞭。

96、這 是第一天,他起得很早,並且臉上也像愉悅瞭些。我歡喜的跑到過道去倒臉水。心中埋藏不住這些愉快,使我一面折著被子,一面嘴裡任意唱著什麼歌的句子。而後 坐到床沿,兩腿輕輕的跳動,單衫的衣角在腿下面抖蕩。我又跑出門外,看瞭幾次那個提籃賣面包的人,我想他應該吃些點心吧,八點鐘他要去教書,天寒,衣單, 又空著肚子,那是不行的。

97、大神一鬧起來的時候,她也沒有別的辦法,隻是打著鼓,亂罵一陣,說這病人,不出今夜就必得死的,死瞭之後,還會遊魂不散,傢族、親戚、鄉裡都要招災的。這 時嚇得那請神的人傢趕快燒香點酒,燒香點酒之後,若再不行,就得趕送上紅佈來,把紅佈掛在牌位上,若再不行,就得殺雞,若鬧到瞭殺雞這個階段,就多半不能 再鬧瞭。因為再鬧就沒有什麼想頭瞭。

98、跳大神,大半是天黑跳起,隻要一打起鼓來,就男女老幼,都往這跳神的人傢跑,若是夏天,就屋裡屋外都擠滿瞭人。還有些女人,拉著孩子,抱著孩子,哭天叫地 地從墻頭上跳過來,跳過來看跳神的。跳到半夜時分,要送神歸山瞭,那時候,那鼓打得分外地響,大神也唱得分外地好聽;鄰居左右,十傢二十傢的人傢都聽得 到,使人聽瞭起著一種悲涼的情緒,二神嘴裡唱:“大仙傢回山瞭,要慢慢地走,要慢慢地行。”

99、有錢能使鬼推磨。

100、河水是寂靜如常的,小風把河水皺著極細的波浪。月光在河水上邊並不像在海水上邊閃著一片一片的金光,而是月亮落到河底裡去瞭。

人物資料

蕭紅(1911-1942),中國近現代女作傢,“民國四大才女”之一,被譽為“20世紀30年代的文學洛神”。乳名榮華,學名張秀環,後由外祖父改名為張廼瑩。筆名蕭紅、悄吟、玲玲、田娣等。

1911年出生於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呼蘭區一個封建地主傢庭,幼年喪母。1932年,結識蕭軍。1933年,以悄吟為筆名發表第一篇小說《棄兒》。1935年,在魯迅的支持下,發表成名作《生死場》。1936年,東渡日本,創作散文《孤獨的生活》、長篇組詩《砂粒》等。1940年,與端木蕻良同抵香港,之後發表中篇小說《馬伯樂》、長篇小說《呼蘭河傳》等。1942年1月22日,因肺結核和惡性氣管擴張病逝於香港,年僅31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