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梁實秋經典語錄大全|經典語錄大全

1、以愛情為基礎的婚姻,乃是人間無可比擬的幸福。

2、以一般人而言,最簡便的修養方法是讀書。

3、“與朋友交,久而敬之”。敬也就是保持距離,也就是防止過分的親呢。要註意的是,友誼不可透支,總要保留幾分。

4、談話,和作文一樣,有主題,有腹稿,有層次,有頭尾,不可語無倫次。

5、我一向不相信孩子是未來世界的主人翁,因為我親眼見孩子到處在做現在的主人翁。

6、你走我不送你,你回來,不管狂風暴雨我都會去接你。

7、外國的風俗永遠是有趣的,因為異國情調總是新奇的居多。新奇就有趣。不過若把異國情調生吞活剝地搬到自己傢裡來,身體力行,則新奇往往變成為桎梏,有趣往往變成為肉麻。基於這種道理,很有些人至今喝茶並不加白糖與牛奶。 ——《雅舍小品·洋罪》

8、詩不能賣錢。一首新詩,如拈斷數根須即能脫稿,那成本還是輕的,怕的是像牡蠣肚裡的一顆明珠,那本是一塊病,經過多久的滋潤涵養才能磨練孕育成功,寫出來到哪裡去找顧主? ——《雅舍小品·詩》

9、魯迅死前遺言“不饒怒人,也不求人饒恕。”那種態度當然也可備一格。不似魯迅那般偉大的人,便在體力不濟時和人類容易妥協。我僵臥瞭許多天之後,看著每個人 都有人性,覺得這世界還是可留戀的。不過我在體溫脈搏都快恢復正常時,又故態復萌,眼睛裡揉不進沙子瞭。 ——《雅舍小品·病》

10、“襤褸的衣 衫,是貧窮的罪過,卻是乞丐的袍褂,他的職業的優美的標識,他的財產,他的禮服,他公然出現於公共場所的服裝。……沒有人肯過問他的宗教或政治傾向。他是 世界上唯一的自由人。”話雖如此,誰不到山窮水盡誰也不肯做這樣的自由人。隻有一向做神仙的,如李鐵拐和濟公之類,遊戲人間的時候,才肯短期的化身為一個 乞丐。 ——《雅舍小品·乞丐》

11、莎士比亞有一名句:“‘脆弱’呀,你的名字叫做‘女人!’”但這脆弱,並不永遠使女人吃虧。越是柔韌的東西越不易摧折。 ——《雅舍小品·女人》

12、譬如登臨,人到中年像是攀躋到瞭最高峰。回頭看看,一串串的小夥子正在“頭也不回呀汗也不揩”的往上爬。再仔細看看,路上有好多塊絆腳石,曾把自己磕碰得鼻 青臉腫,有好多處陷阱,使自己做瞭若幹年的井底蛙。……這種種景象的觀察,隻有站在最高峰上才有可能。向前看,前面是下坡路,好走得多。 ——《雅舍小品·中年》

13、我看見過一些得天獨厚的男男女女,年輕的時候愣頭愣腦的,濃眉大眼,生僵挺硬,像是一些又青又澀的毛桃子,上面還帶 著挺長的一層毛。他們是未經琢磨過的璞石。可是到瞭中年,他們變得潤澤瞭,容光煥發,腳底下像是有瞭彈簧,一看就知道是內容充實的。他們的生活像是在飲窖 藏多年的陳釀,濃而芳冽!對於他們,中年沒有悲哀。 ——《雅舍小品·中年》

14、從前我常見提籠架鳥的人,清早在街上溜達(現在這樣有閑的人少瞭)。我感覺興味的不是那人的悠閑,卻是那鳥的苦悶。……鳥到瞭這種地步,我想它的苦悶,大概是僅次於粘在膠紙上的蒼蠅,它的快樂,大概是僅優於在標本室裡住著罷? ——《雅舍小品·鳥》

15、理想的退休生活就是真正的退休,完全擺脫賴以糊口的職務,作自己衷心所願意作的事。有人八十歲才開始學畫,也有人五十歲才開始寫小說,都有驚人的成就。“狗永遠不會老得到瞭不能學新把戲的地步。”何以人而不如狗乎? ——《雅舍小品續集·退休》

16、希臘哲學傢哀皮克蒂特斯說:“計算一下你有多少天不曾生氣。在從前,我每天生氣;有時每隔一天生氣一次;後來每隔三四天生氣一次;如果你一連三十天沒有生氣,就應該向上帝獻祭表示感謝。”減少生氣的次數便是修養的結果。 ——《雅舍小品續集·怒》

17、每一個破落戶都可以拿瞭幾件舊東西來,這是不足為奇的事。國傢亦然。多少衰敗的古國都有不少的古物,可以令人驚羨,欣賞,感慨,唏噓! ——《雅舍小品續集·舊》

18、有道之士,對於塵勞煩惱早已不放在心上,自然更能欣賞沉默的境界。這種沉默,不是話到嘴邊再咽下去,是根本沒話可說,所謂“知者不言,言者不知”。世尊在靈山會上,拈華示眾,眾皆寂然,惟迦葉破顏微笑,這會心向笑勝似千言萬語。 ——《雅舍小品續集·沉默》

19、“蒙娜麗莎”的微笑,即是微笑,笑得美,笑得甜,笑得有味道,但是我們無法追問她為什麼笑,她笑的是什麼。……會心的微笑,隻能心領神會,非文章詞句所能表達。 ——《雅舍小品續集·讀畫》

20、又 有一位詩人名Kilmer,他有一首著名的小詩——《樹》,有人批評說那首詩是“壞詩”,我倒不覺得怎麼壞,相反的“詩是像我這樣的傻瓜做的,隻有上帝才 能造出一棵樹”,這兩行詩頗有一點意思。人沒有什麼瞭不起,侈言創造,你能造出一棵樹來麼? ——《雅舍小品續集·樹》

21、我曾面對著樹生出許多非非之想,覺得樹雖不能言,不解語,可是它也有生老病死,它也有榮枯,它也曉得傳宗接代,它也應該算是“有情”。……總之,樹是活的,隻是不會走路,根紮在哪裡便住在哪裡,永遠沒有顛沛流離之苦。 ——《雅舍小品續集·樹》

22、有人隻看見和尚吃饅頭,沒看見和尚受戒,遂生羨慕別人之心,以為自己這一行隻有苦沒有樂,不但自己唉聲嘆氣,恨自己選錯瞭行,還會諄諄告誡他的子弟千萬別再做這一行。這叫做“吃一行,恨一行”。 ——《雅舍散文二集·流行的謬論》

23、藝術與自然本是相對的名詞。凡是藝術皆是人為的。西諺有雲:Ars est celare artem(真藝術不露人為的痕跡),猶如吾人所謂“無斧鑿痕”。 ——《雅舍散文二集·盆景》

24、我看過一些盆景,鉛鐵絲尚未除去,好像是五花大綁,即或已經解除,樹皮上也難免皮開肉綻的疤痕。這樣藝術的制作,對於植物近似戕害生機的桎梏。我常在欣賞盆景的時候,聯想到在遊藝場中看到的一個患侏儒癥的人,穿戴齊整的出現在觀眾面前,博大傢一笑。又聯想到從前婦女的纏足,纏得趾骨彎折,以成為三寸金蓮,作搖曳婀娜之態! ——《雅舍散文二集·盆景》

25、古聖先賢,無不勸孝。其實孝也是人性的一部分,也是自然的,否則勸亦無大效。父母女間的相互的情愛都是天生的。不但人類如此,一切有情莫不皆然。我不大敢信禽獸之中會有梟獍。 ——《雅舍散文二集·父母的愛》

26、自從人有老少之分,老一代與少一代之間就有一道溝,可能是難以飛渡深溝天塹,也可能是一步邁過的小瀆陰溝,總之是其間有個界限。溝這邊的人看溝那邊的人不順 眼,溝那邊的人看溝這邊的人不像話,也許吹胡子瞪眼,也許拍桌子卷袖子,也許口出惡聲,也許真個的鬧出命案,看雙方的氣質和修養而定。 ——《雅舍小品三集·代溝》

27、暴發戶對於室內裝潢是相當考究的。進得門來,迎面少不得一個特大號的紅地灑金的福字鬥方,是倒掛歷著的,表示福到瞭。如果一排五個鬥方,當然更好,那些是五福臨門。 ——《雅舍小品三集·暴發戶》

28、大主意自己拿 人,誠如波斯詩人莪謨伽耶瑪所說,來不知從何處來,去不知向何處去,來時並非本願,去時亦未征得同意,胡裡胡塗地在世間逗留一段時間。在此期間內,我們是 以心為形役呢?還是立德立功立言以求不朽呢?還是參究生死直超三界呢?這大主意需要自己拿。——《秋室雜文·談時間》

29、隻有神仙與野獸才喜歡孤獨,人是要朋友的。 ——《秋室雜文·談友誼》

30、富蘭克林說:“有三個朋友是忠實可靠的——老妻,老狗與現款。”妙的是這三個朋友都不是朋友。倒是亞裡士多德的一句話最幹脆:“我的朋友啊!世界上根本沒有 朋友。”這些話近於憤世嫉俗,事實上世界裡還是有朋友的,不過雖然無需打著燈籠去找,卻是像沙裡淘金而且還需要長時間地洗煉。一旦真鑄成瞭友誼,便會金石 同堅,永不退轉。 ——《秋室雜文·談友誼》

31、其實哪一個人在人生的坎坷的路途上不有過顛躓?哪一個不再憧憬那神聖的自由的快樂的境界?不過 人生的路途就是這個樣子,抱怨沒有用,逃避不可能,想飛也隻是一個夢想。人作畫是現實的,現實的人生還需要現實的方法去處理。偶然作個白晝夢,想入非非, 任想象去馳騁,獲得一進的慰安,當然亦無不可,但是這究竟隻是一時有效的鎮定劑,可以暫止痛,但不根本治療。 ——《談徐志摩》

32、人生的路途,多少年來就這樣地踐踏出來瞭,人人都循著這路途走,你說它是薔薇之路也好,你說它是荊棘之路也好,反正你得乖乖地把它走完。 ——《談徐志摩》

33、人從小到老都是一直在玩,不過玩具不同。小時候玩假刀假槍,長大瞭服兵役便真刀真槍;小時候一角一角地放進豬形儲蓄器,長大瞭便一張一張支票送進銀行;小時 候玩“過傢傢”,“攙新娘子”,長大瞭便真個的娶妻生子成傢立業。有人玩筆桿,有人玩鈔票,有人玩古董,有人玩政治,都是玩。 ——《西雅圖雜記·模型》

34、藝術與自然本是相對的名詞。凡是藝術皆是人為的。西諺有雲:Arsestcelareartem(真藝術不露人為的痕跡),猶如吾人所謂“無斧鑿痕”.──《雅舍散文二集·盆景》

35、人生的路途,多少年來就這樣地踐踏出來瞭,人人都循著這路途走,你說它是薔薇之路也好,你說它是荊棘之路也好,反正你得乖乖地把它走完。──《談徐志摩》

36、我不願送人,亦不願人送我。對於自己真正舍不得離開的人,離別的那一剎那像是開刀,凡是開刀的場合照例是應該先用麻醉劑,使病人在迷蒙中度過那場痛苦,所以離別的苦痛最好避免。一個朋友說,“你走,我不送你;你來,無論多大風多大雨,我要去接你。”我最賞識那種心情。

37、沒有人不愛惜他的生命,但很少人珍視他的時間。

38、菜根譚所謂「花看半開,酒飲微醺」的趣味,才是最令人低徊的境界。

39、無竹令人俗,無肉使人瘦,若要不俗也不瘦,餐餐筍煮肉。

40、“美食者不必是饕餮客”—美食者重在食物的質,而非量。

41、禪傢形容人之開悟的三階段:初看山是山、水是水,繼而山不是山、水不是水,終乃山還是山、水還是水。

42、人在有閑的時候,才最像是一個人。手腳相當閑,頭腦才能相當地忙起來。

43、“我愛一切舊的東西——老朋友,舊時代,舊習慣,古書,陳釀;而且我相信,陶樂賽,你一定也承認我一向是很喜歡一位老妻。”這是高爾斯密的名劇《委曲求全》中那位守舊的老頭兒哈德卡索先生說的話。

俗語說,“人不如故,衣不如新”

44、朱門與蓬戶同樣的蒙受它的沾被,雕欄玉砌與甕牖桑樞沒有差別待遇。地面上的坑穴窪溜,冰面上的枯枝斷梗,路面上的殘芻敗屑,全都罩在天公拋下的一件鶴氅之下。雪就是這樣的大公無私,妝點瞭美好的事物,也遮掩瞭一切的蕪穢,雖然不能遮掩太久。

45、看 山頭吐月,紅盤乍湧,一霎間,清光四 射,天空皎潔,四野無聲,微聞犬吠,坐客無不悄然!舍前有兩株梨樹,等到月升中天,清 光從樹間篩灑而下,地上陰影斑斕,此時尤為幽絕。直到興闌人散,歸房就寢,月光仍然逼 進窗來,助我淒涼。細雨蒙蒙之際,“雅舍”亦復有趣。推窗展望,儼然米氏章法,若雲若 霧,一片彌漫。

46、有時候,隻要把心胸敞開,快樂也會逼人而來。這個世界,這個人生,有其醜惡的一面,也有其光明的一面。良辰美景,賞心樂事,隨處皆是。智者樂水,仁者樂山。雨有雨的趣,晴有晴的妙,小鳥跳躍啄食,貓狗飽食酣睡,哪一樣不令人看瞭覺得快樂?

47、有 人說:「在歷史裡一個詩人似乎是神聖的,但是一個詩人在隔壁便是個笑話。」這話不錯。看看古代詩人畫像,一個個的都是寬衣博帶,飄飄欲仙,好像不食人間煙 火的樣子,「輞川圖」裡的人物,弈棋飲酒,投壺流觴,一個個的都是儒冠羽衣,意態蕭然,我們隻覺得摩詰當年,千古風流,而他在苦吟時墮入醋甕裡的那付尷尬 相,並沒有人給他 寫畫流傳。我們憑吊浣花溪畔的工部草堂,遙想杜陵野老典衣易酒卜居茅茨之狀,吟哦滄浪,主管風騷,而他在耒陽狂啖牛炙白酒脹飫而死的景象,卻不雅觀。

48、燕丹子說:「血勇之人,怒而面赤;脈勇之人,怒而面青;骨勇之人,怒而面白;神勇之人,怒而色不變。」

49、寂 寞是一種清福。我在小小的書齋裡,焚起一爐香,裊裊的一縷煙線筆直地上升,一直戳到頂棚,好像屋裡的空氣是絕對的靜止,我的呼吸都沒有攪動出一點兒波瀾似 的。我獨自暗暗地望著那條煙線發怔。屋外庭院中的紫丁香樹還帶著不少嫣紅焦黃的葉子,枯葉亂枝時時的聲響可以很清晰地聽到,先是一小聲清脆的折斷聲,然後 是撞擊著枝幹的磕碰聲,最後是落到空階上的拍打聲。這時節,我感到瞭寂寞。在這寂寞中我意識到瞭我自己的存在——片刻的孤立的存在。這種境界並不太易得, 與環境有關,但更與心境有關。

50、隻是風流雲散,故人多已成鬼,盛筵難再瞭。

51、老 不必嘆息,更不必諱。花有開有謝,樹有枯有榮。桓溫看到他“種柳皆已十圍,慨然曰:‘木猶如此人何以堪!’攀枝執條,渲染流淚。”桓公是一個豪邁的人,似 乎不該如此。人吃到老,活到老,經過多少狂風暴雨驚濤駭浪,還能雙肩承一喙,俯仰天地間,應該算是幸事。榮啟期說,“人生有不見日月不免襁褓者”所以他行 年九十,認為是人生一樂。

52、樹與人早晚都是同一命運,都要倒下去,隻有一點不同,樹擔心的是外在的險厄,人煩慮的是內心的風波。

53、人 類最高理想應該是人人能有閑暇,於必須的工作之餘還能有閑暇去做人,有閑暇去做人的工作,去享受人的生活。我們應該希望人人都能屬於“有閑階級”。有閑階 級如能普及於全人類,那便不復是罪惡。人在有閑的時候才最像是一個人。手腳相當閑,頭腦才能相當地忙起來。我們並不向往六朝人那樣蕭然若神仙的樣子,我們 卻企盼人人都能有閑去發展他的智慧與才能。

54、常聽人說:“若要一天不得安,請客;若要一年不得安,蓋房;若一輩子不得安,娶姨太太。”

55、快樂是在心裡,不假外求,求即往往不得,轉為煩惱。叔本華的哲學是:苦痛乃積極的實在的東西,幸福快樂乃消極的根本不存在的東西。所謂快樂幸福乃是解除苦痛之謂。沒有苦痛便是幸福。再進一步看,沒有苦痛在先,便沒有幸福在後。

56、信 佛的人往往要出傢。出傢所為何來?據說是為瞭一大事因緣,那就是要“瞭生死”。在傢修行,其終極目的也是為瞭要“瞭生死”。生死是一件事,有生即有死,有 死方有生,“瞭”即是“瞭斷”之意。生死流轉,循環不已,是為輪回,人在輪回之中,縱不墮入惡趣,生老病死四苦煎熬亦無樂趣可言。所以信佛的人要瞭生死, 超出輪回,證無生法忍。出傢不過是一個手段,習靜也不過是一個手段。

57、我常幻想著“風雨故人來”的境界,在風颯颯雨霏霏的時候,心情枯寂百無聊賴,忽然有客款扉,把握言歡,莫逆於心。

58、酒有別腸,不必長大。

59、輕柔而低緩,是女人最好的優點。

60、一排排西府海棠,高及丈許,而綠鬢朱顏,正在風情萬種、春色撩人的階段,令人有忽逢絕艷之感。

61、大抵花有色則無香,有香則無色。不知是否上天造物忌全?含笑異香襲人,而瞭無姿色,在群芳中可獨樹一格。

62、話 雖如此,我心裡的忐忑不安是與日俱增的。臨陣磨槍,沒有用,不磨,更要糟心。我看見所有的人的眼睛都在用奇異的目光盯著我,似乎都覺得我是一條大毛蟲,不 知是要變蝴蝶,還是要變灰蛾。我也不知道我要變成一樣什麼東西。我心裡懸想;如果考取,是不是要揚眉吐氣,是不是許多人要給我幾張笑臉看?如果失敗,是不 是需要在地板上找個縫兒鉆進去?

63、今所謂“炸活魚”,乃於吃魚肉之外還要欣賞其死亡喘息的痛苦表情,誠不知其是何居心。…獸食人,人屠獸…….野蠻殘酷的習性深植在人性裡面,經過多年文化陶冶,有時尚不免暴露出來。

64、”一般人隱居在鄉間,在海邊,在山上,你也曾最向往這樣的生活。但這是最為庸俗的事情,因為你隨時可以退隱到你自己心裡去。一個人不能找到一個去處比他自己的靈魂更為清靜。”

65、名士風流,以為持螫把酒,便足瞭一生,甚至於酣飲無度,揚言「死便埋我」

66、真 正理想的伴侶是不易得的,客廳裡的好朋友不見得即是旅行的好伴侶,理想的伴侶須具備許多條件,不能太臟,如嵇叔夜“頭面常一月十五日不洗,不大悶癢不能 沐”,也不能有潔癖,什麼東西都要用火酒揩,不能如泥塑木雕,如死魚之不張嘴,也不能終日喋喋不休,整夜鼾聲不已。不能油頭滑腦,也不能蠢頭呆腦,要有說 有笑,有動有靜,靜時能一聲不響地陪著你看行雲,聽夜雨,動時能在草地上打滾像一條活魚!這樣的伴侶哪裡去找?

67、梅,剪雪裁冰,一身傲骨;蘭,空谷幽香,孤芳自賞;竹,篩風弄月,瀟灑一生;菊,凌霜自得,不趨炎熱。和而觀之,有一共同點,都是清華其外,淡泊其中,不作媚世之態。……藝術,永遠是人性的表現,唯有品格高尚的人才能畫出趣味高超的畫。

68、相傳法國皇帝路易十四寫瞭一首三節聯韻詩,自鳴得意,征求詩人批評傢佈窪婁的意見,佈窪婁說:「陛下無所不能,陛下欲做一首歪詩,果然做成功瞭。」

69、北平的雙窨、天津的大葉、西湖的龍井、六安的瓜片、四川的沱茶、雲南的普洱、洞庭湖的君山茶、武夷山的巖茶,甚至不登大雅之堂的茶葉梗與滿天星隨壺凈的高末兒。

70、剪雪裁梅——有人嫌太瘦,又有人嫌太清,都不是,我知音。誰是我知音?孤山人姓林。自從西湖別後,辜負我,到如今!

71、常言道,“境由心生”,又說“心本無生因境有”。總之,快樂是一種心理狀態。內心湛然,則無往而不樂。吃飯睡覺,稀松平常之事,但是其中大有道理。

72、爆 雙脆是北方山東館的名菜。可是此地北方館沒有會做爆雙脆的。如果你不知天高地厚,進北方館就點爆雙脆,而該北方館竟不知地後天高硬敢應這一道菜,結果一定 是端上來一盤黑不溜秋的死眉瞪眼的東西,一看就不起眼,入口也嚼不爛,令人敗興。就是在北平東興樓或致美齋,爆雙脆也是稱量手藝的菜,利巴頭二把刀是不敢 動的。 所謂雙脆,是雞胗和羊肚兒,兩樣東西旺火爆炒,炒出來紅白相間,樣子漂亮,吃在嘴裡韌中帶脆.

73、我 吸紙煙始自留學時期,獨身在外,無人禁制,而天涯羈旅,心緒如麻,看見別人吞雲吐霧,自己也就效顰起來。此後若幹年,由一日一包,而一日兩包,而一日一 聽。約在二十年前,有一天心血來潮,我想試一試自己有多少克己的力量,不妨先從戒煙做起。馬克?吐溫說過:“戒煙是很容易的事,我一年戒過好幾十次瞭。” 我沒有選擇黃道吉日,也沒有諏訪室人,悶聲不響的把剩餘的紙煙一古腦兒丟在垃圾堆裡,留下煙嘴、煙鬥、煙包、打火機,以後分別贈給別人,隻是煙灰缸沒有拋 棄。“冷火雞”的戒煙法不大好受,一時間手足失措,六神無主,但是工作實在太忙,要發煙癮沒得工夫,實在熬不過就吃一塊巧克力。巧克力尚未吃完一盒,又實 在膩胃,於是把巧克力也戒掉瞭。說來慚愧,我戒煙隻此一遭,以後一直沒有再戒。

74、“瘦肉鮮明似火,肥肉依稀透明,佐酒下飯為無上妙品”

75、死 是尋常事,我知道,墮地之時,死案已立,隻是修短的緩刑期間人各不同而已。但逝者已矣,生者不能無悲,我的淚流瞭不少,我想大概可以裝滿羅馬人用以殉葬的 那種“淚壺”。有人告訴我,時間可以沖淡哀思。如今幾個月已經過去,我不再淚天淚地的哭,但是哀思卻更深瞭一層,因為我不能不回想五十多年的往事,在回憶 中好像我把如夢如幻的過去的生活又重新體驗一次,季淑沒有死,她仍然活在我的心中。

76、我 看世間一切有情,是有一個新陳代謝的法則,是有遺傳嬗遞的跡象,人恐怕也不是例外,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換舊人,如是而已。又看佛書記載輪回的故事, 大抵荒誕不經,可供談助,兼資勸世,是否真有其事殆不可考。如果輪回之說尚難證實,則所謂瞭生死之說也隻是可望不可即的一個理想瞭。

77、人辛勤困苦地工作,所為何來?夙興夜寐,胼手砥足,如果純是為瞭溫飽像螞蟻蜜蜂一樣,那又何貴乎做人?

78、君子之交淡若水,因為淡所以不膩,才能持久。“與朋友交,久而敬之.”敬就是保持距離,也就是防止過分的親昵。

79、人心裡的空間是有限的,一經塞滿便再也不能填進別的東西。我不但遊樂無心,讀書也很勉強。

80、我所謂的寂寞,是隨緣偶得,無須強求,一剎間的妙悟也不嫌短,失掉瞭也不必悵惘。

81、旅行是一種逃避–逃避人間的醜惡。

82、所謂“嚼得菜根”,就是表示一個有志的人之能耐得清寒。

83、可以無須讓的時候,則無妨謙讓一番,於人無利,於己無損;在該讓的時候,則不謙讓,以免損己;在應該不讓的時候,則必定謙讓,於己有利,與人無損。

84、包 子小,小到隻好一口一個,但是每個都包得俏式,小蒸蘢裡墊著松針(可惜松針時常是用得太久瞭一些),有賣相。名為湯包,實際上包子裡面並沒有多少湯汁,倒 是外附一碗清湯,表面上浮著七條八條的蛋皮絲,有人把包子丟在湯裡再吃,成為名副其實的湯包瞭。這種小湯包餡子固然不惡,妙處卻在包子皮,半發半不發,薄 厚適度,制作上頗有技巧,臺北也有人仿制上海式的湯包,得其仿佛,已經很難得瞭。

85、細雨蒙蒙之際,“雅舍”亦復有趣。推窗展望,儼然米氏章法,若雲若霧,一片彌漫。但若大雨滂沱,我就又惶悚不安瞭,屋頂濕印到處都有,起初如碗大,俄而擴大如盆,繼則滴水乃不絕,終乃屋頂灰泥突然崩裂,如奇葩初綻,素然一聲而泥水下註,此刻滿室狼藉,搶救無及。

86、蚌肉而言,色白而腴,味脆且香,以雞湯煮的適宜,實在是色香味形俱佳的神品。

87、五 四以後,寫白話詩的風氣頗盛。我曾說過,一個青年,到瞭“怨黃鶯兒作對,怪粉蝶兒成雙”的時候,隻要會說白話,好像就可以寫白話詩。我的第一首情詩,題為 《荷花池畔》,發表在《創造》季刊,記得是第四期,成仿吾還不客氣的改瞭幾個字。詩沒有什麼內容,隻是一團浪漫的憂鬱。荷花池是清華園裡惟一的風景區,有 池有山有樹有石欄,我在課餘最喜歡獨自一個在這裡徘徊。詩共八節,節四行,居然還湊上瞭自以為是的韻。

88、英 國愛塞克斯有一小城頓冒,任何一對夫妻來到這個地方,如果肯跪在當地教堂門口的兩塊石頭上,發誓說結婚後整整十二個月之內從未吵過一次架,從未起過後悔不 該結婚之心,那麼他們便可獲得一大塊醃熏豬肋肉。這風俗據說起源甚古,是一一一一年一位貴婦名糾噶者所創設,後來於一二四四年又由一位好事者洛伯特·德· 菲茲瓦特所恢復。據說一二四四至一七七二,五百多年間隻有八個人領到瞭這項醃豬肉獎。這風俗一直到十九世紀末年還沒有廢除,據說後來實行的地點搬到瞭伊爾 福。

89、叔本華的哲學是:痛苦是積極的實在的東西,幸福快樂是消極的根本不存在的東西。所謂快樂幸福乃是解除痛苦之謂。沒有痛苦便是幸福。

90、北 平中秋以後,螃蟹正肥,烤羊肉亦一同上市。口外的羊肥,而少膻味,是北平人主要的食用肉之一。不知何故很多人傢根本不吃羊肉,我傢裡就羊肉不曾進過門。說 起烤肉就是烤羊肉。南方人吃的紅燒羊肉,是山羊肉,有膻氣,肉瘦,連皮吃,北方人覺得是怪事,因為北方的羊皮留著做皮襖,舍不得吃。

91、一顆沙裡看一個世界,一朵野花裡看出一個天堂。把無限抓在你的手掌裡,把永恒放進一剎那的時光。

92、“我來如流水,去如風”,這是詩人對人生的體會。所謂生死,不瞭斷亦自然瞭斷,我們是無能為力的。我們來到這世界,並未經我們同意,我們離開這世界,也將不經我們同意。我們是被動的。

93、有一些空虛,就想到山,或是什麼不如意;山,你的名字叫寂寞,我在寂寞時想你。

94、從前我常見提籠架鳥的人,清早在街上溜達(現在這樣有閑的人少瞭)。我感覺興味的不是那人的悠閑,卻是那鳥的苦悶。……鳥到瞭這種地步,我想它的苦悶,大概是僅次於粘膠紙上的蒼蠅,它的快樂,大概是僅優於在標本室裡住著罷?

95、一個時候,隻能罵一個人,或一種人,或一派人。決不宜多樹敵。所以罵人的時候,萬勿連累旁人,集市必須牽連多人,你也要表示友好,否則回罵之聲紛至沓來,使你無從應付。

96、文明不是短期能積累起來的,但卻可以毀滅與一旦。

97、成年之後,應該知道澡雪垢滓乃人生一樂。

98、早起著眼在那一轉念之間是否能振作精神,讓此心做得主宰。

99、一個有道德勇氣的人是可欽佩的,但是他也要有尊重法律的風度。

100、玉 華臺的湯包才是真正的含著一汪子湯。一籠屜裡放七八個包子,連籠屜上桌,熱氣騰騰,包子底下墊著一塊蒸籠佈,包子扁扁的塌在蒸籠佈上。取食的時候要眼明手 快,抓住包子的皺褶處猛然提起,包子皮驟然下墜,像是被嬰兒吮癟瞭的乳房一樣,趁包子沒有破裂趕快放進自已的碟中,輕輕咬破包子皮,把其中的湯汁吸飲下 肚,然後再吃包子的空皮。沒有經驗的人,看著籠裡的包子,又怕燙手,又怕弄破包子皮,猶猶豫豫,結果大概是皮破湯流,一塌糊塗。有時候堂倌代為抓取。

人物資料

梁實秋,(1903一1987)原名梁治華,出生於北京,浙江杭縣(今餘杭)人。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傢、學者、文學批評傢、翻譯傢,國內第一個研究莎士比亞的權威,曾與魯迅等左翼作傢筆戰不斷。一生給中國文壇留下瞭兩千多萬字的著作,其散文集創造瞭中國現代散文著作出版的最高紀錄。代表作《莎士比亞全集》(譯作)等。

1923年8月赴美留學,取得哈佛大學文學碩士學位。1926年回國後,先後任教於國立東南大學(東南大學前身)、國立青島大學(中國海洋大學前身)並任外文系主任。1949年到臺灣,任臺灣師范學院英語系教授。1987年11月3日病逝於臺北,享年84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