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羅蘭:離婚——感情的處決

  羅蘭:離婚——感情的處決

  在報上看到秦漢與邵喬茵終於離婚了。

  我不是個影迷,秦漢的電影我一次也沒看過,但這並不妨礙我對他們這場婚姻悲劇的關切。因為他們正是現代社會形態下,婚姻觸礁的一個典型。

  他們離婚的消息正式公開的那天,我看了兩傢報紙的報導。這兩傢報導恰好有一傢是完全站在秦漢這方面,另一傢完全站在邵喬茵那方面的。

  看站在秦漢這方面的報導,你會覺得邵喬茵過分能幹跋扈,而且著眼點全在錢財,使秦漢不能忍受。站在邵喬茵那方面的報導卻又使你覺得,既然最後房子也歸了秦漢,兒子也歸了秦漢,又未曾見到有關什麼贍養費的約定,似乎邵喬茵做了很大的犧牲,何況他們當初醞釀分手的導火線還有一個第三者在內。

  我相信,對這樣一對知名度很高的夫婦的離異,社會上一定充滿著見仁見智的看法,大傢站在自己同情的一方衡量這件事的是非曲直。但可悲的是,婚姻上的問題,幾乎全不是“是非曲直”所可以衡量。它所賴以維系的隻是那點極抽象,卻又極重要的“感情”。

  夫婦二人沒有先天的血緣親情,全屬後天的“兩情相悅”。所以你不能希望婚姻關系的任何一方保證當初的海誓山盟永遠不變。

  先天的感情可以不變,因為它與生俱來,後天的感情沒有任何條例可以約束,使它不變。這也就是說,當雙方中任何一方“變了”,那就是“變了”。責備、懇求、限制……最多都隻能收效一時和表面,而很難徹底改善。

  這是婚姻悲劇之所以令人悲哀。

  常見一些已經離心離德的夫妻在彼此爭吵的時候,會高聲責問對方“你當初如何如何,現在怎能翻臉無情……”這話用來發泄一時忿怒則可,對於事實,則並無補益。而且在面紅耳赤大吵特吵之後,傷感情的心底話一經出籠,再想收回,萬分困難,隻有增加了雙方的惡感,而不能因為你這一爭吵就喚回了對方的“良心”。

  世上最悲哀也最愚策的事,是向一個已經收回了感情的對象去“索要感情”。一切都可以要,唯獨感情,它不是說給就可以給。偏偏感情破裂的夫妻們總要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扮演這種愚不可及的角色,以為憑“道理”、憑“懇求”或“威脅”可以要來感情。

  我提秦漢與邵喬茵這對銀壇夫婦為例,是因為他們的離婚是現代社會典型的離婚,夫婦雙方各執一詞的“詞”,也是現代面臨離婚的夫婦們典型的“詞”。丈夫太風流,妻子太能幹,是表面上的原因。其實兩者是長時間的互為因果。孰後孰先,可能很難判斷,也不必去判斷。妻子太能幹,容易導致丈夫向外“發展”,去尋求安慰與對自己的肯定。丈夫有向外發展的可能性的時候,也會加強妻子傾向事業,在事業上去尋求自我肯定與安全感。(否則,丈夫變心的話,自己如何為生呢?)

  現代婦女時常缺少這樣一份安全感。因為女性們先天“自相殘殺”的特性,使大多數的傢庭婦女處於一種“隨時自危”的境地。於是,稍微有點辦法的,最低限度也給自己弄個“生活圈子”和使自己略感放心的“收入”。婚姻專傢們不是也常勸那些缺少安全感的傢庭婦女們“出來參加一點活動”和“給自己建立一點謀生能力”嗎?其實,等這些婦女有了傢庭之外的生活天地和自己的收入之後,副作用也就快要發生了——先生該產生“自卑感”啦!該覺得“傢中清鍋冷灶,沒有溫暖”啦!本來有外遇還隻能怪自己見異思遷,現在,可是有理由了——是你不顧傢,處處表現比我強,逼我如此的呀!

  做女人也真難!做現代女人更難。

  古代女人沒有選擇,隻能三從四德地聽天由命,隨丈夫納三妻四妾,還可傳名千古,落個“賢婦”之名,也令人羨慕做丈夫的名士風流。但也就閑為她“沒有選擇”,所以不必三心二意,這“太太”是當定了,古時叫“元配夫人”,多少比那些後來的還算是“居上”一點。她所生的孩子也享有光明正大的嫡子的權利,和庶出者不必相提並論。名分上落得個“正室”之名,也就罷了。現在不行,因為法律不準重婚,卻準許離異,所以一旦丈夫發生“二心”,最佳的成全自己和新歡之法,就是逼你“離婚”。而妻子這方面也正因為有離婚的最後一條路,在“被精神虐待得忍無可忍”的時候,也就不知不覺地加強了這樣的選擇。

  既然夫妻感情不是先天的,那麼就“合則留,不合則去”吧!

  傢庭於是變成非常脆弱。

  隨著傢庭的脆弱而脆弱的是對愛情二字的信心。

  什麼是“海誓山盟”。永恒不變的“愛情”呢?

  每一對夫妻都曾海誓山盟過,但這並不能保證他們日後不會勞燕分飛。

  愛清脆弱不要緊,承認這個事實也就罷了。要緊的是從開始醞釀要分手到真正分手這一個過程。局外人可以像看電影或看花邊新聞一樣地“欣賞”當事者悲歡離合的懸疑與曲折。當事者卻是必須“一寸傷心一寸血”(套句電影片名的格律)的從爭吵到傷心,從傷心到爭吵;從決絕到妥協,從妥協到決絕的折騰無數遍,直到“傷心淚盡”,徹底把多年來的恩恩怨怨都窒息掉,使它們死滅無遺,這才完成了屬於感情的“殺害”。這殺害不同於殺人逞兇,它是一種凌遲處死的殘忍,比陌路人更不容情。這過程才是真正可怕的,局外人不可全無同情心地隻看熱鬧。當他們雙方把心中殘餘的最後一點點感情也“處死”了以後,新聞的讀者們才可以看到“大結局”。誰還忍心去評判他們誰是誰非?

  離婚者雙方所經的過程大抵如下:

  一、開始是向對方要感情——你為什麼變了?為什麼當初那麼愛我?為什麼不念多年夫婦之情?……

  二、當明白感情已經要不到的時候,就開始要“公道”——

  我為你做了多()少犧牲與奉獻,我掙了多少錢養傢,我付出了多少青春年華給孩子,我犧牲了多少可能有的成就……

  三、當發現“公道”也不能挽救婚姻的時候,最後隻得要“權益”——這是最不得已的時候,也是最不獲大傢諒解,對方更不諒解的時候,房子歸誰,存款多少,孩子誰要,明爭暗搶一番,以便分道揚鑣罷了。

  以這第三階段來批評兩方中任何一方“貪婪”、“隻認金錢,本認感情”,都隻是皮相之談,是不曾徹底了解這雖非先天、卻極密切的夫妻之情如何才能了斷的真實過程所致。

  對無論誰是誰非的離婚夫妻,我都覺得非常、非常地悲憫。而曾經同甘共苦的夫妻,彼此之間互相仇恨與折磨,有時反不如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之間可以發揮幾分人性與同情。人生不過數十寒暑,為什麼和這最親近的人互相折磨仇恨起來,卻是這樣地殘忍與冷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