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杏林子:鳥

  杏林子:鳥

  春天,在這裡原是不明顯的,特別是今年,溫差極大,不是熱如盛夏,就是冷如寒冬,幾乎嗅不到春的氣息,看不到春的蹤跡。

  隻除了滿山的鳥鳴。

  春天,是屬於鳥的季節。今晨,我就是被鳥聲喚醒的,起先還是以為自己在做夢,但慢慢地,一點一點清醒,才發現是真的鳥叫,怎麼給人一種如似幻的感覺呢?

  我就這樣靜靜躺著,試著將它們的音樂錄下來,錄在心裡。你聽,有種鳥的曲子是這樣的:「一二三——一……」最後一個音是用顫音唱出來的。另外一種是「三二一——三二一」像滾動了一盤子的玻璃珠子,撞擊出脆亮的節奏。

  還有一種簡直就()好像在說:「弟弟,弟弟,我是弟弟……」它們都是山中的主唱者,當然還有其他的鳥,有時也會聽到貓頭鷹的「咕咕」聲,前兩天有隻烏鴉一直「呱呱」地叫著,烏鴉碰到人也真是倒楣,憑白無故的給按上了個「不祥」的帽子。什麼是祥?什麼是不祥呢?人總喜歡把自己當做上帝。

  有時我也在想,不知它們都唱些什麼?是對生命的歡唱呢?還是彼此互訴情意?可惜我不是公冶長,聽不懂鳥國的語言。

  其實,不懂也好,也許鳥類並不如我們想像的那樣單純快樂,也許它們也要為生存掙紮辛苦,為彼此的利益爭鬥殘害吧!還是不懂的好,人類的是非已經夠多了,何苦再把鳥的也攬過來。

  不管怎麼說,我還是喜歡聽鳥叫。我窗外山坡上原本有株兩丈多高的桐樹,我稱之為小鳥的「米蘭歌劇院」。一到了春天,可真是眾鳥齊鳴,可惜前年一場大臺風(就是差點沒把基隆港吹翻的那場),把它連根拔去了,讓我心痛了好久。而山上的住戶越來越多,相對的鳥就越來越少,沒有鳥唱的日子,我也寂寞。

  前兩天,霍昆回來,我們一起學鳥叫,舌頭怎麼也繞不過彎來,真笨。結果他看著我,我看著他,相對哈哈大笑,他才三歲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