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蕭紅:白面孔

  蕭紅:白面孔

  恐怖壓到劇團的頭上,陳成的白面孔在月光下更白了。這種白色使人感到事件的嚴重。落過秋雨的街道,腳在街石上發著“巴巴”的聲音,李,郎華,我們四個人走過很長的一條街。李說:“徐志,我們那天去試演,他不是沒有到嗎?被捕一個禮拜了!我們還不知道……”

  “不要說。在街上不要說。”我撞動她的肩頭。

  鬼祟的樣子,郎華和陳成一隊,我和李一隊。假如有人走在後面,還不等那人註意我,我就先註意他,好象人人都知道我們這回事。街燈也變了顏色,其實我們沒有註意到街燈,隻是緊張地走著。

  李和陳成是來給我們報信,聽說劇團人老柏已經三天不敢回傢,有密探等在他的門口,他在準備逃跑。

  我們去找胖朋友,胖朋友又有什麼辦法?他說:“×××科裡面的事情非常秘密,我不知道這事,我還沒有聽說。”他在屋裡轉著彎子。

  回到傢鎖了門,又在收拾書箱,明知道沒有什麼可收拾的,但本能的要收拾。後來,也把那一些冊子從過道拿到後面柈子房去。看到冊子並不喜歡,反而感到累贅了!

  老秦的面孔也白起來,那是在街上第二天遇見他。我們沒說什麼,因為郎華早已通知他這事件。

  沒有什麼辦法,逃,沒有路費,逃又逃到什麼地方去?不安定的生活又重新開始。從前是鬧餓,剛能弄得飯吃,又鬧著恐怖。好象從來未遇過的惡的傳聞和事實,都在這時來到:日本憲兵隊前夜捉去了誰,昨夜捉去了誰……聽說昨天被捉去的人與劇團又有關系……

  耳孔裡塞滿了這一些,()走在街上也是非常不安。在中央大街的中段,竟有這樣突然的事情——郎華被一個很瘦的高個子在肩上拍了一下,就帶著他走了!轉彎走向橫街去,郎華也一聲不響地就跟他走,也好象莫名其妙地脫開我就跟他去……起先我的視線被電影院門前的人們遮斷,但我並不怎樣心跳,那人和郎華很密切的樣子,肩貼著肩,踱過來,但一點感情也沒有,又踱過去……這次走了許多工夫就沒再轉回來。我想這是用的什麼計策吧?把他弄上圈套。

  結果不是要捉他,那是他的一個熟人,多麼可笑的熟人呀!太突然了!神經衰弱的人會嚇出神經病來。“唉呀危險,你們劇團裡人捕去了兩個了……在街上他竟弄出這樣一個奇特的樣子來,他不斷地說:“你們應該預備預備。”

  “我預備什麼?怕也不成,遇上算。”郎華的肩連搖也不搖地說。

  這幾天發生的事情極多,做編輯的朋友陵也跑掉了。汪林喝過酒的白面孔也出現在院心。她說她醉了一夜,她說陵前夜怎樣送她到傢門,怎樣要去了她一把削瓜皮的小刀……她一面說著,一面幻想,臉也是白的。好象不好的事情都一起發生,朋友們變了樣。汪林在院子裡走來走去,也變了樣。

  隻失掉了劇員徐志,劇團的事就在恐怖中不再提起了。

  (此篇作為“隨筆三篇”之三首刊於1936年6月《中學生》第66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