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蕭紅:放火者

  蕭紅:放火者

  從5月1號那天起,重慶就動了,在這個月份裡,我們要紀念好幾個日子,所以街上有多少人在遊行,他們還準備著在夜裡火炬遊行。街上的人帶著民族的信心,排成大隊行列沉靜地走著。

  “五三”的中午日本飛機26架飛到重慶的上空,在人口最稠密的街道上投下燃燒彈和炸彈,那一天就有三條街起了帶著硫磺氣的火焰。

  “五四”的那天,日本飛機又帶了多量的炸彈,投到他們上次沒有完全毀掉的街上和上次沒可能毀掉的街道上。

  大火的10天以後,那些斷墻之下,瓦礫堆中仍冒著煙。人們走在街上用手帕掩著鼻子或者掛著口罩,因為有一種奇怪的氣味滿街散佈著。那怪味並不十分濃厚,但隨時都覺得吸得到。似乎每人都用過於細微的嗅覺存心嗅到那說不出的氣味似的,就在10天以後發掘的人們,還在深厚的灰燼裡尋出屍體來。斷墻筆直的站著,在一群瓦礫當中,隻有它那麼高而又那麼完整。設法拆掉它,拉倒它,但它站得非常堅強。段牌坊就站著這斷墻,很遠就可以聽到幾十人在喊著,好象拉著帆船的纖繩,又象抬著重物。

  “唉呀……喔呵……唉呀……喔呵……”

  走近了看到那裡站著一隊兵士,穿著綠色的衣裳,腰間掛著他們喝水的瓷杯,他們像出發到前線上去差不多。但他們手裡挽著繩子的另一端系在離他們很遠的單獨的五六丈高站著一動也不動的那斷墻處。他們喊著口號一起拉它不倒,連歪斜也不歪斜,它堅強地站著。步行的人停下了,車子走慢了,走過去的人回頭了,用一種堅強的眼光,人們看住了它。

  被那聲音招引著,我也回過頭去看它,可是它不倒,連動也不動。我就看到了這大瓦場的近邊,那高坡上仍舊站著被烤幹了的小樹。有誰能夠認得出那是什麼樹,完全脫掉了葉子,並且變了顏色,好象是用赭色的石頭雕成的。靠著小樹那一排房子窗上的玻璃掉了,隻有三五塊碎片,在夕陽中閃著金光。走廊的門開著,一切可以看得到,門簾扯掉了,墻上的鏡框在斜垂著。顯然在不久之前,他們是在這兒好好地生活著,那墻壁日歷上還露著四號的“四”字。

  街道是啞默的,一切店鋪關了門,在黑大的門扇上貼著白帖或紅帖,上面坐著一個蒼白著臉色的恐嚇的人,用水盆子在洗刷著弄臟了的膠皮鞋、汗背心……毛巾之類,這些東西是從火中搶救出來的。

  被炸過了的街道,飛塵卷著白沫掃著稀少的行人,行人掛著口罩,或用帕子掩著鼻子。街是啞然的,許多人生存的街毀掉了,生活秩序被破壞了,飯館關起了門。

  大瓦礫場一個接著一個,前邊是一群人在拉著斷墻,這使人一看上去就要低了頭。無論你心胸怎樣寬大,但你的心不能不跳,因為那擺在你面前的是荒涼的,是橫遭不測的,千百個母親和小孩子是吼叫著的,哭號著的,他們嫩弱的生命在火裡邊掙紮著,生命和火在鬥爭。但最後生命給謀殺了。那曾經狂喊過的母親的嘴,曾經亂舞過的父親的胳膊,曾經發瘋對著火的祖母的眼睛,曾經依然偎在媽媽懷裡吃乳的嬰兒,這些最後都被火給殺死了。孩子和母親,祖父和孫兒,貓和狗,都同他們涼臺上的花盆一道倒在火裡了。這倒下來的全傢,他們沒有一個是戰鬥員。

  白洋鐵壺成串地仍在那燒了一半的房子裡掛著,顯然是一傢洋鐵制器店被毀了。洋鐵店的後邊,單獨一座三樓三底的房子站著,它兩邊都倒下去了,隻有它還歪歪趔趔的支持著,樓梯分做好幾段自己躺下去了,橫睡在樓腳上。窗子整張的沒有了,門扇也看不見了,墻壁穿著大洞,像被打破了腹部的人那樣可怕的奇怪的站著。但那擺在二樓的木床,仍舊擺著,白色的床單還隨著風飄著那隻巾角,就在這20個方丈大的火場上同時也有繩子在拉著一道斷墻。

  就在這火場的氣味還沒有停息,瓦礫還會燙手的時候,坐著飛機放火的日本人又要來了,這一天是5月12號。

  警報的笛子到處叫起,不論大街或深巷,不論聽得到的聽不到的,不論加以防備的或是沒有知覺的都卷在這聲浪裡了。

  那拉不倒的斷墻也放手了,前一刻在街上走著的那一些行人,現在狂亂了,發瘋了,開始跑了,開始喘著,還有拉著孩子的,還有拉著女人的,還有臉色變白的。街上像來了狂風一樣,塵土都被這驚慌的人群帶著聲響卷起來了,沿街響著關窗和鎖門的聲音,街上什麼也看不到,隻看到跑。我想瘋狂的日本法西斯劊子手們若看見這一刻的時候,他們一定會滿足的吧,他們是何等可以驕傲呵,他們可以看見……

  十幾分鐘之後,都安定下來了,該進防空洞的進去了,躲在墻根下的躲穩了。第二次警報(緊急警報)發了。

  聽得到一點聲音,而越聽越大。我就坐在公園石階鐵獅子附近,這鐵獅子旁邊坐著好幾個老頭,大概他們沒有氣力擠進防空洞去,而又跑也跑不遠的緣故。

  飛機的響聲大起來,就有一個老頭招呼著我:

  “這邊……到鐵獅子下邊來……”這話他並沒有說,我想他是這個意思,因為他向我招手。

  為了呼應他的親切我去了,蹲在他的旁邊。後邊高坡上的樹,那樹葉遮著頭頂的天空,致使想看飛機不大方便,但在樹葉的空間看到飛機了,六架,六架。飛來飛去的總是六架,不知道為什麼高射炮也未發,也不投彈。

  穿藍佈衣裳的老頭問我:“看見了嗎?幾架?”

  我說:“六架”。

  “向我們這邊飛……”

  “不,離我們很遠。”

  我說瞎話,我知道他很害怕,因為他剛說過了:“我們坐在這兒的都是善人,看面色沒有做過惡事,我們良心都是正的……死不了的。”

  大批的飛機在頭上飛過了,那裡三架三架的集著小堆,這些小堆在空中橫排著,飛得不算頂高,一共40幾架。高射炮一串一串的發著,紅色和黃色的火球象一條長繩似的扯在公園的上空。

  那老頭向著另外的()人而又向我說:

  “看面色,我們都是沒有做過惡的人,不帶惡象,我們不會死……”

  說著他就伏在地上了,他看不見飛機,他說他老了。大概他隻能看見高射炮的連串的火球。飛機象是低飛了似的,那聲音沉重了,壓下來了。守衛的憲兵喊了一聲口令:“臥倒。”他自己也就掛著槍伏在水池子旁邊了。四邊的火光躥起來,有沉重的爆擊聲,人們看見半天是紅光。

  公園在這一天並沒有落彈。在兩個鐘頭之後,我們離開公園的鐵獅子,那個老頭悲慘的向我點頭,而且和我說了很多話。

  下一次,5月25號那天,中央公園便炸了。水池子旁邊連鐵獅子都被炸碎了。在彈花飛濺時,那是混合著人的肢體,人的血,人的腦漿。這小小的公園,死了多少人?我不願說出它的數目來,但我必須說出它的數目來:死傷×××人,而重慶在這一天,有多少人從此不會聽見解除警報的聲音了……

  (該篇作於1939年6月19日,題名為《轟炸前後》,先後發表在是年7月《文摘》(戰時旬刊)第51、52、53合刊號和8月20日出版的《魯迅風》第8期上,經作者修改後,改為《放火者》,收錄在《蕭紅散文》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