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蕭紅:廣告員的夢想

  蕭紅:廣告員的夢想

  有一個朋友到一傢電影院去畫廣告,月薪40元。畫廣告留給我一個很深的印象,我一面燒早飯一面看報,又有某個電影院招請廣告員被我看到,立刻我動心了:我也可以吧?從前在學校時不也學過畫嗎?但不知月薪多少。

  郎華回來吃飯,我對他說,他很不願意作這事。他說:

  “盡騙人。昨天別的報上登著一段招聘傢庭教師的廣告,我去接洽,其實去的人太多,招一個人,就要去10,20個……”

  “去看看怕什麼?不成,完事。”

  “我不去。”

  “你不去,我去。”

  “你自己去?”

  “我自己去!”

  第二天早晨,我又留心那塊廣告,這回更能滿足我的欲望。那文告又改登一次,月薪40元,明明白白的是40元。

  “看一看去。不然,等著職業,職業會來嗎?”我又向他說。

  “要去,吃了飯就去,我還有別的事。”這次,他不很堅決了。

  走在街上,遇到他一個朋友。

  “到哪裡去?”

  “接洽廣告員的事情。”

  “就是《國際協報》登的嗎?”

  “是的。”

  “40元啊!”這40元他也註意到。

  十字街商店高懸的大表還不到十一點鐘,十二點才開始接洽。已經尋找得好疲乏了,已經不耐煩了,代替接洽的那個“商行”才尋到。指明的是石頭道街,可是那個“商行”是在石頭道街旁的一條順街尾上,我們的眼睛繚亂起來。走進“商行”去,在一座很大的樓房二層樓上,剛看到一個長方形的亮銅牌釘在過道,還沒看到究竟是什麼個“商行”,就有人截住我們:“什麼事?”

  “來接洽廣告員的!”

  “今天星期日,不辦公。”

  第二天再去的時候。還是有勇氣的。是陰天,飛著清雪。那個“商行”的人說:

  “請到電影院本傢去接洽吧。我們這裡不替他們接洽了。”

  郎華走出來就埋怨我:

  “這都是你主張,我說他們盡騙人,你不信!”

  “怎麼又怨我?”我也十分生氣。

  “不都是想當廣告員嗎?看你當吧!”

  吵起來了。他覺得這是我的過錯,我覺得他不應該同我生氣。走路時,他在前面總比我快一些,他不願意和我一起走的樣子,好象我對事情沒有眼光,使他討厭的樣子。沖突就這樣越來越大,當時並不去怨恨那個“商行”,或是那個電影院,隻是他生氣我,我生氣他,真正的目的卻丟開了。兩個人吵著架回來。

  第三天,我再不去了。我再也不提那事,仍是在火爐板上烘著手。他自己出去,戴著他的飛機帽。

  “南崗那個人的武術不教了。”晚上他告訴我。

  我知道,就是那個人不學了。

  第二天,他仍戴著他的飛機帽走了一天。到夜間,我也並沒提起廣告員的事。照樣,第三天我也並沒有提,我已經沒有興致想找那樣的職業。可是他自動的,比我更留心,自己到那個電影院去過兩次。

  “我去過兩次,第一回說經理不在,第二回說過幾天再來吧。真他媽的!有什麼勁,隻為著40元錢,就去給他們耍寶!畫的什麼廣告?什麼情火啦,艷史啦,甜蜜啦,真是無恥和肉麻!”

  他發的議論,我是不回答的。他憤怒起來,好象有人非捉他去作廣告員不可。

  “你說,我們能幹那樣無聊的事?去他娘的吧!滾蛋吧!”他竟罵起來,跟著,他就罵起自己來:“真是混蛋,不知恥的東西,自私的爬蟲!”

  直到睡覺時,他還沒忘掉這件事,他還向我說:“你說,我們不是自私的爬蟲是什麼?隻怕自己餓死,去畫廣告。畫得好一點,不怕肉麻,多招來一些看情史的,使人們羨慕富麗,使人們一步一步地爬上去……就是這樣,隻怕自己餓死,毒害多少人不管,人是自私的東西,……若有人每月給二百元,不是什麼都幹了嗎?我們就是不能夠推動歷史,也不能站在相反的方面努力敗壞歷史!”

  他講的使我也感動了,並且聲音不自知地越講越大,他已經開始更細地分析自己……

  “你要小點聲啊,房東那屋常常有日本朋友來。”我說。

  又是一天,我們在“中央大街”閑蕩著,很瘦很高的老秦在他肩上拍了一下。冬天下午三四點鐘時,已經快要黃昏了,陽光僅僅留在樓頂,漸漸微弱下來,街路完全在晚風中,就是行人道上,也有被吹起的霜雪掃著人們的腿。

  冬天在行人道上遇見朋友,總是不把手套脫下來就握手的。那人的手套大概很涼吧,我見郎華的赤手握了一下就抽回來。我低下頭去,順便看到老秦的大皮鞋上撒著紅綠的小斑點。

  “你的鞋上怎麼有顏料?”

  他說他到電影院去畫廣告了。他又指給我們電影院就是眼前那個,他說:

  “我的事情很忙,四點鐘下班,五點鐘就要去畫廣告。你們可以不可以幫我一點忙?”

  聽了這話,郎()華和我都沒回答。

  “五點鐘,我在賣票的地方等你們。你們一進門就能看見我。”老秦走開了。

  晚飯吃的烤餅,差不多每張餅都半生就吃下的,為著忙,也沒有到桌子上去吃,就圍在爐邊吃的。他的臉被火烤得通紅。我是站著吃的。看一看新買的小表,五點了,所以連湯鍋也沒有蓋起我們就走出了,湯在爐板上蒸著氣。

  不用說我是連一口湯也沒喝,郎華已跑在我的前面。我一面弄好頭上的帽子,一面追隨他。才要走出大門時,忽然想起火爐旁還堆著一堆木柴,怕著了火,又回去看了一趟。等我再出來的時候,他已跑到街口去了。

  他說我:“做飯也不曉得快做!磨蹭,你看晚了吧!女人就會磨蹭,女人就能耽誤事!”

  可笑的內心起著矛盾。這行業不是幹不得嗎?怎麼跑得這樣快呢?他搶著跨進電影院的門去。我看他矛盾的樣子,好象他的後腦勺也在起著矛盾,我幾乎笑出來,跟著他進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