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蕭紅:傢庭教師

  蕭紅:傢庭教師

  20元票子,使他作了傢庭教師。

  這是第一天,他起得很早,並且臉上也像愉悅了些。我歡喜地跑到過道去倒臉水。心中埋藏不住這些愉快,使我一面折著被子,一面嘴裡任意唱著什麼歌的句子。而後坐到床沿,兩腿輕輕地跳動,單衫的衣角在腿下抖蕩。我又跑出門外,看了幾次那個提籃賣面包的人,我想他應該吃些點心吧,八點鐘他要去教書,天寒,衣單,又空著肚子,那是不行的。

  但是還不見那提著膨脹的籃子的人來到過道。

  郎華做了傢庭教師,大概他自己想也應該吃了。當我下樓時,他就自己在買,長形的大提籃已經擺在我們房間的門口。他仿佛是一個大蠍虎樣,貪婪地,為著他的食欲,從籃子裡往外捉取著面包、圓形的點心和“列巴圈”,他強健的兩臂,好象要把整個籃子抱到房間裡才能滿足。最後他會過錢,下了最大的決心,舍棄了籃子,跑回房中來吃。

  還不到八點鐘,他就走了。九點鐘剛過,他就回來。下午太陽快落時,他又去一次,一個鐘頭又回來。他已經慌慌忙忙象是生活有了意義似的。當他回來時,他帶回一個小包袱,他說那是才從當鋪取出的從前他當過的兩件衣裳。他很有興致地把一件夾袍從包袱裡解出來,還有一件小毛衣。

  “你穿我的夾袍,我穿毛衣,”他吩咐著。

  於是兩個人各自趕快穿上。他的毛衣很合適。惟有我穿著他的夾袍,兩隻腳使我自己看不見,手被袖口吞沒去,寬大的袖口,使我忽然感到我的肩膀一邊掛著一個口袋,就是這樣,我覺得很合適,很滿足。

  電燈照耀著滿城市的人傢。鈔票帶在我的衣袋裡,就這樣,兩個人理直氣壯地走在街上,穿過電車道,穿過擾嚷著的那條破街。

  一扇破碎的玻璃門,上面封了紙片,郎華拉開它,並且回頭向我說:“很好的小飯館,洋車夫和一切工人全都在這裡吃飯。”

  我跟著進去。裡面擺著三張大桌子。我有點看不慣,好幾部分食客都擠在一張桌上。屋子幾乎要轉不過來身。我想,讓我坐在哪裡呢?三張桌子都是滿滿的人。我在袖口外面捏了一下郎華的手說:“一張空桌也沒有,怎麼吃?”

  他說:“在這裡吃飯是隨隨便便的,有空就坐。”他比我自然得多,接著,他把帽子掛到墻壁上。堂倌走來,用他拿在手中已經擦滿油膩的佈巾抹了一下桌角,同時向旁邊正在吃的那個人說:“借光,借光。”

  就這樣,郎華坐在長板凳上那個人剩下來的一頭。至於我呢,堂倌把掌櫃獨坐的那個圓板凳搬來,占據著大桌子的一頭。我們好象存在也可以,不存在也可以似的。不一會,小小的菜碟擺上來。我看到一個小圓木砧上堆著煮熟的肉,郎華跑過去,向著木砧說了一聲:“切半角錢的豬頭肉。”

  那個人把刀在圍裙上,在那塊臟佈上抹了一下,熟練地揮動著刀在切肉。我想:他怎麼知道那叫豬頭肉呢?很快地我吃到豬頭肉了。後來我又看見火爐上煮著一個大鍋,我想要知道這鍋裡到底盛的是什麼,然而當時我不敢,不好意思站起來滿屋擺蕩。

  “你去看看吧。”

  “那沒有什麼好吃的。”郎華一面去看,一面說。

  正相反,鍋雖然滿掛著油膩,裡面卻是肉丸子。掌櫃連忙說:“來一碗吧?”

  我們沒有立刻回答。掌櫃又連忙說:“味道很好哩。”

  我們怕的倒不是味道好不好,既然是肉的,一定要多花錢吧!我們面前擺了五六個小碟子,覺得菜已經夠了。他看看我,我看看他。

  “這麼多菜,還是不要肉丸子吧,”我說。

  “肉丸還帶湯。”我看他說這話,是願意了,那麼吃吧。一決心,肉丸子就端上來。

  破玻璃門邊,來來往往有人進出,戴破皮帽子的,穿破皮襖的,還有滿身紅綠的油匠,長胡子的老油匠,十二三歲尖嗓子的小油匠。

  腳下有點潮濕得難過了。可是門仍不住地開關,人們仍是來來往往。一個歲數大一點的婦人,抱著孩子在門外乞討,僅僅在人們開門時她說一聲:“可憐可憐吧!給孩子點吃的吧!”然而她從不動手推門。後來大概她等到時間太長了,就跟著人們進來,停在門口,她還不敢把門關上,表示出她一得到什麼東西很快就走的樣子。忽然全屋充滿了冷空氣。郎華拿饅頭正要給她,掌櫃的擺著手:“多得很,給不得。”

  靠門的那個食客強關了門,已經把她趕出去了,並且說:“真她媽的,冷死人,開著門還行!”

  不知那一個發了這一聲:“她是個老婆子,你把她推出去。若是個大姑娘,不抱住她,你也得多看她兩眼。”

  全屋人差不多都笑了,我卻聽不慣這話,我非常惱怒。

  郎華為著豬頭肉喝了一小壺酒,我也幫著喝。同桌的那個人隻吃咸菜,喝稀飯,他結帳時還不到一角錢。接著我們也結帳:小菜每碟二分,五碟小菜,半角錢豬頭肉,半角錢燒酒,丸子湯八分,外加八個大饅頭。

  走出飯館,使人吃驚,冷空氣立刻裹緊全身,高空閃爍著繁星。我們奔向有電車經過叮叮響的那條街口。

  “吃飽沒有?”他問。

  “飽了,”我答。

  經過街口賣零食的小亭子,我買了兩紙包糖,我一塊,他一塊,一面上樓,一面吮著糖的滋味。

  “你真象個大口袋,”他吃飽了以後才向我說。

  同時我打量著他,也非常不象樣。在樓下大鏡子前面,兩個人照了好久。他的帽子僅僅扣住前額,後腦勺被忘記似的,離得帽子老遠老遠的獨立著。很大的頭,頂個小卷沿帽,最不相宜的就是這個小卷沿帽,在頭頂上看起來十分不牢固,好象烏鴉落在房頂,有隨時飛走的可能。別人送給他的那身學生服短而且寬。

  走進房間,象兩個大孩子似的,互相比著舌頭,他吃的是紅色的糖塊,所以是紅舌頭,我是綠舌頭。比完舌頭之後,他憂愁起來,指甲在桌面上不住地敲響。

  “你看,我當傢庭教師有多麼不帶勁!來來往往凍得和個小叫花子似的。”

  當他說話時,在桌上敲著的那隻手的袖口,已是破了,拖著線條。我想破了倒不要緊,可是冷怎麼受呢?

  長久的時間靜默著,燈光照在兩人臉上,也不跳動一下,我說要給他縫縫袖口,明天要買針線。說到袖口,他警覺一般看一下袖口,臉上立刻浮現著幻想,並且嘴唇微微張開,不太自然似的,又不說什麼。

  關了燈,月光照在窗外,反映得全室微白。兩人扯著一張被子,頭下破書當做枕頭。隔壁手風琴又咿咿呀呀地在訴說生之苦樂。樂器伴著他,他慢慢打開他幽禁的心靈了:

  “敏子,……這是敏子姑娘給我縫的。可是過去了,過去了就沒有什麼意義。我對你說過,那時候我瘋狂了。直到最末一次信來,才算結束,結束就是說從那時起她不再給我來信了。這樣意外的,相信也不能相信的事情,弄得我昏迷了許多日子……以前許()多信都是寫著愛我……甚至於說非愛我不可。最末一次信卻罵起我來,直到現在我還不相信,可是事實是那樣……”

  他起來去拿毛衣給我看,“你看過桃色的線……是她縫的……敏子縫的……”

  又滅了燈,隔壁的手風琴仍不停止。在說話裡邊他叫那個名字“敏子,敏子。”都是喉頭發著水聲。

  “很好看的,小眼眉很黑……嘴唇很……很紅啊!”說到恰好的時候,在被子裡邊他緊緊捏了我一下手。我想:我又不是她。

  “嘴唇通紅通紅……啊……”他仍說下去。

  馬蹄打在街石上嗒嗒響聲。每個院落在想象中也都睡去。

  (首發於1936年2月上海《中學生》第6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