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蕭紅:破落之街

  蕭紅:破落之街

  天明了,白白的陽光空空的染了全室。

  我們快穿衣服,折好被子,平結他自己的鞋帶,我結我的鞋帶。他到外面去打臉水,等他回來的時候,我氣憤地坐在床沿。他手中的水盆被他忘記了,有水潑到地板。他問我,我氣憤著不語,把鞋子給他看。

  鞋帶是斷成三段了,現在又斷了一段。他從新解開他的鞋子,我不知他在做什麼,我看他向桌間尋了尋,他是找剪刀,可是沒買剪刀,他失望地用手把鞋帶做成兩段。

  一條鞋帶也要分成兩段,兩個人束著一條鞋帶。

  他拾起桌上的銅板說:

  “就是這些嗎?”

  “不,我的衣袋還有哩!”

  那僅是半角錢,他皺眉,他不願意拿這票子。終於下樓了,他說:“我們吃什麼呢?”

  用我的耳朵聽他的話,用我的眼睛看我的鞋,一隻是白鞋帶,另一隻是黃鞋帶。

  秋風是緊了,秋風的淒涼特別在破落之街道上。

  蒼蠅滿集在飯館的墻壁,一切人忙著吃喝,不聞蒼蠅。

  “夥計,我來一分錢的辣椒白菜。”

  “我來二分錢的豆芽菜。”

  別人又喊了,夥計滿頭是汗。

  “我再來一斤餅。”

  蒼蠅在那裡好象是啞靜了,我們同別的一些人一樣,不講衛生和體面,我覺得女人必須不應該和一些下流人同桌吃飯,然而我是吃了。

  走出飯館門時,我很痛苦,好象快要哭出來,可是我什麼人都不能抱怨。平日他每次吃完飯都要問我:

  “吃飽沒有?”

  我說:“飽了!”其實仍有些不飽。

  今天他讓我自己上樓:“你進屋去吧!我到外面有點事情。”

  好象他不是我的愛人似的,轉身下樓離我而去了。

  在房間裡,陽光不落在墻壁上,那是灰色的四面墻,好像匣子,好像籠子,墻壁在逼著我,使我的思想沒有用,使我的力量不能與人接觸,不能用於世。

  我不願意我的腦漿翻絞,又睡下,拉我的被子,在床上輾轉,仿佛是個病人一樣,我的肚子叫響,太陽西沉下去,平沒有回來。我隻吃過一碗玉米粥,那還是清早。

  他回來,隻是自己回來,不帶饅頭或別的充饑的東西回來。

  肚子越響了,怕給他聽著這肚子的呼喚,我把肚子翻向床,壓住這呼喚。

  “你肚疼嗎?”我說不是,他又問我:

  “你有病嗎?”

  我仍說不是。

  “天快黑了,那麼我們去吃飯吧!”

  他是借到錢了嗎?

  “五角錢哩!”

  泥濘的街道,沿路的屋頂和蜂巢樣密擠著,平房屋頂,又生出一層平屋來。那是用板釘成的,看起來像是樓房,也閉著窗子,歇著門。可是生在樓房裡的不像人,是些豬玀,是污濁的群。我們往來都看見這樣的景致。現在街道是泥濘了,肚子是叫喚了!一心要奔到蒼蠅堆裡,要吃饅頭。桌子的對邊那個老頭,他嘮叨起來了,大概他是個油匠,胡子染著白色,不管衣襟或袖口,都有斑點花色的顏料,他用有顏料的手吃東西。並沒能發現他是不講衛生,因為我們是一道生活。

  他嚷了起來,他看一看沒有人理他,他升上木凳好像老旗桿樣,人們舉目看他。終歸他不是造反的領袖,那是私事,他的粥碗裡面睡著個蒼蠅。

  大傢都笑了(),笑他一定在發神經病。

  “我是老頭子了,你們拿蒼蠅喂我!”他一面說,有點傷心。

  一直到掌櫃的呼喚夥計再給他換一碗粥來,他才從木凳降落下來。但他寂寞著,他的頭搖曳著。

  這破落之街我們一年沒有到過了,我們的生活技術比他們高,和他們不同,我們是從水泥中向外爬。可是他們永遠留在那裡,那裡淹沒著他們的一生,也淹沒著他們的子子孫孫,但是這要淹沒到什麼時候呢?

  我們也是一條狗,和別的狗一樣沒有心肝。我們從水泥中自己向外爬,忘記別人,忘記別人。

  1933.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