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蕭紅:夏夜(另一篇)

  蕭紅:夏夜(另一篇)

  密密的濃黑的一帶長林,遠在天邊靜止著。夏夜藍色的天,藍色的夜。夏夜坐在茅簷邊,望著茅簷借宿麻雀的窠巢,隔著墻可以望見北山森靜的密林,林的那端,望不見彎月勾垂著。

  於是蟲聲,各樣的穿著夜衣的幽靈般的生命的響叫。墻外小溪暢引著,水聲脆脆瑯瑯。菱姑在北窗下語著多時了!眼淚凝和著夜露已經多時了!她依著一株花枝,花枝的影子抹上墻去,那樣她儼若睡在荷葉上,立刻我取笑她:“荷葉姑娘,怎麼啦?”

  她過來似用手打我,嘴裡似乎咒我,她依過的那花枝,立刻搖閃不定了,我想:我們兩個是同一不幸的人。

  “為什麼還不睡呢?有什麼說的盡在那兒咕咕叨叨,天不早啦,進來睡。”

  祖母的頭探出竹簾外,又縮回去。在模糊的天之下,我看見她白色的睡衣,我疑她是一隻夜貓,在黑夜她也是到處巡行著。

  菱姑27歲了,菱姑的青春尚關閉在懷中,近來她有些關閉不住了,她怎麼能不憂傷呢?怎能對於一切生興致呢?漸漸臉孔慘黃。

  她一天天遠著我的祖母,有時間隻和我談話,和我在園中散步。

  “小萍,你看那老太太,她總怕我們在一起說什麼,她總留心我們。”

  “小萍,你在學校一定比我住在傢得到的知識多些,怎麼你沒有膽子嗎?我若是你,我早跑啦!我早不在傢受他們的氣,就是到工廠去做工也可以吃飯。”

  “前村李正的兩個兒子,聽說去當‘胡子’,可不是為錢,是去 ……”

  祖母宛如一隻貓頭鷹樣,突然出現在我們背後,並且響著她的喉嚨:好像響著貓頭鷹的翅膀似的:“好啊!這東西在這議論呢!我說:菱子你還有一點廉恥沒有?”她吐口涎在地面上,“小萍那丫頭入了什麼黨啦,你也跟她學,沒有老幼!沒有一點姑娘樣!盡和男學生在一塊。你知道她爸爸為什麼不讓她上學,怕是再上學更要學壞,更沒法管教啦!”

  我常常是這樣,我依靠墻根哭,這樣使她更會動氣,她的眼睛像要從眼眶跑出來馬上落到地面似的,把頭轉向我,銀簪子閃著光:“你真給咱傢出了名了,怕是祖先上也找不出這丫頭。”

  我聽見她從窗口爬進去的時候,她仍是說著我把臉丟盡了。就是那夜,菱姑在枕上小聲說:“今天不要說什麼了,怕是你奶奶聽著。”

  菱姑是個鄉下姑娘,她有熱的情懷,聰明的素質,而沒有好的環境。

  “同什麼人結婚好呢?”她常常問我。

  “我什麼時候結婚呢?結婚以後怎樣生活?我希望我有職業,我一定到工廠去。”她說。

  那夜我怎樣努力也不能睡著,我反復想過菱姑的話,可憐的菱姑她隻知道在傢庭裡受壓迫,因為傢中有腐敗的老太婆。然而她不能知道工廠裡更有齒輪,齒輪更會壓榨。

  在一條長炕上,祖母睡在第一位,菱姑第二位,我在最末的一位。通宵翻轉著,我仿佛是睡在蒸籠裡,每夜要聽後窗外的蟲聲,和著這在山上的密林的嘯聲透進竹簾來,也聽更多的在夜裡的一切聲息。今夜我被蒸籠蒸昏了!忘記著一切!

  是天快亮的時候,馬在前院響起鼻子來,狗睡醒了,在院中抖擻著毛,這時候正是炮手們和一切守夜更的人睡覺的時候。在夜裡就連叔叔們也戒備著,戒備著這鄉村多事的六八月,現在他們都去睡覺了!院中隻剩下些狗、馬、雞和鴨子們。

  就是這天早晨(),來了胡匪了,有人說是什麼軍,有人說是前村李正的兒子。

  祖母到佛龕邊去叩頭,並且禱告:“佛爺保佑……”

  “我來保佑吧!”站在佛龕邊我說。

  菱姑作難的把笑沉下去。

  大門打開的時候,隻知是官兵,不是胡匪,不是什麼什麼軍。

  1936.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