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楊瑩:《松樹》

  楊瑩:《松樹》

  認識她的時候,是在去年燕姐舉辦的新銳杯K歌大賽上,她和我同是評委之一,早前多在博客上看她行文寫詩,很有點贊嘆的意思,一直以為她不過20出頭一小丫頭,清秀的面龐有著靈韻之動人,常喜紮兩行小辮,不曉得為什麼,總覺得她是另一個自己。

  真正近距離走近她,是舊歷年末,天下畫界網在AGOGO舉辦女性精英K歌會那天,她應邀早早就到了,在偌大的歌房,她嗓音清亮,時而高亢時而低吟,一時間竟又呆了,這絕對是我無法企及的高度,由心裡贊嘆了她。想這樣一個女子,有著舊時女子的古典,又有著今時女子的大氣,緊握了的手,彼此久久不肯分開。

  3月,楊瑩發短信說,有個三八女性詩人的聚會,希望我能去。寫詩不過是我的副業,那時已知看起來十分青春的楊瑩其實是西安作協的副主席,市作協詩歌委員會主任,女兒已經上大學,能被她邀請列席詩人活動,還是有幾分意外,心裡無限向往,偏偏事不湊巧,最終未能成行,事後交作品一首,隔日在《華商報》登出來,舊時歲友紛紛來電祝賀,竟有些恍惚。

  半月後,詩人崔彥打來電話,說有個人特別想見我,約了西大街某傢咖啡店見面,那日春陽高照,古城裡一片暖意,我選了金色和酒紅相織的火腿紋披肩隨意的搭在肩膀上,從深巷裡走出的楊瑩,有著沐後的芳香,她淺淺的笑,說一直很想見我,三八那天以為我必定會去,誰想還是晃掉了,很有些遺憾。彼時,我正巧也紮了小辮,她仿佛覓了知音,想不到這種裝扮原是我們的極愛—-古典火腿紋的披肩以及經典發型,似乎沒有什麼過渡,就彼此欣賞相攜前行。

  那一日,我給她看新寫的詩作《千年湯峪》,她評價說果然很有些氣勢了,最後一段尤為點睛;她給我看新畫就的《梅花圖》,墨色未透,梅花點點落飛紅,有著很深的文人氣質,我不竟又呆了。楊瑩笑說,原來你是畫傢裡的詩人,我是詩人裡的畫傢,還真有趣。

  遇見我,楊瑩忽然有說不完的話,現在想來都十分慚愧,熱心張羅我們見面的崔彥反倒被我們的相見恨晚給擠到了一邊。好在崔彥並不計較,將午後大段的時間留給我們。那日,我們從繪畫聊到詩歌,從生活聊到事業,從女人聊到心聲,意猶未盡的黃昏,我帶她去書院門買彩墨,我告訴她新近在中國宋莊看到一些畫傢在用的一種彩墨,畫寫意很有意思,她興致盎然,我們拎著滿滿當當的顏色和墨汁,一路相攜,熱熱鬧鬧的聊繪畫和詩歌,興致所到,楊瑩索性說,不如我們舉辦一個兩人畫展,你也寫詩,我也畫畫,我們一起展,詩情畫意多美好,我們又都是女子,這個城市,女子們大多回歸傢庭,將自己的才情埋葬在婚姻裡,真是可惜,也實在偉大,我們,喊點聲音出來吧。

  多好的提議啊,那些日子,我正在籌劃女子畫展的事,楊瑩的話如醍醐灌頂,讓我久以困頓的計劃忽然清晰明朗。我笑說,好,我們去找個人,我帶著她穿過石板古街,

  喊了在書院門開店的剪紙女藝術傢塗永紅,那一夜,三人聊興頗濃,大有依依不舍之勢。

  畫展的事情經過多方籌備,總算成功著陸,從早先我們的二人詩畫展一路走來竟變成了全國20個女詩人畫傢的聯展,獲得各界的鼎力支持,在紡織城藝術區880藝術倉庫的開幕式上,各界名流匯集,眾人都被這半邊天的才情所吸引。熱熱鬧鬧的十天,我們吟詩誦詞,揮毫做畫,高歌燒烤,活動豐富而多姿。

  書法傢牛邁程留言說,在這次展會上,楊瑩和我的畫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但凡人間萬事,莫不是同“興”相吸。

  於是,我必須承認,楊瑩,也是一個畫傢。

  古語常說,詩畫同源,用詩人的心境做畫,用畫傢的意境作詩,兩者融會貫通,才會鼎立於人。所謂詩情畫意,在中國畫的表述裡再多不過了,楊瑩天性的詩人情懷,在文字的田野耕耘了許多年,建樹頗豐,轉而征戰畫場,想不到亦別有洞天。讀她那些小畫,尺幅不大,墨色豐潤,頗有小資之態,花前月下,藕荷新殘,飛紅落絮,小女人的情致趣味全在裡面了。而陌上新桑,品茗談棋,題詩斷句,自有一段氣韻生動,這都是我不曾想到的。書法傢麻天闊曾說,學者不一定會書,而書者必須是學者,我想這話套在楊瑩這裡也正合適,作為詩人,她有繪畫的天資,作為畫傢,她又有書法的底蘊,看她輕挽筆鋒,在宣紙上淋漓酣暢的寫出上善若水幾個大字,想這樣的功夫,即使是專攻國畫的青年女畫傢,亦不多見。

  而藏傢馮先生在觀展以後,對楊()瑩的那幅《玉蘭》情有獨鐘,幾欲求而不得。

  可見,楊瑩亦是一個性情中人,高興的時候,可以與你捧膝聊天三夜而不絕,不開心的時候,也會大聲說出不滿,然後一笑而過。

  我之讀楊瑩,尚淺,南陽子曾這樣總結楊瑩:“她是不慕作個畫傢的,無意就有了畫境,她是不屑於把自己視為畫傢的,卻有了視丹青為寄托的志向。”而賈平凹評價楊瑩是這樣說的:“楊瑩這個人,雖然有時有些快人快語,但她是個很純正的人,她心裡沒有陰暗的東西,也沒有偏執、狂躁的東西,更沒有浮華、偽作的東西。”

  在我們的眼裡,楊瑩是個很陽光的人,她寫散文,寫詩歌,畫畫,在尋找女詩人和女畫傢的征途中挖掘自己的內心世界,與詩交善,與畫結緣,她活在詩情畫意的世界裡情趣盎然。

  而此路還長,我相信,楊瑩還有更多可親可愛的故事和可秀可炫的魅力,作為幸福樹沙龍詩社社長的楊瑩,一邊繪畫一邊寫詩,該是她未來時光裡最愜意的事。希望我們這次詩畫藝術展,為她的另一藝術世界打開了一扇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