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楊瑩:初戀

  楊瑩:初戀

  我一直很想寫寫我的初戀,但一直沒有寫,起初是覺得說不清,後來能說清時,又不想寫了。中學時的同學張,曾問我:“你怎麼不寫寫你的初戀呢?”我說:“要寫的,我總有一天要寫的。”對我來說,如果不寫它,它還是存在於記憶裡的,一旦寫出來似乎就失掉了。是的,我覺得初戀是屬於心裡的,一說出來就一切都不存在了似的。所以,我知道人人都是有初戀的,隻是有人願說出,有人不願說出,而沒有說出的人不一定就沒有初戀。也許我要寫的不是初戀,隻是“好感”,幾乎每個人在少年時代都對某個人產生過好感。隻是有些好感被破壞了,有些卻一直被保存著,隨著那個時節一切美好的記憶一起在心裡保存一生。

  曾經似蕩氣回腸的動人長篇,現在真要寫時,卻似一段輕描淡寫的百字“內容提要”,單純得猶如一支回想不起調子的過時的流行歌曲。如今看來,初戀是曾經有過的一種很美麗的心情,是少年時代無論男孩女孩,都會產生的一種很不成熟的感情,是少年心中的一陣漣漪,是少女心裡的一段純潔的心曲,是很單純的那種吸引,或隻是一種單方面的錯覺,所以往往難以真正相愛、相戀以致有最終的結合,它是大部分少年在青春期對心中某個偶像的一種迷戀,無論少男還是少女,都會為自己找著一個偶像放在心中,我心中也曾有過那麼一個。

  開學很久了,班上從外校轉來一個男生,他很瘦,但很精神,衣服的肩頭打了補丁。他恰巧與我同姓,相較而言,使我比其他同學對他多了份註意。我一直對學習好的孩子有好感,無論他是男孩還是女孩。在班上的幾次小考中,他都在班上名列前茅,這又使我對他多了份註意。不久,數學老師張顯基在班上挑了十幾名學習好的孩子,於每周六的下午在放學後留下來,聽他輔導課外題,我和楊都在其中。每次在老師的鼓勵下,我們有一半時間要互相討論,一起解某個難題。不知從什麼時間起,我對他的存在感到親切和喜悅。

  我自己實在搞不清,不知具體是從什麼時間開始,就那樣不知不覺的我變成了一個癡人,我竟整整迷糊了三個多學期。盡管我也有遠大理想,盡管我每日照常做著平日該做的事,盡管我也知道那個年紀對“戀愛”是不敢想的,知道它是毒蛇,靠近它就會纏住我年輕的生命,但一切是不由自主的。那是心中一種不由自己的特殊感覺,那是我心中沒有人知道的一個秘密。正如羅曼·羅蘭在《約翰·克利斯朵夫》裡對初戀的描寫:“隻需要極少的養料,隻消彼此見到。一點極無聊的小事就能銷魂蕩魄……”我每天隻要能看到他,或在文化課的課堂上,或在下課後的走廊上,或在上體育課的操場上,或在放學後的路上,隻要能看他一眼,就足夠我一天裡想他、犯傻、癡迷、無力的了。

  直到初中畢業,我一直都沉浸在一個半現實、半幻想的令人陶醉的莫名其妙的世界裡,在這期間,我從沒有去分辨過自己的感情,是分辨不清,也是沒有那個分辨的能力,也沒有去想他是否對我有著同樣的感覺,隻是以為他有的。因為他也經常在碰到我時和我笑笑,有一次的笑裡還流露出不好意思。

  初中畢業時,我方從夢中醒來。那年他考入一傢重點中學,我又羨慕又心慌。我打開媽媽給我買的那本我愛不釋手的數學課外輔導書,把所有的題抄在了練習本上,然後寫下一張字條兒夾在書裡一起送給了他,字條上寫道:“希望你以後取得更大的成績,希望以後我們能繼續交流學習!”誰知第二天他媽帶著已是罪證的那本書和紙條兒找到我傢裡來了,並告訴我父母說我有那個意思,言之鑿鑿。我的父母說從紙條上看不出什麼,對我進行了一番“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的教育。這時我方從夢中醒來,明白了自己原來是在“暗戀”,原來一切隻是一場夢幻哦!

  當時的感覺有點復雜,感覺美好的東西被破壞了,感到自己的精神受到了一種侮辱,還有種感覺是說不出的,就是自己從心底一下子不由自主地變得輕松起來,似乎一下子從中真正解脫了,因為我所有奇妙的感覺都一下子隨之死去了。

  令人頭疼令人懊惱令人無奈令人想不到的是,開學後,我最最尊敬和喜愛的語文老師郭曉麗找我談話,我這時才知道,楊的母親不但找了我的傢長,還找了學校,並威脅似的揚言,如果我“不死心”,他們要在學校鬧個滿城風雨的。一時間我感覺自己純潔的感情受到損害並使我蒙受污辱。我一直很看重師長們的評語,這件事無疑讓我的自尊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傷害,我開始在心裡生氣,開始輕視楊,對他的好感一下子蕩然無存。我心想,不用你們嚇唬我、威脅我,我心底早已自然與他徹底“分手”了。他們根本就沒有必要害怕,我也沒有必要恨誰。真該感謝郭老師,她對自己學生的信任和她的教育方法,制止了一場沒有必要發生的鬧劇,在她面前,我糊裡糊塗哭了一通。從語文教研室出來,我心裡一下子感到一切都煙消雲散了,我一絲的記憶都不想留下。

  我走進教室時,感到好輕松,一抬頭,看到我的同桌張正在定睛看著我。記得當時我笑了,笑得很燦爛,沒有人知道我為什麼笑得那麼燦爛,張也回了一個燦爛的笑臉。以後的日子裡,我有種感覺,我感覺他在尋找著我的笑臉。誰知這一笑又給我日後的心中帶來了許多的不安。

  高中畢業時,我們面臨高考,同學們都在緊張地復習功課,這時,我收到了張遞給我的一首唐詩,是崔護的那首《題都城南莊》:

  去年今日此門中

  人面桃花相映紅

  人面不知何處去

  桃花依舊笑春風。

  我看後震驚了,這時我才真正感覺到了他的感覺。我想起在我每次走進教室的門時,同學們都在幹著各自的事,我如果望一眼我的座位,他已經在註意我了。我接到這首詩後開始感到不安。

  我想絕不能用楊對我的那種方法對待張。但我必須用一種方法要清楚地告訴他。我想用一些例子來說明問題,但就是選不出一個最佳的方法,急得我直想哭。直到高考結束,我都怕看到他。高中畢業後,我為問題仍沒說明白而感到不安,我必須告訴他我沒有與他相同的那種感覺,我一日不說出,我便一日不會感到輕松。我終於決定當面告訴他,然而再碰到他也不容易了。

  後來,我去咸陽等地上學、教學,聽同學說他也去外地參軍、工作,我們再未相遇。在剛畢業的幾年中,我打聽他的消息,認真地等著,希望能碰見他,向他說清楚。我像以前在上學路上希望看見楊一樣,總在張傢附近的路上放慢腳步地走個來回,希望能碰到他。在等他的過程中,幾乎形成了一種思念的感覺,因為我沒有碰到過他一次。就這樣,我們在時間的移動中不知不覺地長大成人。

  許多年以後,我終於碰到了張,這時,我們已為人妻為人夫,彼此早已改變得很陌生。

  我說了一直想說的感覺。盡管他微微有些激動,但我感到他的內心深處,對我的那種欣賞與敵對是並存的。我主動找話說。我越主動,他越清高,不太想搭理的樣子。一層淡淡的恨,在我們之間飄蕩。他還是帶我到了路邊一間簡陋的茶館,對我說:“我錯了。我原以為你是愛我的,現在才知道你並不。”我若有所失地告訴他:“我也錯了,我以為你一直還……所以總是感到不安。”說完我自己先從鼻子進而哼了一聲,表示對自己自作多情的輕視,他也同樣哼了一聲,說他以前也不該自作多情,說他心裡一直有種美好的感覺。

  這樣,曾經的一切都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不存在了。兩人道過“再見”各自帶著自己的自尊離開了茶館,一個向南,一個向北地奔傢去了。真希望我們沒有過這次碰面。我感覺,我們隻有永遠從對方的眼前失掉,才能很好地存活在彼此的心裡,才能在回憶“初戀”的時候,永遠感到它是一塊令人心悅的綠洲。就這樣吧。

  有時我想,我對楊產生過的那種朦朦朧朧的感情,以及張對我產生過的那種朦朧的感情,是什麼呢?是我們的初戀嗎?不能算作是,因為我與現在的丈夫及張與現在的妻子之間曾經有過的,才是真正的戀情,也是永遠的結合。而過去的我,過去的楊,過去的張,在現實的生活中早已不存在了。永遠存活在我們彼此心中的,隻能是與那個時代一起的我們的過去。

  如果說我們曾()經有過的那種朦朧的“初戀”,那麼,初戀就是一個人最初的最深刻的感情經驗,這麼說來,我已有了一次“喜歡別人”和“被別人喜歡”的感情經驗。後來,我也曾喜歡過另外的男孩,也曾碰到過幾個喜歡我的男孩,由於我有了那兩次的“經驗”,與他們的關系便不像與楊或張那樣的尷尬,而是一種很友好的朋友關系。如果說我們曾經有過的那種朦朧是“初戀”,那麼,我和一些女孩則把“初戀”獻給了楊,幾個男孩子又把他們的“初戀”獻給了我,同時也會有其他的女孩把他們的“初戀”獻給了張,而楊的心裡遲早也會出現那麼一個偶像似的人。盡管我們都不願承認那是“初戀”,盡管否定了它生命裡一些美好的東西仍然存在,盡管那不是真正的戀愛,不管認為它是什麼,卻不能夠忘記,因為一個人總忘不了自己走向成熟前的那段單純,忘不了人生最珍貴、最美好的時光,因為和它聯系在一起的事情總是那麼的美好,包括幻想,盡管都是一廂情願,但它是那麼美;盡管無論是楊還是張都曾折磨過我,但隻要想起少年時代,就會想到他們,想到曾經喜歡幻想的自己,想到那些充滿幻想的日子;盡管“初戀”都是不成功的,但它總會或多或少地影響到一個人一生對愛情的態度。不是嗎?有人說初戀是人生中一次最醇厚最濃鬱的體驗,我看是不過分的。

  今天,如果在街上看到有人像楊,我會心跳,會突的一驚,臉面掠過紅霞般的發燙,為以前感到難為情似的,把那個人再定睛看一遍,害怕是他,又希望是他,不禁會想:他會不會有關於我的記憶呢?

  想起自己迷失的那段日子,我會重回到中學上學時的那條小路,懷念那段黃金時光,尋找那段時光裡單純的自己。那時的我是那麼單純,那麼天真,那麼癡情,那麼幼稚,那麼愛幻想,似迷失在一片小樹林裡。我懷念那個時光,我時常幻想著同學們又聚在了一起。呵,久遠的我,久遠的楊,久遠的張,久遠的那段時光。就讓那段單純,那個笑臉,仍然保存在彼此的記憶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