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秦牧:蛇與莊稼

  秦牧:蛇與莊稼

  哲學傢杜國庠同志在世的時候,每當談到事物間的復雜聯系,總喜歡講這麼一個故事:幾十年前,潮汕地區有過一次“八二風災”,那實際上是一次大規模的海嘯,在暴風雨中海水倒灌上了陸地,帶咸味的洪水把許多村落都給淹沒了,災區居民死亡數字異常巨大。至今年老的人回憶起來仍有餘痛。

  災禍過後,好些地區田園總是收成不好,即使風調雨順也不見起色,大傢都覺得很奇怪。後來有些老農想出了一種奇怪的辦法,他們托人到外地去買了一批蛇回來,把它們放生到田間去,那一造,果然獲得了豐盛的收成。許多人都不明白其中道理。最後還是老農把秘密說破了。原來:巨大的洪水把田野和坡地淹沒的時候,深藏在洞裡的蛇都給淹死了。而田鼠,卻比較會竄出來遊水向樹木上、高山上逃命,因此,水災過後,田鼠由於失去了蛇這種天敵,繁殖得異常迅速,這樣,田園就由於鼠患的過度嚴重而歉收了。老農買蛇放到田裡,又重新建立了蛇對田鼠的制約關系,這樣,田園就又得到好收成了。事物間的復雜聯系往往就是這樣,所以,簡單看問題是最誤事的。

  杜老談這個故事有好幾次,我每次傾聽的時候,卻總是有一種新鮮感。就是在他逝世以後,每逢見到一些在彼此關系上比較錯綜復雜的事情,仍禁不住想起這個故事來。

  在自然界中,這一類的事情真如“恒河沙數”,“簡單聯系”的事情我們一眼就能夠看得清清楚楚,“復雜聯系”的事情,不是深入探討,就沒法揭開謎底了。而當這一類事情的秘密已經被人和盤托出的時候,我們乍聽起來就會覺得奇特、奧妙、有趣,其實它們本身原也很平常,不過是在因果關系上錯綜一些罷了。達爾文講過,在英國好些地方,看哪個村落的貓多少,就可以知道那裡的苜蓿長得怎樣,因為苜蓿需要蜜蜂來做蟲媒,而園裡田鼠太多的時候,蜜蜂的活動效率就會降低;但是當養貓多的時候,田鼠就不可能太猖獗,因此貓的多少竟和苜蓿的收獲豐歉構成了關系。這事情的道理,和杜老講的那個故事是異曲同工的。

  假如世界上的事情都是單純的,沒有什麼復雜的連鎖關系,那麼要認識萬事萬物就像打一個噴嚏那麼容易了。天上下雨,地面就濕;太陽出來,東西就容易曬幹;火可以燒東西;水可以滅火……。這樣的事情還不好懂嗎?但是世界上的事物,除了簡單聯系的之外,還有更多是復雜聯系的,這就不是那麼容易一目了然了。最近各地大辦畜牧業,我聽到,有些公社,母豬一律留種。原以為這樣做,養豬事業一定可以迅速發展了,但誰知不然,“母豬一律留種”的公社反不如“母豬選擇留種”的公社養豬成績好,因為前一種公社,雖然繁殖的小豬很多,但是因為病弱的小豬比例很大,成活率小,而病豬又容易把疫病傳染給健壯的豬。這樣一來,養豬的成績就落後於“母豬選擇留種”、生下來的小豬隻隻健壯的公社了。像這一類的事情,對於思想比較簡單的人,真像是當頭棒喝。

  高明的棋手,走這一步棋的時候,就預先想到下幾步棋各種各樣的可能,不隻是一種可能,而是有多種變化的可能,因此著著提防,設法堵死那些不利的可能性,並使某一有利的可能性發展為必然性。因此這樣的棋手,下起棋來,有時一著棋就要考慮很長的時間。但正因為頭腦縝密和考慮周全的緣故,這才使他們成其為卓越的棋手。

  越能夠掌握事物間復雜聯系的規律的,做起事情來就越順當,“太意外”、“想不到”之類的事情也就越少。因為客觀事物本身,原就是復雜聯系著的。

  正因為世界上存在著把蛇放到田裡,莊稼竟然獲得豐收;“逢母必留”,養豬事業反而比較落後這一類的事情,說明“博學切問,所以廣知”、“孤莫孤於自恃”這一類道理的寶貴。

  說明人要實()事求是地掌握事物的變化,不僅要努力掌握前人的科學經驗,努力從實踐中補充新知;而且,尤其重要的,是要調查研究,要傾聽群眾的話。那種以為“萬物皆備於我”,把群眾的話當做耳邊風的人,是沒有不吃虧的。因為他們實際上連最起碼的常識也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