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秦牧:仙人掌

  秦牧:仙人掌

  仙人掌,嘿,這真是一種生命力頑強的奇特的植物!

  在盆栽裡的仙人掌,它的堅韌的性格已經夠使人吃驚了。有水,缺水,天熱,天冷,它都不在乎,它那翡翠似的,長滿硬刺的掌狀莖一直向上伸著,像疊羅漢似的,一片“綠色的手掌”上面又長出一小片來,重重疊疊,以這個姿勢矯健地挺立著。無論天氣怎樣亢旱,別的盆栽植物都已垂下了頭,它卻總是生機蓬勃的,凌空直上。對於生活環境,似乎它從來就不講究,任爾什麼蹺瘠的泥土,它一紮下了根,似乎就在快樂地叫喊道:“這地方好得很,你就瞧我在這裡繁榮生長吧!”它遍身是刺,什麼野獸,都別想侵犯它;什麼害蟲,都別想嚙食它。一片綠色的仙人掌折斷跌到地面了,你以為它枯死了麼?不!它用它的身體內的養分,又培育出另一片青春煥發的小仙人掌來,這才真叫做“落地生根”呢。這麼雄赳赳的帶刺的植物,誰料得到,它們卻開著鮮艷的花朵!有些仙人掌的花美麗極了。各國的國花,有梅花,有蓮花,有玫瑰,有百合,你可想得到,在那遙遠的,歷史上抗暴英雄輩出的墨西哥,國花卻是仙人掌!歷代的人們在歌頌松柏的堅貞、梅竹的節操、蓮花的傲視污泥、籬菊的勇鬥西風……我想,仙人掌尤其應該享有人們的贊美。

  有時,對著栽培在盆裡的仙人掌,凝視著它們那生機蓬勃,“玉樹臨風”的樣子,一些這樣的詩句不由得飛掠過我的心頭:

  暗綠色的仙人掌,奇異的仙人掌,

  仿佛是童話世界裡的形象,

  從生命搖籃裡長出雄健的軀幹,

  輕快地對著蹺土和太陽。.

  日子不管怎樣幹旱,

  它心裡總流淌著清泉,

  砂土不管怎樣蹺瘠,

  它總有一張微笑的臉龐,

  熱氣不管怎樣猛烈,;

  它偏能舒展著

  美麗的花瓣

  那帶刺的大手仿佛總在搖擺

  “我不相信,困難能夠壓死倔強的生命。”

  仙人掌所以具有如此神奇的生命力,懂得一點植物知識的人都知道,它們的老傢原本處於沙漠地帶,在沙漠那樣生活困難的環境裡,酷熱嚴寒、飛沙走石,厲害的亢旱、兇惡的暴風,日日夜夜,千年萬代地鍛煉著仙人掌,經過這樣長期的“自然的選擇”,仙人掌終於鍛煉出現了這樣一種使普通植物為之相形失色的倔強性格和卓特風貌,要不是這樣,它老早就會被消滅掉,像其他好些古代植物似的,人們隻能夠在化石裡找到它們的蹤跡了。

  在仙人掌的老傢,譬如說墨西哥這類地方,野生的仙人掌可以長到一兩丈高,就像大樹一樣。在我國,雲南和廣東的海南島等地,仙人掌野生時也狀貌驚人。我到過海南島以南一些國防前哨的島嶼上,那裡的仙人掌在海灘上長得竟像堆成小丘一般,什麼地方它都可以長,甚至在巖石間的砂磧裡,在樹樁的腐木間,它們都長得欣欣向榮。這是一種黃褐色、掌形闊大的、針刺像鋼針般鋒利的仙人掌,結著枇杷大小、成熟時變成紫紅色的美味果實。看到在海水浸灌的地方,它們長得那樣充滿青春的活力,我就禁不住想起一切旅行記中關於仙人掌奇跡的種種描繪了。

  能夠征服這些植物中的強者的,隻有人類中的強者,這就是我們國防前哨的戰士們!

  例如我所到過的一個小島東瑁洲吧,它和另一個小島像海南島的眼睛似的,向前伸出屹立在南海的茫茫波濤中。這島嶼的海灘上,就是仙人掌密佈的所在。但是據守衛海島的戰士們說,現在,比較他們剛剛登陸的時候,仙人掌不知道已經被鋤掉多少了。十年前,他們從冰天雪地的東北來到這個一片暗綠色的海島,當時這個島嶼上,哪裡有什麼田園、房屋、牧場、道路呢?到處都是仙人掌、仙人掌!當初這個小島原是闃無人煙的。就是在今天,在可以登陸的沙灘以外,亂石縱橫的巖岸地帶,你仍然可以依稀看到一個保持著原始格調的熱帶島嶼的風貌。浩瀚無邊的湛藍的海洋,一道道波浪不斷湧來,撞擊在巖石上,發出了天崩地裂的吼聲,噴濺著雪白的泡沫。海蟹在石頭縫裡穿行,藤壺、牡蠣密佈在巖石上,海參在清澈的海水裡蠕動,吐著青白色的粘液。在天空上,巖鷹正在滑翔。好一片天蒼蒼、海茫茫、寥廓空曠的景象!十年以前,全島到處都是這樣一派原始景色。日本侵略者曾經占據過這個小島,他們敗走的時候,把水井填塞滅跡了,把碼頭炸毀了,留下了生著銹斑的大炮。整個島嶼都被仙人掌和一人多高的野草占據了。所以人民戰士剛登上這個島嶼的時候,就和登上一個原始荒島一樣。

  於是人和自然就展開了一場猛烈的搏鬥。那曾經轉戰在松花江邊,冒著零下四十度的酷寒追殲過敵人的部隊,現在來到了熱得巖石和草莽都在冒著青煙的荒涼小島。他們所經歷的一切比仙人掌在千年萬代中所遭遇的一切也許還要困難得多。首先,他們得開辟草萊,支起了篷帳,和遍地蜿蜒爬行的毒蛇和蜈蚣周旋著。那時,他們走一段短短的路程都要遇到好幾條蛇。每天早上起身第一件事就是撲拍去被服上的毒蟲。南方的炎夏,攝氏寒暑表的水銀柱上升到三十七度。你知道,在地理書籍中,攝氏三十三度就給稱為“酷熱”了。在這樣的氣候中,艱苦勞動不要說,最困難的是水,比金子還要寶貴的水一點一滴都得從海南島上運來。每四個人每天共用一面盆水,煮飯、燒菜、洗衣、洗澡,都靠它!在烈日如烤的時候,好些戰士嘴唇都裂了,但是他們彼此之間,卻還在互相讓水。在當時,你可以想見,讓水比輸血還需要更多的忘我精神呢!

  草房搭起來了,卻又碰到了十二級的臺風。這樣的臺風一刮起來,挾帶著瓢潑大雨,真有海嘯山崩的氣勢。大海像開水沸騰一樣,揚起了幾丈高的巨浪。草房子一座座像火柴盒般給刮到海裡去了。戰士們把雨佈、雨衣、被子蓋著武器,用毛巾包起整個頭面,隻露出了一對眼睛。他們露天圍著樹木坐著,泡在狂風暴雨中,就這樣度過了日日夜夜。好幾十個小時沒有吃過一口食物,直到風勢稍煞了,炊事員在軍鍋上面壓上了石頭,傾註煤油生火,才勉強吃得成一頓飯。

  當晴朗的日子到來的時候,他們就忙著芟除草莽,挖掘水井,在這到處暴露著巖石的小島上,鎬子大錘敲下去,碰到石塊,往往火星飛濺,雙手被震得發麻。一處地方找不到水源,就挖第二處。有時還挑燈夜戰,汽燈照著井口,周圍站滿戰士,爭著為打井的人傳遞工具和搬運泥土。水井一口一口地挖出來了。於是就辟地種菜;但困難還多哪,井裡出水不多,為了要淋好菜地,有些戰士披星戴月就起身打水了,使水井的利用率提到最高的限度……。就是這樣,海島給一天天地建設起來了。

  漸漸地整齊堅固的營房建築起來了,大禮堂也有了。他們從海南島運來了椰子樹苗,開辟了一條椰蔭大道;戰士們又進一步美化起營房的環境來。在他們的努力下,大陸各地寄來了木麻黃、鳳凰樹的樹種;美人蕉、四季花、百日紅、雞冠花……的花籽,這一切全給種起來了。他們還買了山羊、鴿子和雞鴨的種苗,繁殖起來。山羊在這個沒有天敵、不可能逃逸他去的小島上生長得很快,除去被加菜吃掉的不算,幾年來已經從起初的寥寥幾隻繁殖到幾百隻了。戰士們又從海裡摸起了色彩瑰麗、玲瓏可愛的石花,堆成了小島的模型,成為島上花園裡的一項獨特的藝術品。當我們訪問這個小島的時候,它已經是一個生機蓬勃的美麗的地方了。在直通島心的林蔭大道的入口處,有一個牌樓矗立著,上面題有“海上傢園”四個字。戰士們遠離傢園,

  就以海島作為傢園,他們離開親人,但是全國人民都是他們的親人。你想想吧,當你和這樣的人物踏過還殘存著一簇簇仙人掌的海灘地帶,聽著驚濤拍岸的聲音,也聽著他們敘述十年來開發守衛海島的經歷,再一路回到被花木簇擁著的營房中去時,你心中怎能不充滿感奮的激情呢!

  在最初解放的日子裡,帝國主義的軍艦時常在靠近這一帶的公海遊弋,有時還放肆地竄進我們的海疆來。現在,

  在我們這些國防前線的陣地裡,大炮正對著海面,戰士們正日日夜夜地監視著海洋。敵人如果敢來侵犯,整個海洋都會沸騰起來;這些在地圖上人們還沒有見到的島嶼,全都會像火山一樣,噴發出最猛烈的火焰的。

  我們這些訪問者,踏上這些原本仙人掌叢生的土地上,尚且感到這麼巨大的激動,想想那些北戰南征,一直從黑龍江來到這裡的軍官和戰士們,那些親手參加過開辟島嶼的英雄們,他們經歷過風暴、饑渴、困頓、辛勞,一手把荒涼的小島變成戰士傢園,他們自己的感動更有多大呵。當小輪來到這裡,拉起“有人來了”的信號的時候,怪不得島上的主人是那樣的高興,總是急步從山上趕到海灘,並且老是愛和客人作長夜談了。怪不得有些戰士退役,弟兄們送他們到海灘,本來整天笑嘻嘻的漢子,卻禁不住淌下惜別的淚水了。坐船的和站在海水裡的,相對遙望,一直到看不見了為止,這是戰鬥的同志的感情呵!

  有一些地方,你訪問過一次,你就會一輩子牢牢記住它。這些小小的島嶼就是這樣的地方。一個這樣荒涼的小島,可以發生這樣的變化,祖國還有哪一寸土地不能建成樂園呢!我始終忘不了離開海島那天早晨的情景:初升的太陽,在湛藍的海面上鍍上一層璀璨的色彩。看著海水沖擊著巖石,巖石屹立不動。看著親愛的軍官和戰士們站在海灘上,那裡正蔓生著一簇簇仙人掌,我想起了堅強、勇敢、無畏、魄力,這樣一串的字眼。如果我們以物喻人,可以形容某些人具有松樹的風格、海洋的懷抱的話,何嘗不可以加上一筆,形容有一種人具有仙人掌的性格呢!信仰和鍛煉,使多少人變成了無堅不摧的英雄!就正像千年萬代大自然的鍛煉,使地球出現了仙人掌這麼一種植物似的!呵,一別之後,我總是忘不了那墨綠色的島嶼,那簇生著仙人()掌的海灘,那迎著海風微笑屹立著的戰士們堅毅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