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蘇雪林:彭貝依古城的憑吊

  蘇雪林:彭貝依古城的憑吊

  自羅馬到彭貝依,火車程為四小時又半,到達以後,已到下午一時左右了。我們並不知古城遺跡何在,想搭公共汽車,又不知到何處去搭。恰有一馬車來兜攬生意,車夫告訴我們古城遺址離這個火車站共有四個基羅米突,步行太吃力,不如乘他車子去。車價初索八百利耳,尤君同他講之再三,三百成交,上車後彎了許多路,果然相當遠。

  古城系建在一小山上面,馬車到了城腳山坡便不能上去。我們沿坡而上,先到古物保存院。這院建築於一八六一年,後歸國傢管理。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戰火亦曾波及這古城,竟遭炸毀。戰後重建,規模較前略見擴大。一九四八年,恰值古城發現二百周年紀念日,這個院還舉行了一次相當隆重的重新開幕典禮,其實不過平屋數間,制度簡樸,裡面分為數室,依古物的時代先後而陳列之。最古的是古人殉葬的銅器陶器,都是破銅爛鐵,古色斑斕。最令人註意的是幾具火山熱灰淹死的屍體,已成石灰質,也可以說是化石吧。那屍首有一個是年輕人,伏臥於地,兩手扶頭,腹部破裂,腸子一段拖於腹外,也已成為石質。又有大狗一條,頸有皮圈作為系鏈之用。那狗前兩腳高撐向天,後兩腳蜷屈向腹,縮成一團,嘴巴大張,牙齒外露,可見它受熱灰燒灼痛極,臨死尚在狂吠。有幾隻玻璃櫥收藏許多婦女珍飾:胸鏈、戒指、手鐲、耳環,大都純金所制,也有純銀的。更有卷發針、發夾、粉盒、脂盒。幾千年前的婦女生活,同現代並沒有什麼兩樣,看了頗使人感覺興趣。

  又有一櫥,收藏各種玩具,有一種是骰子,引起我極大的考古趣味。這種骰子作方形,比中國現在的骰子大幾倍。骰上所鐫的一二三四五六的形式,與中國無異,不過顏色都是黑色的。今日意大利民間仍有此種博戲,法國也有,稱為“頂針戲”。《楚辭·招魂》有這樣一段:

  蓖蔽象棋,有六餺些。

  分曹並進,遒相迫些。

  成梟而牟,呼五白些。

  晉制犀比,費白日些。

  這一段所描寫的都是博具。象棋本屬外國傳來,現暫不論,梟廬五白是樗蒲的采名,樗蒲據《國史補》之所述,其制甚繁,今久廢,莫得而詳。但其中也有骰子五枚,憑擲而得采,故骰子也有樗蒲之稱。中國從前骰子上的點,原亦黑色,今有紅色者乃唐明皇所賜。可見中國這種博具實由外國傳入,而且戰國時代便入了我們國土。

  各種工藝品中,玻璃器皿占了不少的分量。雖然沒有現代煉制得那麼晶瑩細致,卻已相當透明了。可見玻璃發明原很早,後來不知為什麼失了傳。西洋什麼時候知道再行煉造玻璃,我未能細考,隻知很晚。初由某國宮廷工場秘制,被人偷了方法,才流傳天下。中國以前鏡子系用銅制,民間屋宇糊窗以紙,或用貝殼薄磨,魚鱗連接,以透屋外天光。清代詩人袁枚在他隨園用廣州海舶販入的五色琉璃嵌窗戶,當做一件了不得的豪舉;又有大官贈送的西洋大穿衣鏡也認為罕物,做了許多詩歌以記其事。其實中國古代已有玻璃這件東西,字書有時寫作“頗黎”或“頗梨”或“玻琍”,地名有“玻璃江”、“玻璃泉”,酒名有“玻璃春”,前人以為系天然生成的玉之一種,我認為即是玻璃,乃由外國傳入,故為用不廣,且誤認為珍寶。而這個外國,恐怕便是古羅馬,漢代與羅馬已有交通,而琉璃——即玻璃——亦始見於漢代。

  有一室陳列人傢日用各物,吃的穿的,無所不有。吃的東西裡有餺■數方,雖已燒焦,形狀仍可辨認。又有豆類、五谷,大半變成焦炭。最奇怪的是雞蛋四五枚,置於一盤。蛋本脆物,不知當時何以竟未壓碎,也未受火灼。蛋的形體與顏色與今日普通雞蛋相同。有蛋一枚,外殼穿一小孔,露半透明薄膜,其中黃白隱隱可辨,好像還可供食用一般,但計算時間已差不多有二千年了。二千年來歷史事跡不知幾度變遷,人事上也不知幾許星移物換,而這幾個雞蛋尚新鮮得像才從雞塒裡檢出,這不太叫人感動嗎?穿的東西,則有好幾疊衣服,差不多糊成一餅,有幾件較完整,質料乃系枲麻,經緯甚粗。中國古代普通衣服也系麻制,富貴人則著絲織品。棉乃系後來方知道種植和應用的。

  我們出了古物陳列所,由“主要城門”進城,遇見一老翁用法語和尤君兜生意,願任向導講解之責。普通人酬資二千利耳,學生減半。我們還他五百,居然答應。這五百利耳果然花得值,因為他講解很詳細。

  向導告訴我們彭貝依古城,歷史甚久,原建築於一高丘之上。這座高丘乃無量世紀前火山口噴出的熔漿熱灰凝結而成,高約海拔四十米突。周城有堡壘十二座為禦敵之用。公元六十三年,此城突遭強烈地震,損失慘重。但它是一個工商業發達的城市,恢復也很迅速。地震後經過了十六年,它的第二次大災難又來了。它對面的“維蘇威火山”,居民本認它為安全靜謐者,突然在濃密的森林和遍佈的葡萄園囿之下,復活起來。初則濃煙成柱,直上天空,繼則自火山口噴出大量的熱灰、火礫和熔巖汁,把意大利最皎潔的藍天都遮黑了。城中居民本有二萬五千,火山爆發時,有二萬三千人逃出,死於城中者僅二千左右。不過彼時大氣中充滿了毒氣,逃出的人民窒息而死的,沿途相望。彭貝依城從此便深深埋葬在七米突深的熱沙和火灰之下。這事發生系在公元七十九年八月間。

  到了十六世紀時,意大利工程師某氏,奉政府命令打算在沙諾(Sarno)巖間開運河,迂回引天泉以供民用,即在古城高丘下鑿一水道。忽發現一大宗銘刻及若幹建築物,墻壁繪畫及屋宇裝潢甚為精美。十七世紀時,又有人從事古城的發掘,工程發展很快,一路開掘下去,從未中斷,到十八世紀初年,已將大部分重要建築物,和比較宏大的私人屋宇,顯露於天光之下。一八六○年在非倭裡督導之下,用合理的,精密的方法,一市區一市區慢慢挖掘過去。掘出的古物,保存與修整,也是雙管齊下。整個彭貝依的幅員約四公裡,開掘了三個多世紀才開出了五分之三,其餘二部分還埋葬在地中。向導說因為政府經費支絀,現在暫時不打算開它了。

  入城後又上了一道很高的斜坡,轉一彎便上了街道。街面並不寬闊,兩邊都是居民和商鋪,雖然屋頂都失去了,一堵堵的墻壁還很完全。每間房的面積很小,與中國貧民區住宅相似。每條街的街口正中置大石一塊,突出地面有尺把高。向導說,彭貝依古城沒有陰溝的設置,倘遇大雨,則街面積潦可從大石兩側流過,以便行人。古時交通器具,無非馬車,車行至街口則略為停頓,使兩馬左右傍石而過。這是什麼意思,他未解釋,我想這或是減少車輛磕碰的方法,與今日馬路上的紅色燈光的作用是一樣的吧?

  我們第一次所看見的公共建築物是委娜斯大廟,據說尚未完工,便遭火山淹沒。於今但見方石所鋪地坪,面積甚大,雲母石柱,兩行屹立,假如建築成功,規模真是不小。

  過去是從前法院,有一石像,手持天平,稱為公平之神。再過去是太陽神阿波羅的廟,有雲石柱四十八根,又有祭壇一座。有一日晷儀安在一根柱子上。廟之兩側,有銅像兩尊,一便是阿波羅,手執弓矢;對面是月神岱雅娜,也手執弓矢。這兩尊銅像,雖制作精工,富有生氣,但聽說系由古代名刻翻版而來,並非原雕。

  我們又見了彭貝依的議政廳,前面有一長廊,進內則有許多柱子,並有許多殘留的石座,據向導說從前這些石座安置銅像雲母石像,大都是羅馬名人,即對於這個殖民地的統治者,所謂“高等市民”者是。像座中有一座較為高大,以前不知何用,現經研究,始知乃是演講壇。

  再過去,便是朱比特的廟了。入口處置有凱旋坊兩座,雖然已殘缺,穹窿仍是完全,氣象很雄壯。坊口的內外豎大石三塊,外二內一,作品字形,阻止車馬入內。想到中國文廟和比較莊嚴的公共建築,大門口豎立“文武官員,至此下馬”的石碑,古今中外,如出一轍,覺得很有趣。朱比特乃羅馬最高神道,地位與希臘宙斯相似,他的廟也算是彭貝依的主廟,在建築觀點上來看,他的廟宇的規模當然在一切廟宇及公共場所之上。這廟的建築屬意大利型,廟中舊供三位重要的神道,一個是朱比特,一個是雅典娜,一個是約諾。現在都不見了。但據說古城初開掘時,尚見朱比特的頭顱一顆,現陳列在拿波裡古物保存所裡。廟的附近便是所謂羅馬公所,這是一城宗教、政治、文化、經濟的中心,一切公私建築都集中於此,算得全城最重要的區域。

  果然過去不遠,便見古城所遺的市場,入口處新建鐵柵一道,裡面也有許多殘留的石柱,從前一城所需的食糧如五谷菜蔬之類,均在此販賣,此地曾掘出一大宗瓶罐及各種陶器。

  不遠是公共戲院。彭貝依城在希臘時代便在這地點建立戲院了,後來又依照羅馬戲院的形式加以擴大,可容觀眾五千人。還有競技場及露天劇場,形式與羅馬城內的高裡賽相似,我們未曾去參觀。我們隻在溫泉浴場消磨了一段時光。洗浴是羅馬人最大的享受,彭貝依也不能例外。大部分富貴人傢,皆有浴池的設備。彭貝依城大約是靠近火山的緣故,有很多溫泉。城中築有大型溫泉浴廳三所,供市民之用。我們那天所見的是“公所溫泉”。因為原來建築比較堅實,保存得很完整,古城開掘後又加以修繕,所以氣象顯得更為壯觀。我們一進門便見一條長長的甬道,細工嵌石嵌成,圖案悅目,又全作白色,儼然近代浴室的規制。溫泉浴池作正圓形,繞池是一排更衣室,浴客入室,卸除衣服,才躍下浴池洗浴。這池亦不甚大,一次僅可浴四人。轉身由一門入內,則為暖室一間,屋頂作穹窿式,繪畫精美。四壁下端嵌有一排石像,上端是壁畫。屋子一頭是一浴池,另一頭置鐵柵一道,柵內是一座長方形鐫刻精細的石池。向導先生對我們說這座屋子的建築很是講究,它的四壁及平地都是嵌空的,屋外有爐子一座,可燒柴炭之類,暖氣通入壁內和地下,自然滿室生春,可是,你不感覺一毫煙火氣。彭貝依人洗浴也同羅馬人一樣是一種學問,先用熱水洗,繼用溫水沖,後又到冷水裡一浸。冷水浸過之後,身上豈不感覺寒冷了嗎?於是到這間屋子來取暖。奴隸們替他們細細擦拭,按摩。浴室內也陳列有化石屍體數具,腰部系有銅釘帶一條,據說這是奴隸的鈐記。這幾個死人恐怕都是這個浴堂的侍役。

  浴廳外面一條街都是酒食店,浴客洗浴之後,便來這裡,大吃大喝,盡情享受物質的娛樂。向導說,彭貝依市民一般都講究喝酒,所以酒店生意特別興隆,不但是這條街酒店特多,滿城都是。我想大約像中國茶館和法國咖啡店,上街三步便可以碰見。

  我們參觀了許多公共建築,覺得已是滿足,又想去看私人的。向導先生把我們帶到一條街上,大概是富貴人傢的住宅區。屋宇建築形式千篇一律,大都是四合式,走進大門,當中總是一座方池,雲石砌成,池的中間置石像之類作為噴泉。這池也並不為洗浴用,不過儲蓄一點水,以為建築點綴而已。池的四面都是房間,每間面積也不大,僅一門通出入,並無窗戶的設置。不過每間房子都有狹長的通氣孔,空氣是否易於流通不去管它,光線總是不夠的。據說古代羅馬天氣炎熱,屋子不辟窗牖,可免得把外面熱氣引入室內,這種建築倒是很合於當地的需要的呢。屋子第二進是一座花園,作四方形,雖不甚大,但在寸金地的繁盛地區居然每傢都有一園,當然不容易。園中新種花木與錯落安置的石像互相掩映,景象幽茜可愛。園的二面,靠墻築披屋數間,大約是供廚房仆室之用。

  有一傢進門處有甬道,碎石嵌成。嵌一黑狗臥於門外,頸系鐵鏈,狗下有文字一行。向導說這是“當心此狗”四個字。這傢主人倒有相當幽默趣味,我們都笑了。

  我們轉了多時,又踏進一傢,屋子闊大,壁畫甚多,也保存得很完整。堂上置有大鐵箱二口,燒得半焦。向導說這傢主人乃兄弟二人,恐怕都是金融巨頭,擁有極大財產。這箱子兩兄弟各主其一,從前裡面裝滿珍寶和金錢及各種契據。不過掘出時,兩箱均無一()物,想必在大災難發生前,主人已將其中所有,攜帶逃走了。我們又見許多巨傢壁畫,多希臘神話故事,亦有園林之景,所畫人物,神態生動,已可與近代作品並駕齊驅。更奇怪的是古城湮沒已二千年,當時又埋沒於火山熱灰之下,熱度當然很高,但壁畫色彩,竟鮮艷如新。據說顏料如何配合,現代已有許多人在研究,還沒有研究出一個究竟。我們見有畫傢數位,在這些屋子裡臨摹壁畫,每幅索價四千利耳或二千利耳。

  因為時間的限制,還有許多地方已不及去看。但僅這一部分,我們已感到莫大的滿意。意大利古代文化之高,於這座古城已可嘗鼎一臠。古城開掘的方法,也大可感謝。他們對於壁畫和嵌石細工,保護周密,不使有絲毫損壞,掘出各物即置原處,每一人傢,每一店鋪,每一工場,都佈置得宛似從前原有的景象。遊客徘徊於外部頹垣斷址間,或者看不出所以,一到內部則覺得時光倒流,儼然回到二千年前的古城時代。我們進門時,恍惚聽見一陣狺狺的狗吠,旋覺有秀美可愛的小奴來替你開門。到了廳堂,又覺得有雍容華貴,裙屣風流的主人來同你周旋款接,同你娓娓談論二三千年前的史事。彭貝依是消滅了,但彭貝依的生命還在繼續存在著呢。

  我們循原路出城,走不到幾步便到車站,才知初來時受了馬車夫的欺騙。到車站附近一咖啡店叫了幾杯冰水,將羅馬帶來的食糧取出吃了,當做午餐,即搭車回拿波裡。因為來時耽擱一點鐘火車,在古城又盤桓過久,到拿波裡已下午五時。所有各藝術陳列所、博物院都已關門,不能去看。聽說拿波裡天然風景也十分美麗,我們到一海濱休息甚久,覺得還比不上香港九龍的海景之可愛。尤君問一過路人,知道有一山谷名為“地上樂園”,搭公共汽車三刻鐘可到。那個山谷果然好看,不過亦不見得勝過瑞士。尤君卻大為欣賞,說將來必須重來好好玩幾天。我們回到羅馬已下午十二時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