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張悅然:我和她遇見

  張悅然:我和她遇見

  在馥鬱度假村,我和她遇見。我們玩牌,她輸掉了身上所有的錢和首飾,甚至她的玳瑁框子的眼鏡。最後一次,我們賭講一個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她又輸了,勉為其難地開始說她的故事。可我真後悔讓她開始說這個故事,因為它實在太長了。我幾次幾乎睡著了,而清晨的曦光已經從這個空蕩蕩的俱樂部的圓拱形玻璃裡照射進來。我在來勢洶洶的睡意中,忽然意識到,自己一定趕不上這個早上的船離開這個熱帶小島了。後來我漸漸跌進了睡眠,不過沒想到的是,在夢裡我又回到了童年,那裡正在張燈結彩,像是過一個特別隆重的節日。我和所有的同伴一樣,穿著花衣裳站在老槐樹下數樹上的燈籠。那個節日好長好長,從春天過到秋天,從眼底飛紅到眼白混濁。等那個節日過完,燈籠熄滅,人潮漸漸散去,我經過一座空空如也的大房子的時候,看到在緊鎖的大門前,那個女人雙手抱膝,不太舒服地坐在門口的臺階上。她還在說著那個故事,看不到盡頭。

  我是個侏儒,永遠可以享有半價車票的福利,必要時候還可以出示那張總是可以換來不少同情和憐恤的殘疾癥。——沒錯,殘疾癥。可是你看呵,這些都曾令我感到羞恥,當我還是剛剛長成的姑娘的時候。那時我是那麼敏感而脆弱。當我走在擁擠的人潮裡,就會覺得非常憋悶。人們很輕易就能奪去我的陽光,或者把他們用過的臟濁空氣,像給小狗拋一根爛骨頭那樣施舍給處於低處的我。低處的空氣常常攜帶著人們每日生活中生出的罪惡,詆毀、妒忌、霸占、欺辱……這一切都在人們歌頌和追隨高處的偉人時,悄悄地拋向低處。他們不知道,污濁的空氣被低處不諳世事的孩子吸進肺裡,令他們悄無聲息地變質。現在,你知道為什麼成長的過程裡你丟失了童年時的純潔,終於重蹈你父母親的覆轍,變成了一塊再也洗不幹凈的破抹佈。你是否覺得我在標榜自己的超脫和清醒,似乎因為身為侏儒總是身在低處,一直持有弱者的身份,反而令我看得透徹明白,好似出世絕塵的高人。也許是吧,我沒有嘗試過長得高大。也許是我把你們高處的人生想得太復雜。其實來去不過幾十年,高高低低,復雜抑或簡單,隻要習慣了便好。就像我,當我還是個小姑娘的時候,曾經因為“侏儒”這一異於常人的特殊身份,要死要活的。我那幾年最好的光陰,好像都用在與這緊箍咒般強加於我的身份的反抗上。“侏儒”二字像是一句咒語,僅僅兩個字,卻足以牢牢地把我釘在最冰冷的砧板上。這兩個字是打在我身上的印記,一種終生相伴的病。但我已經不再害怕。我向它臣服和妥協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它仿佛變成了一層被我褪去的皮,充滿了連我都不再熟悉的氣味。也許我應該把它掛起來曬幹,待到排演皮影戲的時候,它就可以派上用場。而那時我和我的“侏儒”的皮已經剝離,我們終於是單獨的兩個個體。這也是為什麼我能給你們說這個故事,因為它是我那張褪去的皮,丟在從前的某個角落裡。我講出它,代表我來認領它。這樣一切歸於安和的事情,竟然並非等到我變得蒼老,隻是這樣快,所有事都平息。而心已如止水了。我甚至不再需要姓名。這樣,人們不會記著我,不會尋找我,不會緬懷我。

  好了,我們從最近說()起吧。從我重新回到這個城市講起,因為也許這是我的轉折,我幾乎以為我交到了絕好的好運。嗯,說起這次回來,真的是感慨萬千哪:我見到了阿森的孩子,米米。果然不出我所料,她和我小時候的模樣很像。不過,幸運的是,她並不是侏儒。她的四肢很勻稱,手長腳長,有迷人的比例。這個孩子轉眼已經10歲半了,比我都高出一截。可我分明記得,我離開的時候,她還是一個像小南瓜那麼大的嬰兒。我隻是抱過她一次,在她剛剛出生的時候。她生下來很瘦弱,比一般孩子都要瘦小。雖然醫生明確表示,她與一般孩子一樣健康,可是我們傢的人,個個臉色難看,絲毫不能感到釋然。他們非常害怕這是一個我的翻版,這種害怕令他們變得偏執和武斷:他們一致認為,我不應該接近她,仿佛侏儒癥是一種可以像流行感冒一樣可以傳染的病。他們原本是視我為空氣一般不存在的,然而忽然間,這個嬰孩的出生卻提醒了他們這個恥辱,他們忽然覺醒,對我充滿怨怒。我沒有再抱過米米,小孩長大隻是轉眼間的事,當我再想要抱她的時候,我卻已經抱不起來了。我知道,再一轉眼,她就可以俯視我,或者也像她爸爸一樣,露出鄙夷的表情。

  這樣想來,我的離開倒是好的,一個侏儒作為親戚,隻會顯得無能,丟盡傢人的顏面;可是如果這個侏儒是遠方來的陌生人,那麼他(她)完全可以被想像成諸如身負法力的精靈,抑或是曾經挽救公主的善良矮人。她很喜歡我,包括我簡短的身材,有時候忍不住好奇還會伸過來一根拇指碰一碰我的臉。我臉上突兀的皺紋把她弄糊塗了,她隻是覺得我很怪異,好像沒有了性別,沒有了年齡。米米是個有禮貌的好孩子,卻不知如何稱呼我,隻能“你,你”的對著我喚。老實說我喜歡她這樣叫,因為這樣好像把我也當作孩子。我和她玩簡單的紙牌遊戲,我故意輸,並非讓著她,而是喜歡看她贏了之後的小得意,下頜像勞動後的小鐵鏟一樣趾高氣揚地抬到最高。我又要說我看著她想起了童年的自己。事實上,沒有人說過我和她童年長得相像,我又幾乎沒有照片,因此,也許她與童年的我相像,不過是一個良善的心願罷了。很多時候看著她,我就會滿心企盼,好像忽然復湧的泉水,叮叮咚咚地亂響。我企盼我童年時如她一樣美麗,心中亦充滿小小的得意。我企盼我被這樣疼愛過,並且在被疼愛的時刻不曾想過會失去。——企盼將來的人很多,但是如我這樣虔誠地覬覦著一件過去時間中發生的事情,大概不會有幾個。這樣的日子令我有些過分著迷了。你可以體會嗎,當你和一個可愛的孩子面對,然而這個孩子卻不是一個與你分屬不同時間層面的生命,她還參與了你,她滲透和延伸到你從前的生命裡。你是給她牽著的,她把美好的動作傳遞給你,你興奮地註視著,等待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