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辛棄疾:滿江紅原文加賞析

  辛棄疾:滿江紅原文加賞析

    敲碎離愁,紗窗外、風搖翠竹。

  人去後、吹簫聲斷,倚樓人獨。

  滿眼不堪三月暮,舉頭已覺千山綠。

  但試把一紙寄來書,從頭讀。

  相思字,空盈幅;相思意,何時足?

  滴羅襟點點,淚珠盈掬。

  芳草不迷行客路,垂楊隻礙離人目。

  最苦是、立盡月黃昏,闌幹曲。

  【鑒賞】

  這首詞從語氣看象是出於女性所作,很有可能是作者設想中情人對自己的懷念。上闋“敲碎離愁,紗窗外,風搖翠竹”,寫晝長天暖之時,閨房內外,十分寂靜,甚至隻有窗前輕風吹動翠竹的聲音,才會驚動閨中的人,中斷她的凝思,敲碎她的離愁。環境的幽美,襯托出主人公的孤寂、愁悶。“敲碎”既體現了靜中之動,又以動襯靜:“離”字點出了詞中之情。

  這兩句景情結合,以景為主,雖是開頭,但在全詞中卻寫得最細膩。“人去後,吹簫聲斷,倚樓人獨”,寫出主人公的生活狀況:所愛之人去了,自己孤獨無伴,隻好常常倚樓遙望,由於無人欣賞,所以也就無心去吹簫了。“人去”、“人獨”,是“倚樓”、“吹簫”的原因。第一個“人”字是對方,是主人公想念的人;第二個“人”字是主人公本人。“滿眼不堪三月暮,舉頭已覺千山綠。”承“倚樓”句,寫登樓所見的風景,又點出了時令。“千山綠”雖然可愛,但“三月暮”卻又意味著春光消逝、好花凋謝,對於愛惜青春的女性來說,便有“滿眼不堪”。之感。這表現了主人公的身分和性格特點。“但試把一紙寄來書,從頭讀。上面寫的,是日常的一般生活;這兩句寫的是一個特殊的細節。主人公不斷地把情人寄來的信,從頭細讀,這進一步表現她的孤獨無聊,也開始深入地揭示了她思念情人的深切感情。這是通過行動來寫情的,是事中之情。

  上闋寫景寫事,沒有直接抒情。下闋“相思字,空盈幅;相思意,何時足?”直接抒情:情人寄來的信,滿紙寫著“相思”之字,說明他沒有忘記自己,信中的字,不能安慰、滿足自己的“相思”之意,也包含自己沒有機會向情人傾吐相思、取得補償之意。

  思念情人除了空讀來信之外,還設法安慰自己,但仍不免“滴羅襟點點,淚珠盈掬”。小珠般的點點眼淚,輕輕地、不斷地滴在羅衣上,不但染衣,而且幾乎“盈掬”。這兩句再以事寫情,體現了身分、性格特點,最可看出主人公是個女性。“芳草不迷行客路,垂楊隻礙離人目”,又接著以景補充抒情。“芳草”句,意本於《楚辭。招隱士》“王孫遊兮不歸,芳草生兮萋萋”而又有發展。對比辛詞《摸魚兒》“春且住,見說道、天涯芳草迷歸路”(或本作“無歸路”,意同),則此說“不迷”者,便有盼望他能夠回來和歸程並不艱難的意思:“垂楊”句,指暮春楊柳長得濃密,卻礙人眼界,使人不能遠望。二句分寫兩邊,而意自關連。因上句有盼望遊人能歸意,故倚樓望其或即翩然來歸;但“垂楊隻礙離人目”,“隻”字有怪怨的感情色彩,怪垂楊別的作用不起,“隻”起礙人望遠的作用。兩句將樓頭思婦的細微感情,曲曲傳出。

  “最苦是、立盡月黃昏,闌幹曲。”最後歸結,仍從事中寫情。第一句從早到晚,第二句呼應上闋的“倚樓”。垂楊遮眼,盡管望不到天涯行人的去處,但是仍然站在樓上闌桿旁邊,直到黃昏月亮出來。因此用“最苦”兩上字來充分地修飾,不僅詳盡地表達了這兩句,而且是詳盡地表達了全詞之情。

  范開《稼軒詞序》說辛詞也有“清而麗,婉而嫵媚”一類的作品,這首寫閨的詞,正是其中之一。劉克莊《辛稼集序》說辛詞“其穠纖綿密者,亦不在小晏、秦郎之下”。然而又完全全是這樣,辛氏性格豪放,筆力超邁,所寫的艷情詞,仍多哀而不傷,不象秦觀、晏幾道同類的詞那樣纖細、淒婉,總之,他們各有短長,難以輕論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