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蘇雪林:我們的秋天:瓦盆裡的勝負

  蘇雪林:我們的秋天:瓦盆裡的勝負

  我們小園之外,有一片大空地,是大學附中的校基,本來要建築校舍的,卻為經費支絀的緣故,多年荒廢著,於是亂草荒萊,便將這空場當了滋蔓子孫的好領土,繼長爭雄,各不相讓,有如中國軍閥之奪地盤。蓬蒿族大丁多,而且長得又最高,終於得了最後的勝利,不消一個夏天,除了山芋地外,這十餘畝的大場,完全成了蓬蒿的國了。歆羨勢利的野葛呀,瘦藤呀,不管蓬蒿的根柢如何脆薄,居然將他們當做依附的主人,爬在枝上,開出纖小的花,輕風一起,便笑吟吟點頭得意。

  夏天太熱,我多時不到園外去。不久,那門前的一條路,居然密密蒙蒙地給草萊塞斷了。南瓜在草裡暗暗引蔓抽藤,佈下絆索,你若前進一步,絆索上細細的狼牙倒須鉤,便狠命地鉤住你的衣裳,埋伏的荊棘,也趁機舞動銛利的矛,來刺你的手,野草帶芒刺的子,更似亂箭般攢射在你的脛間,使人感受一種介乎痛與癢之間的刺激。這樣四面貼著無形的“此路不通”的警告,如果我沒有後門,便真的成了草萊的Prisoner了。

  因此想到富於幽默趣味的古人,要形容自己的清高,不明說他不願意和世人來往,卻專拿門前的草來做文章,如晏子的“堂上生蓼藿,門外生荊棘”,孔淳之的“茅屋蓬戶,庭草蕪徑”,教人讀了,疑心高人的屋,完全葬在深草中間。現在我才知道他們扯了一半的謊,前門長了草,後門總可通的,沒有後門,不但俗士不能來,長者之車,也不能來了。而且高士雖清高,到底不是神仙,不能不吃飯,如真“三徑就荒”,糴米汲水,又打從哪裡出入?

  康從北京回來,天氣漸()涼,蓬蒿的盛時,已經過去了,攀附它們的野藤花,也已憔悴可憐。我們有時到園外廣場上遊玩,看西墜的夕陽,和晚霞中的塔影。

  草裡蚱蜢蟋蟀極多,我們的腳觸動亂草時,便浪花似的四濺開來。記得去秋我們初到時,曾熱心地養了一回蟋蟀。草裡的蟋蟀,軀體較尋常者為魁偉,而且有翅能飛,據說是草種,不能打架的。果然他們禁不起苦鬥,好容易撩撥得開牙,鬥一兩合便分出輸贏了,輸的以後望風而逃,死也不肯再打。我小時曾見哥哥們鬥蟋蟀,一對小戰士,鋼牙互相鉤著,爭持總是好半天,打得激烈時,能連接翻十幾個筋鬥,那戰況真有可觀。

  我們沒法搜尋好蟋蟀,而草種則園外俯拾即是,所以居然養了十來匹。那時吳秀才張胡帥正在南口與馮軍相持,而蔣介石也在積極北伐,我們的瓦盆,照南北各軍將領的名字,編成了三種號碼。我是傾向革命軍的,我的第一號盆子,貼了蔣總司令四字,其餘則為唐生智何應欽等。康有一匹蟋蟀,本來居於張作霖的地位,但很厲害,不惟打敗了阿華的馮煥章,連我的蔣介石,都抵敵不住,我氣不過,趁康出去時,將他的換了來,於是我的蔣總司令,變了他的張大帥,他的張大帥,變了我的蔣總司令,康後來覺察了,大笑一陣,也就罷了。

  將蟋蟀來比南北軍人的領袖,我自己知道是很不敬的,但中國的軍人,誰不似這草種的蟋蟀,他們的戰爭,哪一次不像這瓦盆裡的勝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