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蘇雪林:我們的秋天:書櫥

  蘇雪林:我們的秋天:書櫥

  到學校去上課時,每見兩廊陳列許多傢具,似乎有人新搬了傢來。但陳列得很久了,而且傢具又破爛者居多,不像搬傢的光景,後來我想或者學校修理儲藏室的墻壁地板,所以暫將這些東西移出來,因此也就沒有註意。

  一天早晨正往學校裡走,施先生恰站在門口,見了我就含笑問道:

  ——Mrs. C.你願意在這裡買幾件合意的東西嗎?

  ——這些東西,是要賣的麼?誰的?我問。

  ——學校裡走了的西教授們的,因為不能帶回國去,所以托學校替他們賣,頂好,你要了這隻梳妝臺。他指著西邊一隻半舊的西式妝臺說。

  ——妝臺我不需要,讓我看看有什麼別的東西。我四面看了一轉,看見廊之一隅,有四隻大小不同的書櫥,磊落地排在那裡。我便停了腳步,仔細端詳。

  雖然顏色剝落,玻璃破碎,而且不是這隻折了腳,便是那隻脫了板,正如破廟裡的偶像,被雨淋日炙得盔破甲穿,屹立朝陽中,愈顯出黯淡的神氣,但那櫥的質料,我認得的,是重沉沉的杉木。

  ——買隻書櫥罷。施先生微笑,帶著慫恿的口氣。

  書櫥,呵,這東西真合我的用,我沒有別的嗜好,隻愛買書,一年的薪俸,一大半是散給了,一小半是花在書上。屋裡洋裝書也有,線裝書也有,文藝書也有,哲學書也有,……書也有。又喜歡在大學圖書館裡借書,一借總是十幾本,弄得桌上,床上,箱背上,窗沿上,無處不是書。康打球回來,疲倦了倒在躺椅上要睡,褥子下墊著什麼,抗得腰生疼,掀起一看,是兩三本硬書面,拖過椅子來要坐,嘩剌一聲響,書像空山融雪一般,瀉了一地。他每每發惱,說:我總有一天學秦始皇,將你的書都付之一炬!

  廚房裡一隻大木架,移去了瓶罐,抹去了煙煤,拿來充書架,庋不下,還有許多散亂的書,揀不看的書,裝在箱子裡吧沒用,新借來的書,又積了一大堆。

  這非添書櫥不可的了,然而S城,很少舊木器鋪,定造新的罷,和匠人討論樣式,也極煩難,你說得口發渴,他還是不懂,書櫥或者會做成碗櫥。

  施先生一提,我的心怦然動了,但得回去與康商量一聲,我們無論做什麼都要商量一下的。

  回傢用午膳時,趁便對康說了。康說那隻櫥,他也看見過,已經太舊了,他不贊成買;我也想那櫥的缺點了,折腳不必論,太矮,不能裝幾本書,想了一想,便將買它的心冷下來了。

  過了一個星期或者兩個星期罷,一天下午,我從外邊歸傢,見涼臺上擺了一架新書櫥,扇扇玻璃,反射著燦爛的日光,黑漆的顏色,也亮得耀眼,並有新鋸開的油木氣味,觸人鼻觀。

  前幾天的事,我早已忘了,哪裡來的這一架書櫥呢?我沉吟著問自己,一個匠人走過來對我說道:

  ——這是吳先生教我送來的。

  ——吳先生教你送到這裡來的嗎?別是錯了。

  ——不會錯。吳先生說是莊先生定做的。

  ——沒有的事,一定沒有的事,莊先生決不會定做這頂櫥——我沒有聽見他提起,必定大學裡,另有一個莊先生,你纏錯了。

  一番話教匠人也糊塗起來了,結果他答去問吳先生,如果錯了,明天就來抬回去。

  晚上康回來。我說今天有個笑話,一個木匠錯抬了一頂書櫥,到我們傢裡來。

  ——呵呀!你曾教他()抬去麼?

  ——沒有,他說明天來抬。

  ——來!來!讓我們把它扛進書齋。康卷起袖子。

  ——怎麼?這櫥……

  ——親愛的,這是我特別為你定做的。康輕輕地附了我的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