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茅盾:人造絲

  茅盾:人造絲

  那一年的秋天,我到鄉下去養病,在”內河小火輪”中,忽然有人隔著個江北小販的五香豆的提籃跟我拉手;這手的中指套著一個很大的金戒指,刻有兩個西文字母:HB。

  “哈,哈,不認識麼?”

  我的眼光從戒指移到那人的臉上時,那人就笑著說。

  一邊說,一邊他就把江北小販的五香豆提籃推開些,咯吱一響,就坐在我身旁邊的另一隻舊藤椅裡。他這小胖子,少說也有二百磅呢!

  “記得不記得?××小學裡的幹癟風菱?……”他又大聲說,說完又笑,臉上的肥肉也笑得一跳一跳的。

  哦,哦,我記起來了,可是怎麼怨得我不認識呢?從前的“幹癟風菱”現在變成了”浸胖油炸檜!”——這是從前我們小學校裡另一個同學的綽號。當時他們是一對,提起了這一位,總要帶到那一位的。

  然而我依然想不起這位老朋友的姓名了。這也不要緊。總之,我們是二十年前的老同學,打架打慣了的。二十多年沒見面呢!我們的話是三日三夜也講不完的。可是這位老朋友似乎很曉得我的情形,說不了幾句話,他就裝出福爾摩斯的神氣來,突然問我道:

  “回鄉下去養病,是不是?打算住多少天呢?”

  我一怔。難道我的病甚至於看得出來麼?天天見面的朋友倒說我不像是有病的呢!老朋友瞧著我那呆怔怔的神氣,卻得意極了,雙手一拍,笑了又笑,翹起大拇指,點著自己的鼻子說道:

  “你看!我到外國那幾年,到底學了點東西回來!我會偵探了!”“嗯嗯——可是你剛才說,要辦養蜂場罷,你為什麼不掛牌子做個東方福爾摩斯?”我也笑了起來。

  不料老朋友把眉毛一皺,望著我,用鼻音回答道:

  “不行!福爾摩斯的本事現在也不行!現在一張支票就抵得過十個福爾摩斯!”“然而我還是佩服你!”“呵呵,那就很好。不過我的本事還是養蜂養雞。說到我這一點偵探手段,見笑得很,一杯咖啡換來的。昨天我碰到了你的表兄,隨便談談,知道你也是今天回鄉下去,去養病。要不然,我怎麼能夠一上船就認識你?哈哈,——這一點小秘密就值一杯咖啡。”我回想一想,也笑了。

  往後,我們又漸漸談到蜂呀雞呀的上頭,老朋友伸手在臉上一抹,很正經的樣子,扳著手指頭說道:

  “喂,喂,我數給你聽。我出去第一年學醫。這是依照我老人傢的意思。學了半年,我就知道我這毛躁脾氣,跟醫不對。看見報上說,上海一地的西醫就有千多,我一想更不得勁兒;等到我學成了時,恐怕就有兩千多了,要我跟兩千多人搶飯吃,我是一定會失敗的。我就改學繅絲。這也是很自然的一回事。你知道我老人傢有點絲廠股子。可是糟糕!我還沒有學好,老人傢絲廠關門,欠了一屁股的債,還寫了封哀的美敦書給我,著我趕快回國找個事做。喂,朋友,這不是把我急死麼?於是我一面就跟老人傢信來信去開談判,一面趕快換行業。那時隻要快,不拘什麼學一點回來,算是我沒有白跑一趟歐洲。這一換,就換到了養蜂養雞。三個月前我回來了,一看,才知道我不應該不學醫!”老朋友說到這裡,就鼓起了腮巴,一股勁兒看著我,好像要等我證明他的”不該不學醫”。等了一會兒,我總不作聲,總也是學他的樣子看著他,他就吐一口氣,自己來說明道:

  “為什麼呀?中國是病夫之國咯!我的半年的同學裡,有幾位已經掛了牌子,生意蠻好。可是我跟他們同學的半年裡,課堂上難得看見他們的尊容!”“哎,哎,事情就是難以預料。不過你打算辦一個蜂場什麼的,光景不會不成功罷?”我隻好這麼安慰他。

  “難說,難說!……我把我的計劃跟幾位世交談過,他們都不置可否。事後聽得他們對旁人說:養養蜜蜂,也要到外國去學麼?唉,朋友!”這位老朋友第一次嘆口氣,歪著頭,不出聲了,大拇指撥動他中指上的挺大的金戒指,旋了一轉,又旋一轉。

  這當兒,兩位穿得紅紅綠綠的時髦女人從我們面前走過去,一會兒又走回來,背朝著我們,站在那裡唧唧噥噥說話。

  我的老朋友一面仍在旋弄他那戒指,一面很註意地打量那兩份背面的”美人”。他忽然小聲兒自言自語的說:

  “我頂後悔的,是我學過將近三年的繅絲。”

  他轉過臉來看了我一眼,似乎問我懂不懂他這句話的意思。我自己以為懂得,點一下頭;然而老朋友卻看透了我的心思似的趕快搖著頭自己補充道:

  “並不是後悔我白花了三年心血。不是這個!是後悔我多了那麼一點知識,就給我十倍百倍的痛苦!”“哦?——”我真弄糊塗了。

  “喏喏,”老朋友苦笑一下,“我會分辨蠶絲跟人造絲了。哪怕是蠶絲夾人造絲的什麼綢,什麼綈,我看了一眼,至多是上手來捏一把,就知道那裡頭攙的人造絲有多少。哼,我回來三個月,每天看見女人們身上花花綠綠時髦的衣料,每次看見,我就想到了——”“就想到了你老人傢的絲廠關門了?”我忍不住湊了一句,卻不料老朋友大不以為然,搖著手急口說下去道:

  “不,不,——我是想到了人造絲怎樣制的,我覺得那些香噴噴的女人身上隻是一股火藥品!”“什麼?你說是火藥品!”我也吃驚的大聲說。

  我們的話語一定被前面()的那兩位女人聽得清清楚楚了,她們不約而同,轉過半張臉來,朝我們白了一眼,就手拉手的走開了我們這邊。這在我的老朋友看來,好像是絕大的侮辱;他咬緊了牙齒似的念了一個外國字,然後把嘴巴沖著我的耳朵叫道:

  “不錯,是火藥品!制人造絲的第一步手續跟制無煙火藥是一樣的!原料也是一樣的!”這小胖子的嗓子本來就粗,這會兒他又沖著我的耳朵,我隻覺得耳朵裡轟轟轟的,“人造絲,……無煙火藥……一樣!”轟轟轟還沒有完,我又聽得這老朋友似乎又加了一句道:“打仗的時候,人造絲廠就改成了火藥局哩!”到這時,我也明白為什麼這位老朋友說是”痛苦”了。他學得的知識隻使他知道中國人人身上有人造絲,而且人造絲還有火藥品,無怪他反復說:“頂後悔的,是我學過將近三年的繅絲!”現在又是許久不見這位老朋友了,也不知道他又跑到了哪裡去;不過我每逢看見人造絲織起的時候,總要想到他,而且也嗅到了他所說的”火藥品”!

  而且,最最重要的,這些人造絲都是進口貨——東洋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