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茅盾:光明到來的時候

  茅盾:光明到來的時候

  一

  “朋友!這,這是什麼喲!我好像看見一點什麼了!紅的,綠的,黃的,小小的,圓圓的,尖角的,在那裡跳!跳!”“可是我並沒有看見。你在那裡做夢!”“不是夢!你說,怎麼會是夢呢?我咬我的指頭,我覺得痛!朋友,這又來了:紅的,綠的,小小的,在那裡漂浮,在那裡跳躍!”“那麼,一定是你的眼花!我們小時候一閉了眼睛就會看見一些眼花;五彩的光圈,五彩的線條,旋轉,舞蹈!我們做了大人以後就沒有這些眼花了。你比我年青些,也許你還有—-““年青些?哈哈!”“笑什麼!你還能夠笑?”

  “呵呵,我笑了麼?因為我又看見那些小小的活躍的東西了!紅的,綠的!這回比剛才更加多了!一點也不含糊,更加多了!更加活躍!”“全是夢話,全是幻想!你還有心情說夢話,唉!”“當真你一點也不見麼?這是可憐的!朋友,你到我這邊來,就看見了!朋友,這是我的手。你扶著我的手過來罷!朋友,當心跌交!腳底下有坑!朋友!這是我的手,我的臂膊!你的呢?你的呢?”

  “你的手多麼熱呀!”

  “我全身的血都沸滾了喲!你想想,一向是無窮無盡的黑暗,墳墓一樣,而現在我看見了有一些活躍的東西,彩色的東西了!……喔唷唷!你踩了我的腳!哎!這毛茸茸的就是你的頭麼?哈哈,你抱住了我麼?我們緊緊地抱著罷!……現在,你看,這不是麼?紅的,綠的!呵呵!”“可是我眼前仍舊一漆黑暗,黑暗!”“這就怪了!——哦,不要動!是我的手喲,你不要怕!這是你的臉麼?這麼著,不要動!你朝前看呀!朝前看呀!”“哈哈,我也看見了!當真!”“可不是紅的,綠的,蚊子一樣的,在那裡飛舞麼?”“是呀!像一支軍隊,它們跳躍著擁上前來呀!呵呵,它們像從天上來!它們排成一直線來,沒有一點彎曲!多麼美麗!多麼活躍!多麼勇敢呀!”“而且它們不退縮!往前沖,往前沖!哈哈!二個碰在一處了!變成大一些的一個了!又分開了!仍然往前沖,往前沖!喂,朋友,你猜來這是什麼?……怎麼你不說話?你睡著了麼?嘿!你會在這些美麗的活躍的現象面前睡覺!”“胡說!我在這裡想,我在這裡想呀!”“又是想了!空想傢!”

  “不要吵!我在這裡研究呀!”

  “又是研究了;研究系!”

  “不要吵,行麼?這是一個現象,總得研究!我要研究它是不是我們那視官的幻覺!是不是就像我們小時候那眼花,我要研究它!我們不能隨便輕信,隨便盲動,隨便上當!”“你這懷疑派!難道你覺得那黑暗還不夠久長麼?”“不要吵!研究出來了:這是一道光!”“一道光!噯?”

  “不錯,一道光!穿破了這黑暗的一道光!外邊天亮了,而我們這黑暗的古老的建築也有了裂縫了!”“有了裂縫麼?”“是呀!這古老的堅牢的墳墓早已應該崩坍,早已有了裂縫,而現在,外邊的光明鉆進這裂縫來了!”“哈哈!”“哈哈!你還譏笑研究的態度麼?”

  “可是光知道了有什麼用?”

  “知道了就會發生行動!智慧產生信仰,信仰產生力量!”“呵呵,那麼我們來罷!我們打破這牢獄!打破這黑暗的籠!這是我的手,我的拳頭!你的呢,你的呢?哦——在這裡了!我們打呀!我們沖呀!好呀!蓬蓬!朋友,再用力!蓬蓬!呀!你怎麼?”“我的手痛了!喔唷唷!膩忒忒的東西!我相信那就是血!我已經受傷!”“咄!你一說,當真我也覺得有點兒痛!我這也是血罷!然而朋友,不要畏縮,不要灰心!你想想,外邊已經天亮,而且光明像一支槍,像一支尖頭的橛,已經打進了我們這黑暗的籠!”“對呀!那麼一條細光就已經很美麗,外邊的全是光明的世界不知道美麗到怎樣了!呀呀!我想著了就快活到全身發抖!”“可是我痛得全身發抖!一點力都沒有了!這黑暗的籠還是很堅固!呀!紅的綠的更加多了!它們跳躍,跳躍!”“我也是一點力都沒有了!可是我們的力量本不在拳頭而在頭腦!”“現在卻需要拳頭!”“可是我要休息一下。那裂縫總是愈裂愈大,我們且等待一下,到時機成熟再動手罷!呀呀!多麼美麗,這一道光!然而還隻得指頭粗細那麼一道!”“哎!我手腳都軟了!不知道是為的疲倦呢,還是為的快樂!我也隻好歇一下。朋友,你不想大聲叫一下麼?我們大聲叫呀!多麼美麗!光明在前面不遠了!朋友,我們擁抱罷!我們要唱一支歌,歡迎光明的來到!”二“不知道又經過多少時候了。怎麼還沒聽得外邊有響動!我悶得慌!”“可不是!我的心頭就像有許多螞蟻歷歷落落的在那裡爬!想到外邊的世界已經放光明,我就覺得這裡的黑暗更加不可耐了!先前怎麼會忍耐得下去,想來真奇怪!”“然而你不要性急,饅頭已經吃到豆沙邊了!你看!一道道的光,更加多了!一條,兩條,三條,四條了!哈哈,這光線的網!多麼美麗,是奇觀呀!你看!這些光線都比剛才又粗了些了!喂喂,你把你的臉放到那條頂粗的光線裡讓我看一看罷!我們好久沒有看見你我的臉了!也許我們彼此要不認得了!現在,再移近些!喔呵!我看見了,看清楚了!你的臉多麼蒼白!就同死人一樣!哎,你試笑一笑!多久我沒有看見人們的笑容了!呸!你這笑不自然,不美麗!可憐的孩子,你連怎樣笑都忘記了罷?你這怪醜惡的笑臉怎麼好到外邊那光明的世界!你用這樣的笑臉去歡迎光明,那是天大的罪過呀!”“可是你呢?你也把臉放到這頂粗的光線裡讓我看一看罷!你會比我好些麼!來,來,來!這裡!這裡!這裡……”“我相信我還不至於十分走樣!”

  “咄!別吹牛!哈哈,你還像個人麼!滿臉的胡子了!還有,——你別動!你不要逃,你有一對紅鑲邊的眼睛!你簡直像個猴子!”“胡說!”“可惜沒有一面鏡子給你自己照一照!”

  “這也用得到大驚小怪麼?經過了那麼多的苦難,人總不免有點走樣!我比你年紀大些,經過的苦難比你多,可是我的經驗也就比你豐富了!哎!先前我們那一夥,最早的尋求光明的同志,現在隻剩了我一個,怎麼我能夠不老呀!”“就是我的一輩,也隻剩了個我!前些時還聽得他們在那邊坑裡呻吟,現在好久沒聽到,想來都死了!咄,這殺人的黑暗!可是也快完結了!”“對了!那個坑!那個殺人的坑!我比你早出世,那時候,這裡還沒有現在那麼黑暗,我看見過那坑的險惡!坑邊是刀山,坑底是成萬的毒蛇!——呵!你看呀!這一條光恰就射到那坑邊上了!那白森森的就是枯骨,那一閃一閃發著紅光的就是毒蛇的眼睛罷!呵!你再跟著那一道光看過去喲!那是什麼?哦哦,那是吊人的木架子,那是砍頭的大刀罷!呀呀,我現在又看見了這一切,再要我多住一刻當真不行!”“可不是!看見的危險比不看見的更加可怕!我的心突突地跳!我怕它會一下裡爆裂了!朋友,不要再朝下邊看了。我們朝上面看罷!不要回憶那些過去的,我們想想那未來的罷!朋友,你總該知道外邊的光明世界是怎麼一個景象?”“咳,可憐的孩子,你真是太幼稚了!”“可是也不能怪我!剛剛我懂一點事!黑暗就包圍了我!況且書本子早就被他們燒光了,嚴密的文化封鎖!”“哦哦,不錯!那麼,讓我來想一想。哦,書本子上說—-““怎麼!你也隻是書本子上看來的麼?”“咦!不曉得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的孩子!除了書本子,我們還有什麼可以做根據呀!噯!我記得書本子上說過——總而言之,是一個全善全美的世界,樂園,天堂!”“說下去呀!我等著你再說下去呀!你說得具體一點兒,不要太抽象!”“真是麻煩的孩子!那麼,你聽著!噯,從哪兒說起呢?一部二十四史!呵,有了,你用心聽著!大概是什麼神話上說過,從前世界上有一個黃金時代,那時候,人類不分你我,共同生活,沒有貪鄙奸詐;面包生在樹上,河裡就是牛奶;沒有主人,也沒有奴隸,平等,自由,幸福!處處是瓊樓貝闕,鳥語花香!這樣的黃金時代,古已有之,而現在回來了,就是那外邊的光明世界。”“嘖嘖!那才是人的生活!就在外邊麼?我不耐煩了!”“呵!你要耐煩點!不是已經試過了麼,我們的拳頭不中用!”“可是我現在全都知道了,我就耐不住;我想我一定得悶出病來罷。”“唷唷,快了!你不看見這裡縱橫四射全是一道一道的光麼?哈!又多了幾條了,五條,六條,七條!哈,這黑暗的老屋子全是些裂罅了!快了!”“哈!不要響!那是什麼聲音?聽得麼?聽得麼!”“呵,當真!那好像是風罷,呼——呼——的!”“而且那轟隆隆的,一定是雷!呵,風!雷!”“而且還有雨呢!你聽!那一片擂鼓似的聲音!”“這是少有的大風雷雨!我的耳朵也震聾了!”“我們說話也聽不清了!呵,這是翻天覆地的大風雷雨!等我想一想:歷史上說的洪水時期也許就是這麼一個樣子。”“喂!喂!你說的什麼紅,紅?我一點也聽不清楚!”“不好了!地在我們腳底下震動!我想這是火山爆發!呵!這一聲!”“呵!地震!雷吼!我還看見了電火!”“呵——喔——……”

  “怎麼!你發瘋?你趴在地下幹什麼?呀呀!看那邊,那邊!一派亮光!一派火!我們右邊沒有那牢墻了!哈哈!自由!光明!可是,咦,怎麼的,我的眼睛——”“讓我來看!火,火,火!啊喲!哪裡來的針刺了我的眼睛!”“天哪!怎麼我睜不開眼睛!我要去歡迎光明呀,怎麼我的眼睛——”“而且我也是一樣的病!”

  “你說,快說!什麼病?啊喲!風吹得我全身發抖!有什麼東西燙著我的皮膚!而且我的眼睛還是痛,很痛!”“呃……”“怎麼!這是你麼?你抱住了我幹什麼?你拖我走?你拉我到哪裡去呀?天哪!我的眼睛!我怕是盲了不成!……你拖我到哪裡去呀?你,你,你!……”三“現在沒有聲音了。”

  “那蓬蓬地響著的又是什麼?”

  “那光景就是大火!燒毀了一切的大火!”

  “也要燒到我們這裡來罷?”

  “光景是要來的!”

  “那麼我要去看一看,我要離開這半黑暗的該詛咒的墻角!”“但是你不怕那邊太強烈的光線刺痛了你的眼睛麼?”“我不怕!就是瞎了眼睛,我也要去!為了尋求光明,即使瞎了眼睛也值得!”“但是那邊並不是真的光明!那邊的是地獄裡噴發出來的孽火!那邊一點也不像我從前所讀的書本子上那些話!”“你難道能夠斷定你的書本子一定不錯!書本子是死的,書本子不能預言了一切變化!我一定要走了!你也一塊兒去罷!”“你的眼睛就能夠睜開來麼?我的是不行!在這裡,我還覺得眼皮上麻辣辣地有點刺痛!”“我也有一點兒。但是我想來那是一定不可免的過程。你想想我們在黑暗中多久了,驟然跑到強烈的光明下,眼睛總要睜不開!總要覺得痛!忍過這一會兒就好了!”“可是我不願意。並且我讀過的書本子隻許給我自由,快樂,沒有說過先得受痛苦!先要給人痛苦的,那就不是理想的極樂世界!”“那麼我一個人走了!”“不行!你不能一個人走!你一定要年長的人給你引路!”“我不要誰來引路!我會走自己的路!”“但是你丟我一個人在這裡未免太殘酷!”

  “那我沒有別的辦法。”

  “你竟說沒有別的辦法?”

  “那有什麼辦法呢?”

  “但是你最好再等一下。那邊的大火會把你燒做灰!”“我就想到大火裡去鍛煉一下。”“你這是不知高低的話!”

  “哈,哈,哈!……呵,雷又響了!這風!呀,呀,朋友,快走,快走!這墻也要倒下來了!我扶著你罷!呀——”“哼,哼,可是我當真不行了!……我的心好像已經爆破了,我的眼睛也盲了!……這變動!天翻地覆的變動!我相信這一定不是好的正氣的()變動!……書本上從沒說過……我當真不行了!我不能動了!我快就要死了!”“但是朋友,你得努力,你得振作!我抱你起來罷?”“不成!……”“呀呀!你的臉,你的嘴唇,全都冷下去了,冷下去了!讓我來試一試看,還有沒有氣息?呀——可是,這墻當真要倒了!火,火也就要燒過來了!哈!來罷!燒毀了舊世界的一切渣滓!來罷!我要在火裡洗一個澡!”1932年11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