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徐霞客:遊太華山日記

  徐霞客:遊太華山日記

  太華山即華山,遠望如花擎空,故名。地處陵西省華陰縣南,屬秦嶺東段,北臨渭河平原,高出眾山,壁立千仞,以險絕著稱。主峰有三:東峰(又稱朝陽峰),南峰(落雁峰),西峰(蓮花峰)。有“自古華山一條道”的說法,形容其險狀。

  該記從入潼關寫起,對黃河在潼關的走向、東西大道的情況作了簡略的記敘。然後寫遠望華山之狀況,為進一步描寫進行鋪墊。

  從遊記中看,此遊所經之地甚多,其記敘也頗雜,如三月初一日記,皆為地名羅列,對具體景觀描寫較少。而初二所記“從西下,復上西峰……旁有玉井甚深”之句,中間可能有遺漏的文字,因玉井不在西峰、按今之實情,華山之頂玉女、蓮花、落雁峰間的山谷中有鎮嶽宮,玉井當在其宮前,此處讀者需留意辨別。從初三日起,遊記便顯得從容而描繪亦更細致,對華山山形之奇,山道之險有所展示。總的看來,該篇遊記稍遜於其他篇目。

  二月晦 入潼關,三十五裡,乃稅駕停宿,稅通“脫”西嶽廟。黃河從朔漠北方沙漠之地南下,至潼關,折而東。關正當河、山隘口,北瞰河流,南連華嶽,惟此一線為東西大道,以百雉長而高大之城墻鎖之。舍此而北,必渡黃河,南必趨武關,而華嶽以南,峭壁層崖,無可度者。未入關,百裡外即見太華屼出雲表;及入關,反為岡隴所蔽。行二十裡,忽仰見芙蓉片片,已直造其下,不特三峰秀絕,而東西擁攢諸峰,俱片削層懸。惟北面時有土岡,至此盡脫山骨,競發為極勝處。

  三月初一日 入謁西嶽神,登萬壽閣。向嶽南趨十五裡,入雲臺觀。覓導於十方庵。由峪yǘ山谷口入,兩崖壁立,一溪中出,玉泉院當其左。循溪隨峪行十裡,為莎蘿宮,路始峻。又十裡。為青柯坪,路少坦。五裡,過寥陽橋,路遂絕。攀鎖鐵鏈上千尺幢,再上百尺峽。從崖左轉,上老君犁溝,過猢猻嶺。去青柯五裡,有峰北懸深崖中,三面絕壁,則白雲峰也。舍之南,上蒼龍嶺,過日月巖。去犁溝又五裡,始上三峰足。望東峰側而上,謁玉女祠,入迎陽洞。道士李姓者,留餘宿。乃以餘晷guǐ日影,此即剩餘時間上東峰,昏返洞。

  初二日 從南峰北麓上峰頂,懸南崖而下,觀避靜處。復上,直躋峰絕頂。上有小孔,道士指為仰天池。旁有黑龍潭。從西下,復上西峰。峰上石聳起,有石片覆其上如荷葉。旁有玉井甚深,以閣掩其上,不知何故。還飯於迎陽。上東峰,懸南崖而下,一小臺峙絕壑中,是為棋盤臺。既上,別道士,從舊徑下,觀白雲峰,聖母殿在焉。下到莎蘿坪,暮色逼人,急出谷,黑行三裡,宿十方庵。出青柯坪左上,有柸pēi渡庵、毛女洞;出莎蘿坪右上,有上方峰;皆華之支峰也。路俱峭削,以日暮不及登。

  初三日 行十五裡,入嶽廟。西五裡,出華陰西門,從小徑西南二十裡、出泓峪,即華山之西第三峪也。兩崖參天而起,夾立甚隘,水奔流其間。循澗南行、倏而東折,倏而西轉。蓋山壁片削,俱犬牙錯入,行從牙罅中,宛轉如江行調艙然。二十裡,宿於木柸。自嶽廟來,四十五裡矣。

  初四日 行十裡,山峪既窮,遂上泓嶺。十裡,躡其巔。北望太華,兀立天表。東瞻一峰,嵯峨特異,土人雲賽華山。始悟西南三十裡有少華,即此山矣。南下十裡,有溪從東南註西北,是為華陽川。溯川東行十裡,南登秦嶺,為華陰、洛南界。上下共五裡。又十裡為黃螺鋪。循溪東南下,三十裡,抵楊氏城。

  初五日 行二十裡,出石門,山始開。又七裡,折而東南,入隔凡峪。西南二十裡,即洛南縣峪。東南三裡,越嶺,行峪中。十裡、出山,則洛水自西而東,即河南所渡之上流也。渡洛復上嶺,曰田傢原。五裡,下峪中,有水自南來入洛。溯之入,十五裡,為景村。山復開,始見稻畦。過此仍溯流入南峪,南行五裡,至草樹溝。山空日暮,借宿山傢。

  自嶽廟至木柸,俱西南行,過華陽川則東南矣。華陽而南,溪漸大,山漸開,然對面之峰崢崢高峻挺拔也。下秦嶺,至楊氏城。兩崖忽開忽合,一時互見,又不比木柸峪中,兩崖壁立,有回曲無開合也。

  初六日 越嶺兩重(),凡二十五裡,飯塢底岔。其西行道,即向洛南者。又東南十裡,入商州界,去洛南七十餘裡矣。又二十五裡,上倉龍嶺。蜿蜒行嶺上,兩溪屈曲夾之。五裡,下嶺,兩溪適合。隨溪行老君峪中,十裡,暮雨忽至,投宿於峪口。

  初七日 行五裡,出峪。大溪自西註於東,循之行十裡,龍駒寨。寨東去武關九十裡,西向商州,即陜省間道偏僻之捷路,馬騾商貨,不讓潼關道中意即不比潼關道中少。溪下板船,可勝五石舟。水自商州西至此,經武關之南,歷胡村。至小江口入漢者也。遂趨覓舟。甫定,雨大註,終日不休,舟不行。

  初八日 舟子以販鹽故,久乃行,雨後,怒溪如奔馬,兩山夾之,曲折縈回,轟雷入地之險,與建溪無異。已而雨復至。午抵影石灘,雨大作,遂泊於小影石灘。

  初九日 行四十裡,過龍關。五十裡,北一溪來註,則武關之流也。其地北去武關四十裡,蓋商州南境矣。時浮雲已盡,麗日乘空,山嵐重疊競秀。怒流送舟,兩岸濃桃艷李,泛光欲舞,出坐船頭,不覺欲仙也。又八十裡,日才下午,榜人搖船的人以所帶鹽化遷柴竹,屢止不進。夜宿於山涯之下。

  初十日 五十裡,下蓮灘。大浪撲入舟中,傾囊倒篋,無不沾濡。二十裡,過百姓灘,有峰突立溪右,崖為水所摧,岌岌欲墮。出蜀西樓,山峽少開,已入南陽淅川境,為秦、豫界。三十裡,過胡村。四十裡,抵石廟灣,登涯投店。東南去均州,上太和,蓋一百三十裡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