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劉墉:選擇犧牲

  劉墉:選擇犧牲

  最近臺灣上演一部叫做《異域》的電影,是根據柏楊的小說拍成;這本書我在初中就看過,細節全忘了,隻有一個把人頭掛在高竿頂端的畫面,印象十分深刻。

  我沒有去看電影的《異域),但又買了一本書,晚上臨睡時翻幾頁,每次讀到一個段落,把書放回床頭櫃,都覺得手上好沉好沉,心裡也有一種莫名的沮喪。《異域)對於我,成為“抑鬱”的代名詞!

  但我還是把它看完了,甚至讀完之後,仍然隨時拿起來翻翻,翻到哪頁,就從那裡讀起,奇怪的是,每次都有不同的感動。

  那書是描寫戰亂時期滇緬邊界苦戰的辛酸史實,文筆並不精致,但話說回來,戰爭又何需精致?!我常說:沒有比面對面戰鬥更真實的人生!戰爭使人面對生命、面對死亡、更面對生死之間的抉擇————投降?還是戰死?

  茍存?抑或犧牲?

  在《異域》那書裡再三提出這個問題,也表現了作者的憤懣。我記得最清楚的情節是,從死亡邊緣撿回半條命的殘部沒有棲身之所,那些在戰爭中途開溜的長官,卻建起了華宅。令人感動的是,書中的主角雖然可以退享榮華,卻毅然決然地走回異域。使人想起歌德的那句名言:

  “我有敢於人世的膽量,下界的苦樂,我要一概擔當!”

  今天早上,收到你母親的信,裡面有一段話,居然正是我讀《異域》的感觸:

  “當你要為某種理想犧牲的時候,不要隻憧憬那份理想,也要衡量一下,慫恿你去犧牲的人,值不值得為他那麼做?他有沒有給你應有的支援?抑或隻想利用你的一腔熱血?”她在信尾強調:

  “為理想犧牲的機會大多了,人的生命有限,你要選擇犧牲!”

  可不是嗎?我們一生有許多需要犧牲的機會。從小處看,犧牲睡眠、犧牲娛樂、犧牲利潤……每天走在路上,看到商店最常用的詞,就是“犧牲”。

  但是往人處看,犧牲也可能是“犧牲自由”!“犧牲傢庭”!“犧牲生命”!

  據說二次大戰時,日本神風特攻隊“自殺飛機”的駕駛員在出發前,先去檢視自己的衣冠柞塚然後登上塞滿炸藥的飛機,他們是為日本軍國主義的侵略者做了犧牲!犧牲得屍骨無存!

  我以前看過一部《楚留香》的武俠電影,其中有個情節始終難忘。

  負傷的幫主逃進仆人傢的井底秘室,仆人駕著幫主的座車沖下懸崖自殺,使敵人相信幫主也隨之身亡。最可悲的是,那仆人在犧牲之前居然下了毒,不是毒他自己,而是毒死他的妻子和兩個小孩,以免傢人泄露幫主的行蹤。

  看那母親擁著兩個幼子死亡的畫面;看到自殺機隊員到墳前給自己上香的紀錄片。我不禁想:

  這犧牲值不值得?

  我知道最起碼在犧牲者的心裡,認為“值!”

  問題是,冷靜思考之後,許多犧牲,並不一定有價值。

  高中時,當我已經獲得臺北市演講比賽冠軍,又得到全省第一名之後。有一天學校突然又要我臨時參加比賽。當時你祖母說:“已經有了那樣的榮譽,就應該好好保護著,不能勉強出戰!”

  可是學校說,拖了很久,找不到適當的人,所以非請我出馬不可,要我勉強為學校出賽!

  我出賽了,倉促成軍地出發,結果是:

  慘敗歸來!

  當時慫恿我出賽,把我捧上天,說:“你是天才,沒問題的!”,那些主任、組長們怎麼反應?

  他們隻聳聳肩,笑笑:“想不到!想不到!”

  他們真正沒有想到的,是那失敗對我心靈造成的傷害!

  最近我在報紙上看到一則新聞,一個高中女生為熱戀的男朋友跟父母鬧翻,離傢出走,既犧牲了學業,又犧牲了傢庭,她以為能建立另一個美滿的傢,卻沒想到男孩嗜酒又嗜賭,到後來竟把她賣了!

  這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新聞,據說到風化區常可以聽到這種為“愛人”犧牲的故事。

  我沒去過風化區,卻聽過一位黑道人物說:“碰到老仇傢上門,我根本不在乎!但是隻要見到不滿十八歲的小孩來尋釁,我就立刻逃。因為他們未成年,殺人大不了送去感化,所以常被老傢夥們利用來當殺手。少年人血氣旺,被捧一捧、激一激、提槍沖鋒,打死了。還自以為是英雄呢!”

  你不是也說過嗎?

  “學校裡高年級的壞蛋,常慫恿低年級的去傳遞毒品,然後給予獎勵,表示‘小哥兒們夠看!’那些低年級生居然還沾沾自喜,得意地大搖大擺!直到被抓,還以為這種犧牲可以提升自己在哥兒們間的地位。”

  前面那些純情的女孩子(),為老大賣命的少年殺手和傳遞毒品的低年級生,不都笨得可笑嗎?他們是犧牲了,隻是為不值得的人做了犧牲!到有一天,真能為國傢、民族,或崇高的理想犧牲時,反而失去了機會。

  自殺獲救的人,日後總能找到一片光明的天地,這時候讓他們回想當年自殺的行為,都有愚不可及、侮不當初的感覺。所幸他們獲了救,還能悔!如果沒獲救,怎麼辦?!

  假使有一天,你面臨犧牲與否的重大抉擇,希望你能好好想想:

  你犧牲的對象值不值?!

  你犧牲之後可不可能悔?!

  你犧牲完,還能不能再犧牲川

  抑或已經一無代價地徹底犧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