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劉墉:談應變

  劉墉:談應變

  “我們有兩百多個隊員因為進去救火,樓塌了,全陷在裡面,我們的局長、副局長可能全死在了裡面,我們這些活著的,能偷生不去嗎?”

  孩子!愈是面臨災難、面對打擊,我們愈要堅強、愈不能落淚,因為淚眼使你看不清敵人,淚眼隻可能遭遇更致命的傷害。

  孩子!這就是年輕,這也正是年輕人面對災難應有的態度。所以,今天看著世貿中心倒塌了,我們要想,明天,將會在這兒矗立起更偉大的建築。

  ◎9。11的一場噩夢

  孩子,今天你受驚了。

  早晨,上課上一半,你的兩個同學就被傢裡接走。又過不久,老師被叫去開會,很緩步地走回教室,沈沈地向你們宣佈:“我們的世貿中心和五角大廈都被恐怖分子攻擊了,死傷了很多人。”老師叫你們一定要鎮定,說學校會加強安全檢查,又說學校已經打電話通知傢長,等會見下課,必須傢長簽名,才能把孩子接走。

  下課時,媽媽去了,看見好多孩子和傢人在門口相擁,也有些孩子因為傢人沒來,不斷向外張望。媽媽問老師為什麼要簽名,才能放孩子回傢,是怕學校有恐怖分子嗎?

  老師小聲答:“我們是怕有孩子的父母,一起在世貿中心上班,他們來不了,或永遠不能回來了。如果不幸如此,我們得把孩子留下來照顧。”

  整天,我和你媽媽都在打電話,與每個可能想起的,在世貿中心上班的親友聯系。

  我們先打電話給你三伯,是你堂姐接的,說三伯還沒回傢,但是已經從世貿中心六十幾層逃了出來。接著我們打電話給同社區的一位朋友,她哭著說她因為咋天去了辦公室,今天有事在傢,但是辦公室沒了,十幾個員工聯絡不上,隻怕也沒了。

  我們也打電話給你同學的媽媽,她說她先生因為是老板,去得晚,還在火車上,但是整個辦公室都毀了,所幸人員全逃了出來。我又想到前天你公公生日,一塊兒吃飯的江叔叔,他的哥哥在世貿中心上班,於是打電話過去;是他的嶽父接的,說人在一百多層,是被炸的第一棟,江叔叔正在沙發上哭。

  世貿中心,你是去過的,我們也曾帶好多國內來的朋友去。不久之前,我還在上面拍了照片,俯瞰整個曼哈頓。

  對了,上禮拜我們由加拿大魁北克飛回紐約時,飛機從世貿旁邊飛過,我不是還指著叫你看嗎?每天不知有多少飛機經過那裡,誰能想到曾被恐怖分子劫持,用來作自殺攻擊;誰又能想到,我們“紐約客”頗以自豪的世貿中心,居然會在那麼短的時間當中消失。

  看著電視上播出的撞擊和崩坍的畫面,我們都覺得像作夢,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切是真的。對你來說,那就更是難以接受的畫面了。

  不!我應該說,對所有美國人來說,這畫面都是驚心動魄,而且足以驚醒“美國夢”的。過去百年來,包括兩次世界大戰,即使珍珠港事變,都是在美國本土以外的夏威夷發生,美國人幾曾在自己的“大陸”上,經歷如此的攻擊?見過這樣的烽燹?

  “烽燹”這個詞,我可能用得太深了,但是今天你看到的烈焰騰空、濃煙密佈、塵土飛揚,昔日輝煌的世貿中心,隻剩下金屬的大門斜斜地立在廢墟之中;而堆得像小山丘的廢墟裡,還壓著成千上萬個善良的百姓。

  這就是烽燹!

  由六十幾樓先乘電梯到四十層,再沖下樓梯的三伯說,他全身都是灰土,先跑得遠遠的,又不願相信自己的眼睛,於是往回走,正看見整棟大樓崩解。他說那大樓被撞的地方,因為烈焰,把鋼骨和金屬外墻全燒成了紅色,相信因此軟化,使得上面四五十層的重量,一下子墜了下來。

  當大樓崩坍時,他再轉身跑,卻覺得背後沖過來一股熱風,還有那味道,是他一輩子不曾聞過,也一輩子不會忘記的。

  更令我驚心的是,他說:“你們在電視上看不到,那失火的大樓窗上部攀者人,然後支持不住了,一個一個往下跳。”

  晚上,我們守在電視機前,電話不斷響,都是美國各地親友關懷的來電。他們撥了十幾個小時,終於接通,先問我們有沒有損失,又問我們有沒有食物,可見這恐怖事件造成的震撼,大傢都已經把紐約看成了戰場。

  他們可能沒想到這個戰場上的人民,表現出驚人的鎮定與堅毅。一個中國公司姓符的總裁在逃跑時摔斷了大腿骨,骨頭穿出肌肉,血流不止,眼看就逃不出,但及時有兩個白人把他架起,沖了出去。因為世貿中心在華埠旁邊,我們華人也發揮了愛心,拿出食物、飲水給那些逃出的人,幫他們清洗,借他們電話打給親友。

  曼哈頓的下城,頓時全疏散了,但是同一時間卻有許多人往那裡趕,他們是醫生、護士、救火隊員和各種義工。很多人還在休假,但是主動趕去救援,那些救火隊員更是感人,有一個對記者說:

  “我們有兩百多個隊員因為進去救火,樓塌了,全陷在裡面,我們的局長、副局長可能全死在了裡面,我們這些活著的,能偷生不去嗎?”

  平常最熱鬧的時代廣場空了,廣場上的餐館全都拉下鐵門,隻有一傢,免費供給救難人員餐飲;總是大排長龍的百老匯劇院也空了,倒是看見另一種隊伍,拉得長長的、轉過街角——大傢排隊去捐血,人多到血袋都不夠用。

  看著那些感人的畫面,我們都忍不住偷偷擦眼淚,你媽媽大概擦多了,眼瞼有點感染,又不意思說,就講自己大概上了火,要長挑針。

  或許我們都受了西方文化的影響吧!可以偷偷躲起來哭,但盡量忍著,不在人前落淚。

  可不是嗎?你看看!電視上那些滿臉鮮血的人、那些拿著關人照片,四處哀求,請求協尋的人;他們的聲音是哀戚的,但是我們幾乎沒有見到一個人痛哭。

  孩子!愈是面臨滅難、面對打擊,我們愈要堅強、愈不能落淚,因為淚眼是看不清敵人的,淚眼隻可能遭遇更致命的傷害。

  我們也不能悲觀,即使有最慘痛的遭遇,也要從正面思考,因此你看見小佈希總統在全國廣播時,用了許多“感謝”,感謝美國人的團結,感謝世界的關懷。政府的發言人在宣佈警戒重點之後,還特別加一句——“希望這次千萬人的犧牲,能換來以後更多人的活命。”

  孩子!你已經是個少年,長()得快趕上媽媽了。當你度過十三歲生日之後,在心智上也該由幻想期進入寫實期,你開始要面對一個真實的世界了。

  今天晚上,我把你抱在腿上,一邊看著電視裡的滅難畫面,一邊感慨地說:“Life is hard, so we should work harder。 Life is hard, so why don’twe take it easy?(人生艱苦,我們要加倍努力;人生艱苦,何不輕松處之。)然後問你,你認為哪一句比較對時,你想都沒想就說“當然要加倍努力。”

  好極了!孩子!這就是年輕,這也正是年輕人面對滅難應有的態度。所以,今天看著世貿中心垮了,我們要想,明天,將會在這兒立起更偉大的建築。

  深夜,我特別到你隔壁的書房,把電話插頭拔下來,希望不斷響的鈴聲不致驚醒你的好夢。

  當然,我不敢確定你的夢境一定好,隻盼望即使是夢,當你醒來時,爸爸媽媽也能守在你的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