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劉墉:談公益

  劉墉:談公益

  孩子!

  “隻因為我看到!”這是一句簡單卻又意味深長的話!如果這世界上每一個人都“因為看到”而去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即使每個人看到的隻是一兩個人,加在一起不就是全人類幫助全人類嗎?

  ◎隻因為我看到

  “孫長珍小妹妹的眼睛已經完全看不見了。”

  昨天,燃燈助學基金會的張阿姨在電話裡告訴我。

  我是去年秋天到貴州去看《帆軒四小》的時候,見到長珍的,那一天雖然早說好不要有歡迎的儀式,但傢長們仍然穿著苗族傳統的服裝,唱著歌,遞給爸爸一杯又一杯他們釀的美酒。幾十個小朋友則搖著小小的紅旗子,歡迎我和當地教育官員的來到。

  每個小朋友都露出純真的笑容,我跟他們一一握手,在低年級的小朋友中,握到一個高個兒女孩子的手,她沒有笑,茫茫地看著正前方。我細看,發現她兩隻眼睛的黑眼珠都是白的;隻有左眼,在一片翳障之間,略略有些透光的地方。

  “你的眼睛怎麼了?”我問她。

  “快看不見了。”她小聲地說。

  “還能讀書嗎?”我又問。

  她沒答。

  “有沒有去看()醫生?”我再問。

  她隔了好幾秒,才擠出兩個字,又因為鄉音很重,我沒聽懂,還是在一旁的校長補了一句:“她說‘沒錢!’”

  我當時沒有多說,進教室聽小朋友致歡迎詞,跟校長老師們討論建校的事情,接著在門口合影。可是我心裡一直惦著的,是那個半盲的小女孩。

  臨走,小朋友又排隊送我,我特別在隊伍裡找,找到“她”,問她的名字,知道她叫孫長珍,今年十一歲。

  然後,爸爸蹲下來,蹲在她的面前,拉著她的手,對她說:“沒錢,沒關系,叔叔幫你找醫生。”

  我坐的車子,駛離校門,開上那崎嶇不平的鄉間小道,校長和幾位老師走到車邊揮手。我又搖下車窗,對校長說:“叫長珍放心,我想辦法為她治。”

  隔天我去了遵義,再隔一天,飛去北京。但是已經拜托貴陽西西弗書店的朋友,把長珍帶去貴陽眼科醫院檢查。

  報告立刻傳到我手裡,但不太樂觀,說她隻剩左眼還有零點一五的視力,雙眼角膜都有白色混濁,虹膜與角膜都有粘連,瞳孔又被牽拉變形,眼底則無法看得見,還不知道網膜的情況。

  我不死心,回臺灣之後,又請北京的曲阿姨,把長珍的檢查報告拿去著名的協和醫院,醫生看了也搖頭,說雖然可以角膜移植,但是不能恢復視力,因為長珍眼疾已經拖了五六年,有了弱視,又可能有“繼發性”的青光眼。

  回到紐約,我立刻把這消息告訴燃燈助學基金會的朋友。多令人感動啊!燃燈的張溫洳阿姨不但在今年春天親自去了貴州惠水,還帶了醫生,再為長珍檢查。

  隻是,去的醫生也搖了頭。

  “長珍立刻就哭了。”張阿姨回來說:“我也好傷心,可是能怎麼辦呢?所以給了她一些錢,安慰她。”

  我和你媽媽還是不死心,向美國醫生請教,開醫院的王緒伯伯說把病歷給他,他去找眼科醫生研究。

  隻是,檢查報告都太不完整了,沒有很詳細的說明,也沒有清楚的照片,單憑那簡簡單單幾行字和一張普通大頭照,醫生很難判斷。

  就在這時候,也就是昨天,我們得知:

  長珍已經完全失明。

  難道她就此一生都再也看不到了嗎?難道我們就放棄了嗎?

  許多朋友說:這世上需要救治的人太多了,我們可以去捐建更多學校,讓更多孩子能讀書,不必為一個孩子花那麼多錢。

  但是,我也想到臺灣的慈濟上人,幫助長江水患的災民重建傢園,有人問她為什麼那麼做時,她說“隻因為我看到”。

  是的!孩子!

  隻因為我看到,隻因為我們知道,隻因為她是我們捐建的帆軒四小的學生,在這茫茫人海中,我們居然能相遇,有這樣的緣,我們就該盡力。

  昨天,我想了一夜,決定把長珍接到北京,再做一次詳細的檢查,能換角膜就換,即使不能保證成功,也要試一次。

  孩子!

  “隻因為我看到!”這是一句多簡單又意味深長的話啊!如果這世界上的每個人,都能“隻因為他看到”,就去幫助那需要幫助的人,即使每個人看到的隻有一兩個人,加在一起,不就是全人類幫助全人類了嗎?

  孩子!我多高興啊!

  今天傍晚,當我跟你說長珍小朋友的事,你先低著頭聽,隔了一陣,抬起臉說:

  “長珍什麼時候去北京檢查?我也想去看她。”

  (註:劉墉先生已在大陸捐建二十六所希望小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