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劉墉:墨

  劉墉:墨

  研習中國書畫,不單運筆變化多端,用墨也是門大學問。就選墨而言,墨有松煙、油煙之分;松煙古厚,油煙姿媚;前者沉鬱,後者光彩。須看所畫的題材,依個人的喜好決定。

  就磨墨而言,陳眉公說:”磨墨如病夫。”意思是速度要緩,力量宜輕,墨質才會細。此外墨汁的厚薄也是學問,過濃的墨容易滯筆,稍稀的墨又嫌輕浮,是否恰到好處,完全得憑經驗。

  就運墨而言,古人說:”墨有黑、白、幹、濕、濃、淡六彩。”乍看似乎沒有什麼分別,實則正是墨的妙處。用得好,便能見精神、見氣魄、見神韻;用得壞,便是油帽垢衣,昏鏡渾水,死氣沉沉。

  此外”墨”與”筆、紙、觀”就仿佛朋友,老墨宜用舊紙,好墨當用佳硯,嫩墨適用新筆。必須適當地配合,才能發揮墨的長處。

  磨墨也如同做()人,宜直而不宜偏,偏則多渣而易裂;宜常磨而不宜久置,久置則昏暗而易臭。

  用墨又如同處世,可以用濃墨,但不能遲鈍;可以用淡墨,但不能模糊;可以用焦墨;但不能浮躁。

  所以薑白石說:”人品不高,用墨無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