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馮驥才:小楊月樓義結李金鏊

  馮驥才:小楊月樓義結李金鏊

  民國二十八年,龍王爺闖進天津衛,大小樓房全賽站在水裡。三層樓房水過腿,兩層樓房水齊腰,小平房便都落得“沒頂之災”了。街上行船,窗戶當門,買賣停業,車輛不通,小楊月樓和他的一班人馬,被困在南市的慶雲戲院。那時候,人都泡在水裡,哪有心思看戲?這班子二十來號人便睡在戲臺上。

  龍王爺賴在天津一連幾個月,戲班照樣人吃馬喂,把錢使凈,便將十多箱行頭道具押在河北大街的“萬成當”。等到水退了,火車通車,小楊月樓急著返回上海,湊錢買了車票,就沒錢贖當了,急得他鬧牙疼,腮幫子腫得老高。戲院一位熱心腸的小夥計對他說:“您不如去求李金鏊幫忙,那人仗義,拿義氣當命。憑您的名氣,有求必應。”

  李金鏊是天津衛出名的一位大鍋夥,混混頭兒。上刀山、下火海、跳油鍋,絕不含糊,死千一個。雖然黑白道上,也講規矩講臉面講義氣,拔刀相助的事,李金鏊幹過不少,小楊月樓卻從來不沾這號人。可是今兒事情逼到這地步,不去也得去了。

  他跟隨這小夥計到了西頭,過街穿巷,抬眼一瞧,怔住了。籬笆墻,柵欄門,幾間爬爬屋,大名鼎鼎的李金鏊就住在這破瓦寒窯裡?小夥計卻截門一聲呼:“李二爺!”

  應聲打屋裡貓腰走出一個人來,出屋直起身,嚇了小楊月樓一跳。這人足有六尺高,肩膀賽門寬,老臉老皮,胡子拉碴;那件灰佈大褂,足夠改成個大床單,上邊還油了幾塊。小楊月樓以為找錯了人傢,沒想到這人說話嘴上賽扣個罐子,甕聲甕氣問道:“找我幹嗎?”口氣挺硬,眼神極橫,錯不了,李金鏊!

  進了屋,屋裡賽破廟,地上是土,條案上也是土,東西全是東倒西歪;迎面那八仙桌子,四條腿缺了一條,拿磚頂上;桌上的茶壺,破嘴缺把,磕底裂肚,蓋上沒疙瘩。小楊月樓心想,李金鏊是真窮還是裝窮?若是真窮,拿嘛幫助自己?於是心裡不抱什麼希望了。

  李金鏊打量來客,一身春綢褲褂,白絲襪子,黑禮服呢!鞋,頭戴一頂細辮巴拿馬草帽,手拿一柄有字有畫的斑竹折扇。他瞄著小楊月樓說:“我在哪兒見過你?”眼神還挺橫,不賽對客人,賽對仇人。

  戲院小夥計忙做一番介紹,表明來意。李金鏊立即起身,拱拱手說:“我眼拙,楊老板可別在意。您到天津衛來唱戲,是咱天津有耳朵人的福氣!哪能叫您受治、委屈!您明兒晌後就去‘萬成當’拉東西去吧!”說得真爽快,好賽天津衛是他傢的。這更叫小楊月樓滿腹狐疑,以為到這兒來做戲玩。

  轉天一早,李金鏊來到河北大街上的“萬成當”,進門朝著高高的櫃臺仰頭叫道:“告你們老板去,說我李金鏊拜訪他來了!”這一句,不單把櫃上的夥計嚇跑了,也把來典當的主顧嚇跑了。老板慌張出來,請李金鏊到樓上喝茶,李金鏊理也不理,隻說:“我朋友楊老板有幾個戲箱押在你這裡,沒錢贖當,你先叫他搬走,交情記著,咱們往後再說。”說完撥頭便走。

  當日晌後,小楊月樓帶著幾個人碰運氣賽的來到“萬成當”,進門卻見自己的十幾個戲箱——大衣箱、二衣箱、三衣箱、盔頭箱、旗把箱等等,早已擺在櫃臺外邊。小楊月樓大喜過望,竟然叫好喊出聲來。這樣便取了戲箱,高高興興返回上海。

  小楊月樓走後,天津衛的鍋夥們聽說這件事,佩服李金鏊的義氣,紛紛來到“萬成當”,要把小楊月樓欠下的贖當錢補上。老板不肯收,鍋夥們把錢截著櫃臺扔進去就走。多少亦不論,反正多得多。這事又傳到李金鏊耳朵裡。李金鏊在北大關的天慶館擺了幾桌,將這些代自己還情的弟兄們著實宴請一頓。

  誰想到小楊月樓回到上海,不出三個月,寄張銀票到天津“萬成當”,補還那筆欠款,“萬成當”收過鍋夥們的錢,哪敢再收雙份,老板親自捧著錢給李金鏊送來了。李金鏊嘛人?不單分文不取,看也沒看,叫人把這筆錢分別還給那幫代他付錢的弟兄。至此,錢上邊的事清楚了,誰也不欠誰的了。這事本該了結,可是情沒結,怎麼結?

  轉年冬天,上海奇冷,黃浦江冰凍三尺,大河蓋上蓋兒。甭說海上的船開不進江來,江裡的船晚走兩天便給凍得死死的,比拋錨還穩當。這就斷了碼頭上腳夫們的生路,尤其打天津去扛活的弟兄們,肚子裡的東西一天比一天少,快隻剩下涼氣了。恰巧李金鏊到上海辦事,見這情景,正愁沒轍,抬眼瞅見小楊月樓主演《蕓娘》的海報,拔腿便去找小楊月樓。

  趕到大舞臺時,小楊月樓正是閉幕卸裝時候,聽說天津的李金鏊在大門外等候,臉上帶著油彩就跑出來。隻見臺階下大雪裡站著一條高高漢子。他口呼:“二哥!”三步並兩步跑下臺階。腳底板給冰雪一滑,一屁股坐在地上,仰臉對李金鏊還滿是歡笑。

  小楊月樓在錦江飯店盛宴款待這位心中敬佩的津門恩人。李金鏊說:“楊老板,您喂得飽我一個腦袋,喂不飽我黃浦江邊的上千個扛活的弟兄。如今大河蓋蓋兒,弟兄們沒飯轍,眼瞅著小命不長。”

  小楊月樓慨然說:“我去想辦法!”

  李金鏊說:“那倒不用。()您隻要把上海所有名角約到一塊兒,義演三天就成!戲票全給我,我叫弟兄們自個兒找主去賣。這麼做難為您嗎?”

  小楊月樓說:“二哥真行,您叫我幫忙,又不叫我費勁。這點事還不好辦嗎?”第二天就把大上海所有名角,像趙君玉、周信芳、黃玉麟、劉筱衡、王蕓芳、劉斌昆、高百歲等等,全都約齊,在黃金戲院舉行義演。戲票由天津這幫弟兄拿到平日扛活的主傢那裡去賣。這些主傢花錢買幾張票,又看戲,又幫忙,落人情,過戲癮,誰不肯?何況這麼多名角同臺獻技,還是《龍鳳呈祥》、《紅鬃烈馬》一些熱鬧好看的大戲,更是千載難逢。一連三天過去,便把凍成冰棍的上千個弟兄全救活了。

  李金鏊完事要回天津,臨行前,小楊月樓又是設宴送行。酒足飯飽時,小楊月樓叫人拿出一大包銀子,外頭拿紅紙包得四四方方,送給李金鏊。既是盤纏,也有對去年那事謝恩之意。李金鏊一見錢,面孔馬上板起來,沉下來的嗓門更顯得甕聲甕氣。他說道:“楊老板,我這人,向例隻交朋友,不交錢。想想看,您我這段交情,有來有往,打誰手裡過過錢?誰又看見過錢?折騰來折騰去,不都是那些情義嗎?錢再多也經不住花,可咱們的交情使不完!”說完起身告辭。

  小楊月樓叫李金鏊這一席話說得又熱又辣,五體流暢。第二天唱《花木蘭》,分外的精氣神足,嗓門冒光,整場都是滿堂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