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王蒙:音響炎

  王蒙:音響炎

  ——不科學幻想故事

  據悉,音響技術的發展前景是:①微型化。新式的日用音響設備可以裝在口袋裡,附在手表上,附著在眼鏡腿上,像假牙一樣地安在口腔裡,像戒指一樣戴在手指上,甚至可以吸著在面龐上、上唇上、下巴上,看去隻像是一個美人痣。②多功能化。迄今為止的音響設施都是調節音量的,今後則可調質,根據頻率組合共分溫柔、渾厚、深沉、威嚴、銳厲、活潑六大型,每型又分若幹支型子型,如溫柔又分繾綣、體貼、嬌嗔、癡熱、文雅、含蓄等支型,每支型不但分男聲女聲,高音中音低音聲部,而且分含喜含狂含憂含怒等色彩類別……③自動化,由電腦控制,可儲存一千萬——五千萬種程序,分社交、講演、談情、吵架、外事、匯報、檢討等幾大類型,每種類型分別可用聯合國通用的中、英、法、俄外加西(班牙)與日語講話,並按照用語分為最文明、較文明、文明、不甚文明、不文明、極粗野等色彩類別。如吵架類,使用時隻需略加操縱,便可用六種語言發出忽高忽低的吵聲:“你不講道理!你是錯誤的!你這樣下去很危險!你已經走上了邪路!我們的爭論是大是大非問題!

  不投降,便滅亡……”直至“你混蛋!你是臭大糞!你絕無好下場!你媽跟和尚困過覺……”而談情類則可用不同音質音調音量語種不停地說:“我愛你!我想念你!我每天都夢見你!你給了我溫暖!你就是我的陽光!你就是我的玫瑰!你拿走了我的心!我為你如醉如癡!我為你憔悴消損……”直至“我送給你十四K的金首飾!別忘了吃藥片……”

  至於演員用的專業音響系統,雖然造價高一些(從每部美金一萬元至五百萬元),性能卻更精彩絕倫,堪稱似人驚人超人了。它不但包括各種曲種劇種,而且有擬梅蘭芳的、擬程硯秋的、擬連闊如的、擬花四寶的、擬劉廣寧的、擬張桂蘭的、擬帕瓦羅蒂的、擬夏裡亞平的、擬“貓王”的、擬卓別林的、擬約翰·列儂的、擬鄧麗君的……各種聲音儲存。

  如此這般,Y國到了Z年,音響發達,已經到了“但聞音響聲,不聞人語響”的程度。

  演員在臺上演戲唱歌朗誦,政治傢在廣場禮堂發表施政演說並與政敵公開辯論,推銷員推銷新型產品,導遊為遠客介紹名勝古跡,商人洽談貿易,少男少女海誓山盟談愛說情,父親教訓兒子,女兒伸手要錢,法官審訊犯人,丈夫討好妻子,科長討好處長,處長討好司機……到處都是有聲有色的話語、歌聲、笑聲、哭聲、嘆氣、歡呼、怒吼……惟獨誰也不知道哪個聲音是真正出自說話人發聲人的肺腑。不但不一定是出自肺腑,而且不一定是出自喉嚨口腔唇舌,倒多半是出自帶電腦的超級音響設施!

  這是多麼可怕呀!少女不知道是誰在向自己求愛——是一個男孩子還是一件音響。觀眾不知道自己該不該鼓掌與為誰鼓掌,是為新升空的舞臺明星喝彩還是實際上在為新式演出用自動化微型音響的設計師與工藝師喝彩。外交傢不知道該與誰辯論,那個滔滔不絕、顛倒黑白、信口雌黃、巧言令色的對手究竟是某國的外交部長、駐聯合國大使呢,還是隻不過是一部外交辯論音響。甚至吵架的時候一想到對手很可能正閉目養神、抱元守一,而隻不過是輕輕按了一下操縱音響的“吵架鍵”,便使你既吵不下去也絕不能原諒寬恕對方。這種形勢逼著你隻有開動己方音響設備的吵架系統,最後吵得兩個人都厭煩了,都氣憤地摘下(或摳下挖下拔下取下)自己的設備,摜在地上,蹂在腳下,大喝一聲:“煩死了!吵什麼!滾你媽的!”

  (讀者放心,搞音響設計、工藝、材料、裝配的技術人員早預見了這種狀況,他們的音響是“經蹬又經踹、經砸又經拽、經摔又經踩”的,叫作刀山敢上,火海敢闖,百煉成鋼,海枯石爛不變聲的。)

  最難過的是人們不但無法判斷旁人的聲音,而且無法判斷旁人的長相服飾身體發膚。她臉上有兩個痣,哪個是貨真價實的痦子,哪個是音響?連相面的都犯忌,本來,相面鐵口,是觀痦而識吉兇、知天命的。她頭發多了一個卡子,他衣領上多了一粒紐扣,她手指上多了一個鎦子,他鋼筆的筆帽比別人的長……是不是都是隱形音響呢?

  音響、音響,普天之下,莫非音響!音響科學傢正在研制新產品:狗用音響,使用這種設備能使狗吠變成法國號的協奏曲。貓用音響,使用這種設備能使貓叫春變成夏威夷電吉它曲。廚房用音響,使用這種設備能使蔥花放入熱油鍋時發出錢塘海潮的雄偉聲響而當小鏟敲打鍋邊時變成真正的滾石樂披頭士。還有洗手間專用音響設備呢,您可以在那裡聽到氣聲、花腔、叫板、詠嘆、上滑音、分切音……美不勝收,令人愛不釋耳。

  Y國Z年度詩歌大獎賽一等獎獲獎者、著名詩人殷正湘仿頌孔夫子詩的體例吟詩一首:

  詩曰:

  音響音響 大哉音響

  音響之前 再無音響

  音響之外 更無音響

  音響之後 全是音響

  音響之中 更是音響

  整個宇宙 都是音響

  無人無畜 但有音響

  無賢無愚 但有音響

  無無無有 隻有音響

  大哉音響 大哉音響

  科學傢很快把殷得獎詩人的詩制成軟件,輸入各式音響設施,於是到處是男一聲女一聲、老一聲少一聲、哭一聲笑一聲、洋一聲土一聲的“大哉音響,大哉音響……”

  如此這般,Y國漸漸流行起一種音響綜合癥,患這種病的人不相信別人,不相信自己,不相信愛情的溫柔甜蜜,不相信政治傢的激昂慷慨,不相信外交傢的滔滔雄辯,不相信歌唱傢的婉轉歌喉,不相信詩人的動情朗誦,不相信痛苦者的哭天搶地,不相信得意者的談笑風生,不相信空中小姐的彬彬有禮,不相信行刑的槍聲,不相信嬰兒的啼哭,不相信病危者的呻吟……什麼都不相信,甚至不相信風,不相信雨,不相信河流,不相信地震……這種極度的懷疑癥,經會診為抑鬱型感情障礙精神病的一種,每天需要服用大量的“多慮平”類藥物,否則患者會不吃不喝,對一切喪失興味,直至失去生活的信心而輕生自裁。

  在會診過程中,有四位醫生提出疑問:病人是真的患病了嗎?病人的主訴與病人親屬敘述的病情是真的出自他們的心與口嗎?會不會是他們的自用音響系統在替他們制造假病情、假病歷,騙取公費醫療藥物與請假條?他們建議將病人剝光衣服送往各種檢驗單位用物理、化學、B型超聲波、放射線手段進行檢驗,消除一切具有音響嫌疑的衣服、飾物、頭發、假牙、指甲、趾甲、瘤痣……後再組織最好的精神病醫士與赤裸裸的病人談話,聽取病人的訴說,如此這般,方能確診用藥治療。

  其他各位醫師面面相覷,最後由治療委員會主任拍板,將這四位醫師亦確認為“音響綜合癥”患者,檢驗肝功能後強制服用大劑量抗抑鬱藥物,並交給精神分析專傢對之進行心理按摩治療。

  不久,又出現了另一種類型的音響性精神病,被專傢會議確認命名為流行性乙型音響綜合癥。得這種病的人一天24小時不停地操縱變化自己用的音響系統,忽而發出男高音,忽而發出女低音,忽而慷慨激昂發表煽動演說,忽而曼聲柔語做出愛情表白,自問自答,自爭自辯,自哭自笑,自吹自擂,自怨自艾,自思自嘆,自言自語,五花八門,光怪陸離,亂作一團,面黃肌瘦,兩眼發直,大汗淋漓,牙關緊閉,四肢痙攣,心律過速,血壓增高……直至虛脫休克昏死過去。專傢認為,這屬於現代國際新型躁狂類精神病,得這種病是社會發達科技進步的重要光輝標志,需要在醫生密切指導下服用大量碳酸鋰類藥物,嚴重者需要用兩千伏特以上高壓電對病人進行閃電式電擊,擊倒後再行光榮治療。

  於此同時,藝術傢們在訂購、使用和保護特種音響設施上狠下功夫。人人苦思冥想,挖空心思,創造運用特種音響設施的“絕活兒”。什麼音樂,什麼器樂,什麼話劇、歌劇、戲曲……全靠音響!當音響幫助人人聲若洪鐘、聲若雷霆、聲若二百四十七把圓號一塊兒吹以後,一位使自己的音響設備不斷發出驢吼聲的“歌唱傢”突然走紅。當音響能夠幫助所有的話劇演員發出最溫柔動聽的求愛氣聲以後,一位天才明星主演《羅密歐與朱麗葉》中的羅密歐時,一見到“朱麗葉”,使操縱設備,發出機槍掃射、大炮轟鳴、戰鬥機俯沖、坦克隆隆的聲響,這一獨出心裁的表演使他獲得了該年度最佳男星稱號,使瀕於滅亡的話劇事業出現了生機。

  於是,Y國出現了音響綜合癥的第三次浪潮,號稱流行性現代丙型音響炎。這次浪潮以一切音響的顛倒錯位為特點,病人喝茶的時候喜歡發出汽車急剎車的聲響,喝酒的時候發出造愛的聲響,握手的時候發出不斷打噴嚏的聲響,睡覺的時候發出貓打架的聲響,見到老友發出刮大風的聲響,見到自己尊敬的長者發出大便幹燥時用力排出的聲響,見到小孩子發出殺豬的聲響,吵架的時候發出碰杯與大嚼的聲響,碰杯與吃飯的時候發出木匠拉大鋸的聲響。求愛的人不再發出“我愛你,你是我的靈魂”的話語,反而要說:“你絕無好下場,你個死挨刀的!”這兩句話使思春的少女們如醉如狂,傾倒沒治。醫生想給這第三次浪潮患者治病,留醫囑時卻無論如何說不出話來,他按順時針方向旋轉微型按鈕,結果發出的是武打與拳擊的砰砰、嗨嗨聲,再擰按鈕,他說的“一天四次每次四片”的話語竟然變成了“球進了……”是足球賽現場的海潮一樣的歡呼,後來又出現了警棍抽打在鬧事青年的肉體上的悶聲與挨打者的尖聲嚎叫。

  終於,數年之後,經過()了國會長達三個月的辯論(辯論中刀槍劍戟、飛機大炮火箭、魚雷炸彈原子彈各種武裝音響齊鳴),通過了一項限制在公共場所使用音響設備與限制音響設備的擴音量及取締音響用電腦的法令。法令公佈前後,反對黨組織了15次抗議行動,發生了三千零五十四人次暴力事件,又過了若幹年,微型自動調量調質音響轉入地下,走私、私用、黑市買賣、集團轉販倒賣等活動日益猖獗。又經過國會長期辯論,決定建立反音響機構與反音響秘密警察,所有公職人員就職時都必須一隻手撫摸著聖經,另一隻手高舉著宣誓:

  “本人從未使用音響……”

  總之,“鬥爭”尚未結束,是非亦難定論,有人預料,Y國政局從此不穩。唯一差堪告慰者是自從國會通過了采取反音響措施後,怪病逐漸減少,各種需要用聲音的演員也開始認真練聲了。

  1979年86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