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張抗抗:守望西湖的青藤

  張抗抗:守望西湖的青藤

  說起青藤茶館,如今怕是很少有人不曉得的。細細追究起來,”青藤”是90年代在西湖邊發出的新芽,並不是河坊街的老字號,僅僅七八年間,長藤彎彎、青葉纏繞,架起一座濃蔭蔽日的碩大茶棚,不說是個奇跡,至少也是帶了些傳奇色彩的。

  尤其,店主是兩個年輕的杭州女人。七八年前,差不多還是茶葉嫩尖一般新鮮的女孩,如何就能把一片片茶葉變成蜻蜒的綠翅膀,在西湖的暖風裡飛起來?

  後來那個不算小的三層空間,也容不下這對翅膀了。每一枝柔韌的青藤,都繚繞著女人的夢想在一圈一圈地盤旋。2003年秋天來臨,西湖擴建改造工程完畢,”青藤茶館”在四宜其址之後,選擇了元華廣場二層,在一公園的西湖南線入悄然開張。猛然擴大成5000平方米的面積,計有800多個座位。茶客光臨的高峰時,茶席仍然不夠用。即使在杭州這樣溫柔富足的龍井茶鄉,喝茶喝出如此蔚為壯觀的景象,也令人嘖嘖稱奇。

  ”青藤”究竟握有什麼樣的秘密武器,讓杭州人把一杯清茶喝得上了癮?

  新”青藤茶館”掩於婆娑翠竹叢中,依然有著女性的含蓄與秀氣。沿木梯拾階上得二層,眼裡掠過青石小橋泉水遊魚,一步一景,腳步頓時就慢了下來;四處流連顧盼,眼神也不大夠用。圍廊隔斷的分割與設置,一改先前繁復的傳統風格,賦予了現代的空間概念,隻覺得抬頭低頭通暢敞亮,叫人想起涼風微襲的山間茶園;數間小巧玲瓏的江南小築,均以西湖十景命名,隱隱綽綽地藏在曲徑通幽處;古色古香的窗格門扇、造型簡潔顏色古樸的茶桌茶椅,藤制木質,件件精心得不留痕跡;燈具也是極講究的,柔和的光線若有若無,便有了月夜星空下品茗的感覺;壁上鑲嵌的櫥櫃木格,收藏各色紫砂名壺和歷代茶具,還有墻上精心裝裱的名傢字畫,如此濃鬱的文化氣息,茶館不再是茶館,而是一所小型的茶藝博物館了–邊走邊看,峰回路轉,就有迷路的擔憂了,果然又有闊大的廳堂在前,一面弧形的白墻落地,簡約而樸素,內裡透出現代的開放意識;寬闊的陽臺設有露天茶座,西湖碧波就在眼前,似乎伸手可觸。逢年過節,一邊品茗一邊觀賞西湖上空的璀璨煙花,將是怎樣的好心情。忽然覺得”青藤茶館”更像是一座內涵豐富的文化廣場,杯水之中,竟是天外有天。

  也巧,”館主”沈宇清和毛曉宇,這兩位杭州女人的名字裡,都有一個宇宙的”宇”字,似乎註定了兩人今生有緣,必得同心同道去開創新天地的。宇清靈秀、曉宇沉穩;宇清聰慧、曉宇大方;熟悉這一對”姐妹”的人,簡稱、昵稱其為”毛毛”和”清清”以示區分。兩個清清爽爽的江南女子,開了多年茶館,言行中卻看不出阿慶嫂般”女強人”的精明潑辣,隻是輕聲細語地說著平常的話語,如同一杯澄澈的清茶,散散淡淡波瀾不驚。茶館的畫冊底封上有兩句詩日:青染湖山供慧眼,藤縈茗話契禪心。恰似這兩位開茶館的女人,淡泊隨緣,慧心禪意,原本看重的是茶品茶趣,不經意間,卻把這悠閑之樂,做成了茶的事業。

  很多年前毛毛和清清是一個單位的同事,時常相約去看湖。湖光瀲灩、山色空蒙,讓人相看不厭;是誰突發奇想地說,若是舀一勺湖水來飲,不用煮即是茶了。又說要是能變成一棵樹呢,就能一輩子都守著這湖,天天同西湖做伴了……

  那就開一傢茶館嘛。茶館一定要開在西湖邊上,晴湖雨湖霧湖夜湖都是一杯茶了。

  於是女人在如花似玉的年齡,結伴種下了一株纖細柔弱的青藤。為什麼是”青藤”呢?也許隻因為青藤是一棵能夠守望湖水的樹,青藤的枝蔓像湖上裊裊行走的舟船、青藤葉片就像飛在空中的茶葉;還因為紹興的”青藤書屋”曾給人奇異的文化想像……更是因為,今天的女人不再是花朵,兩個獨立的女人,原本就是兩株並肩生長、蓬蓬勃勃、自由自在、生命力頑強堅韌的常青藤呵。

  七、八年間茶館雖然幾經搬遷,那一根根柔韌的藤蔓,卻始終立定腳跟沿著湖濱一線蜿蜒,執著地不願離開。”除了西湖邊,哪裡我們都不去”一一那是一個關於守望西湖的諾言,一生一世的守望,猶如千年的西湖,淡妝濃抹自有定力。女人的丈夫由愛”人”而及茶、由愛茶而及青藤屋,最後也變成了守望西湖的那兩個女人身後的忠實守衛者。

  一個聽起來浪漫而動人的故事,落在杯中,是沉甸甸、續之不竭的一壺清茶。”青藤”連續多年被評為”杭城十佳溫馨茶樓”,功夫終究是下在一個”茶”字上–茶葉的品質、茶具之精美、茶藝表演,還有獨到的待客之道。杭城的人都知道”青藤”所用的茶葉均為貨真價實的上等佳品,片片讓人放心;”青藤”沏茶所用之水,都是天然泉水;更值得稱道的是”青藤”用以佐茶的各式茶點,真的可口入味,真的好吃,每一種制作都是不含糊的。此前幾年中我曾多次去過六公園的青藤老店,每一次都是茶醉食足而歸。那樣琳瑯滿目的茶點之宴,鋪就了一道豐盛的江南食品藝術長廊……

  想當年”青藤”創業初始,兩個女人曾親手”研制”本傢茶蛋茶幹。女人的溫情與心思,就這樣點點滴滴地留下來了,也長久地留住了”青藤”的茶客們。”青藤”特制的茶具上,有”青藤”的店標一縷清茶的絲絲熱氣,在空中輕盈升騰,恰似一根柔軟韌性的青藤,有意無意地勾勒出了茶杯的形狀。茶香裊裊,綿綿不息,更似”青藤”的流水與人氣。

  這一想也就恍()然:”青藤”是把天下的茶客,都當作養育自己的沃土來侍奉的。所以”青藤茶館”,每搬一次傢,便愈發呈現興旺之勢,因為它把根上的土壤也一同帶過去了。

  西湖幸有”青藤”,南來北往的愛茶人,從此都與”青藤”一起來守望西湖。昨日的茶還未涼,今日喝茶人又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