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郭沫若:夢與現實

  郭沫若:夢與現實

  上

  昨晚月光一樣的太陽照在兆豐公園的園地上。一切的樹木都在贊美自己的幽閑。白的蝴蝶、黃的蝴蝶,在麝香豌豆的花叢中翻飛,把麝香豌豆的蝶形花當作了自己的姊妹。你看它們飛去和花唇親吻,好像在催促著說:“姐姐妹妹們,飛吧,飛吧,莫盡站在枝頭,我們一同飛吧。陽光是這麼和暖的,空氣是這麼芬芳的。”

  但是花們隻是在枝上搖頭。

  在這個背景之中,我坐在一株桑樹腳下讀泰戈爾的英文詩。

  讀到了他一首詩,說他清晨走入花園,一位盲目的女郎贈了他一隻花圈。

  我覺悟到他這是一個象征,這盲目的女郎便是自然的三美室。

  我一悟到了這樣的時候,我眼前的蝴蝶都變成了翩翩的女郎,爭把麝香豌豆的花莖作成花圈,向我身上投擲。

  我埋沒在花圈的墳壘裡了。─—

  我這隻是一場殘缺不全的夢境,但是,是多麼適意的夢境呢!

  下

  今晨一早起來,我打算到靜安寺前的廣場去散步。

  我在民厚南裡的東總弄,面著福煦路的門口,卻看見了一位女丐。她身上隻穿著一件破爛的單衣,衣背上幾個破孔露出一團團帶紫色的肉體。她低著頭踞在墻下把一件小兒的棉衣和一件大人的單衣,卷成一條長帶。

  一個四歲光景的女兒踞在她的旁邊,戲弄著烏黑的帆佈背囊。女丐把衣裳卷好了一次,好像不如意的光景,打開來重新再卷。

  衣裳卷好了,她把來圍在腰間了。她伸手去摸佈囊的時候,小女兒從囊中取出一條佈帶來,如像漆黑了的—條革帶。

  她把佈囊套在頸上的時候,小女兒把佈帶投在路心去了。她叫她把佈帶給她,小女兒總不肯,故意跑到一邊去向她憨笑。

  她到這時候才抬起頭來,啊,她才是一位─—瞎子。

  她空望著她女兒笑處,黃腫的臉上也隱隱露出了一脈的笑痕。

  有兩三個孩子也走來站在我的旁邊,小女兒卻拿她的竹竿來驅逐。

  四歲的小女兒,是她瞎眼媽媽的唯一的保護者了。

  她嬉玩了一會,把佈帶給了她瞎眼的媽媽,她媽媽用來把她背在背上。瞎眼女丐手扶著墻起來,一手拿著竹竿,得得得地點著,向福煦路上走去了。

  我一面跟隨著她們,一面想:唉!人到了這步田地也還是要生活下去!那圍在腰間的兩件破衣,不是她們母女兩人留在晚間用來禦寒的棉被嗎?

  人到了這步田地也還是要生活下去!人生的悲劇何必向莎士比亞的傑作裡去尋找,何必向川湘等處的戰地去尋找,何必向大震後的日本東京去尋找呢?

  得得得的竹竿()點路聲……是走向墓地去的進行曲嗎?

  馬道旁的樹木,葉已脫完,落時在朔風中飄散。

  啊啊,人到了這步田地也還是要生活下去!……

  我跟隨她們走到了靜安寺前面,我不忍再跟隨她們了。在我身上隻尋出了兩個銅元,這便成了我獻給她們的最菲薄的敬禮。

  1923年冬,在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