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葉聖陶:橈夫子

  葉聖陶:橈夫子

  川江裡的船,多半用橈子。橈子安在船頭上,左一支右一支的間隔著。平水裡推起來,橈子不見怎麼重。推橈子的往往慢條斯裡的推著,為的路長,犯不著太上勁,也不該太上勁。據推橈子的說,到了逆勢的急水裡,橈子就重起來,有時候要上一百斤。這在別人也看得出來,推橈子的把橈子推得那麼重,身子前俯後仰的程度加大了。過灘的時候,非使上全身的氣力,橈子就推不動。水勢是這樣的,船的行勢是那樣的,水那股洶湧的力量全壓在橈子上。推橈子的腳蹬著船板,嘴裡喊著“咋咋──呵呵呵”,是這些沉重的聲音在教船前進呢。過了灘,推橈子的累了,就又慢條斯理的了。

  這些推橈子的,大傢管他們叫“橈夫子”。

  好些童話裡說到永遠搖著船的擺渡人,他老在找個替手,從他手裡把槳接過去;一擺脫槳,他就飛一樣地跑了,再不回頭看一看他那搖了那麼久的船了。在木船上二十多天,我們天天看橈夫子們做活,不禁想起他們就是童話裡說的擺渡人。天天是天剛亮他們就起來卷鋪蓋。天天是喊號子的一聲“喔──喔歐──歐”,弟兄夥就動手推橈子。天天是推過平水上流水,推過流水又是平水。天天是逢峽過峽,逢灘過灘。天天是三餐幹飯。天天是歇力的時候抽一桿旱煙。天天聽喊號子的那樣唱:“哥弟夥,使力推,推上流水好松懈”,“弟兄夥,用力拖,攏到地頭有老酒喝”。這樣,天天趕攏一個碼頭。隨後,他們喝酒,耍錢,末了船頭上把鋪蓋打開,就睡在橈子旁邊。

  那個燒飯的(燒飯的管做飯,看太平艙,是船上的總務,他的工錢比別的橈夫子大)跟我們說起過,“到了漢口,隨便啥子活路跟我說一個嘛,船上這個飯不好吃。”他說:“岸上的活路沒得這麼‘淘神’,一天三頓要做那麼人吃的,空下來還頂一根橫橈,清早黑()了又要看艙,是不是?船漏了是你的責任嘛。”他說:“這麼點兒錢,哪兒不掙了?”他年紀還輕,人很精靈,想要放下手裡的槳,換個新活路。在他看來,除了自己手上的都滿不錯。

  別的橈夫子們,有好幾個已經三十多了。一個十六七歲的,上一代也吃船上飯,也是推橈子的。這些人卻不想放下手裡的槳,都是每天不聲不響的提起橈子,按著節拍一下一下推著。他們拿該拿的錢,吃該吃的飯,做該做的活。推船跟幹別的活無非為了掙錢,他們幹這一行,就吃這一行飯,靠這一行吃飯,永遠靠這一行吃飯。“錢是各人各自掙的嘛,做得到哪一門活路,吃得成哪一門飯,未必是說著耍的,隨隨便便就拿錢給你掙了!”他們這樣說。

  我們下來的時候,從重慶到宜昌推一趟,每人拿得到四五萬元。

  在船開動的前一天,就散了一些工資。這是給橈夫子們安傢買“捎帶”的。“捎帶”各人各買,有買川連的,有買炭磚的,有買柴火的,也有買飯箕的。買了各自扛上船,老板有地方給他們安放。老板說:“我不得虧待你們,總有錢給你們辦‘捎帶’的。”橈夫子們說:“牲錢(工資)拿來有屁用!不辦點‘捎帶’,回來扯不成洋船票,還走不到路吶。”這些“捎帶”有賺有蝕。聽到底下哪門貨色行市,他們就辦哪門。也許這已經是幾個月前的信息了,也許根本就沒有這回事。不過他們總是高高興興地把“捎帶”辦了來,找個頂落位的地方放好,心裡想,也許在這上頭可以賺一筆大錢呢。

  刊於《文匯報》1946年7月4日,署名葉聖陶;1981年10月4日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