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葉聖陶:“今天天氣好呵!”

  葉聖陶:“今天天氣好呵!”

  “自由談”,這是一個幻影似的名詞。從前秦始皇的時代,兩個人在路上碰見了,停了步談一句、兩句話,就犯死罪,談的什麼話是不問的。後來雖然沒有這樣幹脆簡單的法令,但是一方面有示范作式的教條,教訓人談話應該怎樣談;另一 方面又有多少多少條的律文,禁止人談話不許怎樣談。在這雙方夾迫之下,那裡還有“自由談”?

  我們聽到的一些談論,看到的一些文字,都是茍存在這雙方夾迫的狹縫裡的。不觸著這一邊,也不冒犯那一邊,才得說出來寫下來,給我們聽到看到。如果超過了這個限度,談論就隻好咽下肚去,讓他爛掉:文字呢,劈版,收毀,禁止投遞,他的災難何止一端。於是我們就無緣聽到看到了。

  環境如此,人就變得異樣地機警圓滑。怎樣才能在雙方夾迫的狹縫裡轉側自如,成為立言持論的人的必修科目。對於這科目修習得太到傢了,有時竟會起一種幻覺,把自己所處的狹縫收縮得更狹一點。試舉一個例子。近來北平有許多學者主張定北平為文化城,撤()除軍備,免遭日本飛機大炮的蹂躪;但是在他們的意見書裡,卻隻含胡地指稱“敵人”,絕對不見“日本”二字。他們大概這樣想:若在這“未雨綢繆”的意見書裡交代明白,說為的是日本,未免太使日本難堪了。

  想談張君,恐怕張君生心,不談。想談李君,恐怕李君動怒,不談。談談甲事乙事吧,又恐怕和甲事乙事有關的趙君王君不高興,也隻好不談。於是談天氣。但是說天氣不好,也許會冒犯了這冥漠無言的大自然,忽地來一陣烈風暴雨,吹痛了頭腦,沾濕了衣裳:這還是不行。“推車著壁”,隻有說天氣好是唯一妥當的辦法。所以,兩個人遇見了,往往異口同聲地說,“今天天氣好呵!”

  原載1932年12月1日《申報·自由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