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葉聖陶:“良辰入奇懷”

  葉聖陶:“良辰入奇懷”

  陶淵明和劉柴桑詩有一句雲:“良辰入奇懷”,這個“入”字下得突兀,但是仔細體會,卻非“入”字不可,你能換個什麼字呢?“良辰感奇懷”吧,太淺顯太平常了;“良辰動奇懷”吧,也不見得高明多少。而且,用“感”字用“動”字固然也說出了“良辰”和“奇懷”的關系,然而決不及用“入”字來得圓融,來得深至。

  所謂“良辰”,指外界一切美好的景物而言,如山的蒼翠,水的潺[yuan],晴空的晶耀,田疇的欣榮,飛鳥的鳴叫,遊魚的往來,都在裡頭;換個說法,這就是“美景”。“良辰美景”本來是連在一起的。不過這個“良辰美景”自身是一無知覺的,它固然不會自謙他說“在下蹩腳得很,醜陋得很”,也不會一聲聲引誘人們說“這兒有良辰美景,你們切莫錯過”。所以有許多人對它簡直毫不動心;山蒼翠吧,水潺[yuan]吧,蒼翠你的,潺[yuan]你的,我自管耕我的田,釣我的魚,走我的路,或者打我的算盤。試問,如果人們全都這樣,哪還有“良辰美景”呢?可是全都這樣是沒有的事,自然有人會給蒼翠的山色潺[yuan]的水聲移了情的。說到移情,真是個不易描摹的境界。勉強地說,仿佛那東面迎我而來,註入我的心中,又仿佛我迎著那東西而去,註入它的底裡;我與它之外不再有旁的什麼,並且渾忘我與它了。這樣的時候,似乎可以說我讓那東西移了情了。山也移情,水也移情,晴空也移情,田疇也移情,飛鳥也移情,遊魚也移情,一切景物融合成一個整體而移我們的情的時候,我們就不禁脫口而出,“好個良辰美景啊!”這個“良辰美景”,在有些人是視若無睹的,而另有些人竟至於移情,真是“嗜好與人異酸咸”了,所以把這種襟懷叫做“奇懷”。

  到這裡,“良辰”同“奇懷”的關系已很了然。“良辰”不自“良”,良於人的襟懷;尋常的襟懷未必能發見“良辰”,必須是“奇懷”;中間綴一個“入”字,於是這些意思都含蓄在裡頭了,細心讀詩的人自會悠然地這樣尋思。假如用“感”字或者“動”字,除了沒把“良辰”所以成立的緣故表達出來之外,還有把“良辰”同“奇懷”分隔成兩個東西之嫌,一個是感動的,一個是被感動的,雖然也是個詩的意境,但是多少有點兒索然。現在用的是“入”字,看字面,“良辰”是活潑潑地充溢於“奇懷”之中;翻過來,不就是“奇懷”沉浸在“良辰”之中麼?這樣,不就是渾忘“辰”與“懷”的一種超妙境界麼?所以本篇開頭說用“入”字來得圓融而深至。

  作詩的人未必這()樣多所推究。神來之筆,自然佳勝。而我們讀的時候,正不妨細心推究,隻要不往牛角尖裡鉆。

  作於1926年12月,刊《文學周報》4卷10期(160期),署名秉丞;1981年10月12日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