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葉聖陶:記遊洞庭西山

  葉聖陶:記遊洞庭西山

  四月二十三日,我從上海回蘇州,王劍三兄要到蘇州玩兒,和我同走。蘇州實在很少可以玩兒的地方,有些地方他前一回到蘇州已經去過了,我隻陪他看了可園,滄浪亭,文廟,植園以及顧傢的怡園,又在吳苑吃了茶,因為他要嘗嘗蘇州的趣味。二十五日,我們就離開蘇州,往太湖中的洞庭西山。

  洞庭西山周圍一百二十裡,山峰重疊。我們的目的地是南面沿湖的石公山。最近看到報上的廣告,石公山開了旅館,我們才決定到那裡去。如果沒有旅館,又沒有住在山上的熟人,那就食宿都成向題,洞庭西山是去不成的。

  上午八點,我們出胥門,到蘇福路長途汽車站候車。蘇福路從蘇州到光福,是商辦的,現在還沒有全線通車,隻能到木瀆。八點三刻,汽車到站,開行半點鐘就到了木瀆,票價兩毛。經過了市街,開往洞庭東山的裕商小汽輪正將開行,我們買西山鎮夏鄉的票,每張五毛。輪行半點鐘出胥口,進太湖。以前在無錫黿頭渚,在鄧尉還元閣,隻是望望太湖罷了,現在可親身在太湖的波面,左右看望,混黃的湖波似乎盡量在那裡漲起來,遠處水接著天,間或界著一線的遠岸或是斷斷續續的遠樹。睛光照著遠近的島嶼,淡藍,深翠,嫩綠,色彩不一,眼界中就不覺得單調,寂寞。

  十二點一刻到達西山鎮夏鄉,我們跟著一批西山人登岸。這裡有碼頭,不像先前經過的站頭,登岸得用船擺渡。碼頭上有人力車,我們不認識去石公山的路,就坐上人力車,每輛六毛。和車夫閑談,才知道西山隻有十輛人力車,一般人往來難得坐的。車在山徑中前進,兩旁盡是桑樹茶樹和果木,滿眼的蒼翠,不常遇見行人,真像到了世外。果木是柿、橘、梅、楊梅、枇杷。梅花開的時候,這裡該比鄧尉還要出色。楊梅幹枝高大,屈伸有姿態,最多畫意。下了幾回車,翻過了幾座不很高的嶺,路就圍在山腰間,我們差不多可以撫摩左邊山坡上那些樹木的頂枝。樹木以外就是湖面,行到枝葉茂密的地方,湖面給遮沒了,但是一會兒又露出來了。

  十二點三刻,我們到了石公飯店。這是節烈祠的房子,五間帶廂房,我們選定靠西的一間地板房,有三張床鋪,價兩元。節烈祠供奉全西山的節烈婦女,門前一座很大的石牌坊,密密麻麻刻著她們的姓氏。隔壁石公寺,石公山歸該寺管領。除開一祠一寺,石公山再沒有房屋,惟有樹木和山石而已。這裡的山石特別玲瓏,從前人有評石三字訣叫做“皺,瘦,透”,用來品評這裡的山石,大部分可以適用。人傢園林中有了幾塊太湖石,遊人就徘徊不忍去,這裡卻滿山的太湖石,而且是生著根的,而且有高和寬都達幾十丈的,真可以稱大觀了。

  飯店裡隻有我們兩個客,飯菜沒有預備,僅能做一碗開陽蛋湯。一會兒茶房高興地跑來說,從漁人手裡買到了一尾鯽魚,而且晚飯的菜也有了,一小籃活蝦,一尾很大的鯽魚。問可有酒,有的。本山自制,也叫竹葉青。打一斤來嘗嘗,味道很清,隻嫌薄些。

  吃罷午飯,我們出飯店,向左邊走,大約百步,到夕光洞。洞中有倒掛的大石,俗名倒掛塔。洞左右壁上刻著明朝人王鰲所寫的壽字,筆力雄健。再走百多步,石壁綿延很寬廣,題著“聯雲幛”三個篆字。高頭又有“縹緲雲聯”四字,清道光間人羅綺的手筆。從這裡向下列岸灘,大石平鋪,湖波激蕩,發出汩汩的聲音。對面青青的一帶是洞庭東山,看來似乎不很遠,但是相距十八裡呢。這裡叫做明月浦,月明的時候來這裡坐坐,確是不錯。我們照了相,回要山上,從所謂一線天的裂縫中爬到山頂。轉向南往下走,到來鶴亭。下望節烈祠和石公寺的房屋,整齊,小巧,好像展覽會中的建築模型。再往下有翠屏軒。出石公寺向右,經過節烈祠門首,到歸雲洞。洞中供奉山石雕成的觀音像,比人高兩尺光景,氣度很不壞,可惜裝了金,看不出雕鑿的手法。石公全山面積一百八十多畝,高七十多丈,不過一座小山罷了,可是山石好,樹木多,就見得丘壑幽深,引人入勝。

  回飯店休息了一會兒,我們雇一條漁船,看石公南岸的灘面。灘石下面都有空隙,波濤沖進去,作鴻洞的聲響,大約和石鐘山同一道理。漁人問還想到哪裡去,我們指著南面的三山說,如果來得及回來,我們想到那邊去。漁人於是張起風帆來。橫風,船身向右側,船舷下水聲嘩嘩嘩。不到四十分鐘,就到了三山的岸灘。那裡很少大石,全是磨洗得沒了棱角的碎石片。據說山上很有些殷實的人傢,他們備有槍械自衛,子彈埋在岸灘的蘆葦叢中,臨時取用,隻他們自己有數。我們因為時光已晚,來不及到鄉村裡去,隻在岸灘照了幾張照片,就迎著落日回船。一個帶著三弦的算命先生要往西山去,請求附載,我們答應了。這時候太陽已近地平線,黃水染上淡紅,使人起蒼茫之感。湖面漸漸升起煙霧,風力比先前有勁,也是橫風,船身向左側,船舷下水聲嘩嘩嘩,更見爽利。漁人沒事,請算命先生給他的兩個男孩子算命。聽說兩個都生了根,大的一個還有貴人星助命,漁人夫妻兩個安慰地笑了。船到石公山,天已全黑。坐船共三小時,付錢一塊二毛。飯店裡特地為我們點了汽油()燈,喝竹葉青,吃鯽魚和蝦仁,還有咸芥菜,味道和白馬湖出品不相上下。九時息燈就寢。聽湖上波濤聲,好似風過松林,不久就入夢。

  二十六日早上六時起身。東南風很大,出門望湖面,皺而暗,隨處湧起白浪花。吃過早餐,昨天約定的人力車來了,就離開飯店,食宿小帳共計六塊多錢。沿昨天來此的原路,我們向鎮夏鄉而去。淡淡的陽光漸漸透出來,風吹樹木,滿眼是舞動的新綠。路旁遇見采茶婦女,身上各掛一隻篾簍,滿盛采來的茶芽。據說這是今年第二回采摘,一年裡頭,不過采摘四五回罷了。在鎮夏鄉寄了信,走不多路,到林屋洞,洞口題“天下第九洞天”六個大字。據說這個洞像房屋那樣有三進,第一進人可以直立,第二三進比較低,須得曲身而行。再往裡去,直通到湖廣。凡有山洞處,往往有類似的傳說,當然不足憑信。再走四五裡,到成金煤礦,遇見一個姓周的工頭,嶧縣人,和劍三是大同鄉,承他告訴我們煤礦的大概,這煤礦本來用土法開采,所出煙煤質地很好,運到近處去銷售,每噸價六七塊錢,比遠來的煤便宜得多,現在這個礦歸利民礦業公司經營,占地一萬七千畝。目前正在開鑿兩口井,一口深十六丈,又一口深三十丈,彼此相通。一個月以後開鑿成功,就可以用機器采煤了。他又說,西山上除開這裡,礦產還很多呢。他四十三歲,和我同年,跑過許多地方,幹了二十來年的煤礦,沒上過礦業學校全憑實際得來的經驗,談吐很爽直,見劍三是同鄉,殷勤的情意流露在眉目間。劍三給他照了個相,讓他站在他親自開鑿的井旁邊。回到鎮夏鄉正十一點。付人力車價,每輛一塊二毛半。在面館吃了面,買了本山的碧螺春茶葉,上小茶樓喝了兩杯茶,向附近的山徑散步了一會兒,這才挨到午後兩點半。裕商小汽輪靠著碼頭,我們冒著狂風鉆進艙裡,行到湖心,顛簸搖蕩,仿佛在海洋裡。全船的客人不由得閉目垂頭,現出困乏的神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