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三毛:懸壺濟世

  三毛:懸壺濟世

  我是一個生病不喜歡看醫生的人。這並不表示我很少生病,反過來說,實在是一天到晚鬧小毛病,所以懶得去看病啦。活了半輩子,我的寶貝就是一大紙盒的藥,無論到哪裡我都帶著,用久了也自有一點治小病的心得。

  自從我去年旅行大沙漠時,用兩片阿斯匹靈藥片止住了一個老年沙哈拉威女人的頭痛之後,那幾天在帳篷裡住著時總有人拖了小孩或老人來討藥。當時我所敢分給他們的藥不外是紅藥水、消炎膏和止痛藥之類,但是對那些完全遠離文明的遊牧民族來說,這些藥的確產生了很大的效果。回到小鎮阿雍來之前,我將手邊所有的食物和藥都留下來,給了住帳篷的窮苦沙哈拉威人。

  住在小鎮上不久,我的非洲鄰居因為頭痛來要止痛藥,我想這個鎮上有一傢政府辦的醫院,所以不預備給她藥,請她去看醫生。想不到此地婦女全是我的同好,生病決不看醫生,她們的理由跟我倒不相同,因為醫生是男的,所以這些終日藏在面紗下的婦女情願病死也不能給男醫生看的。我出於無奈,勉強分給了鄰居婦人兩片止痛藥。從那時候開始,不知是誰的宣傳,四周婦女總是來找我看小毛病。更令她們高興的是,給藥之外還會偶爾送她們一些西方的衣服,這樣一來找我的人更多了。我的想法是,既然她們死也不看醫生,那麼不致命的小毛病找給幫忙一下,減輕她們的痛苦,也同時消除了我沙漠生活的寂寥,不是一舉兩得嗎。同時我發覺,被我分過藥的婦女和小孩,百分之八十是藥到病除。於是漸漸的我的膽子也大了,有時居然還會出診。荷西看見我治病人如同玩洋娃娃,常常替我捏把冷汗,他認為我是在亂搞,不知亂搞的背後也存著很大的愛心。

  鄰居姑卡十歲,她快要出嫁了,在出嫁前半個月,她的大腿內長了一個紅色的癤子,初看時隻有一個銅板那麼大,沒有膿,摸上去很硬,表皮因為腫的緣故都鼓得發亮了,淋巴腺也腫出兩個核子來。第二天再去看她,她腿上的癤子已經腫得如桃核一般大了,這個女孩子痛得躺在地上的破席上呻吟,“不行,得看醫生啦!”我對她母親說。“這個地方不能給醫生看,她又快要出嫁了。”她母親很堅決的回答我。我隻有連續給她用消炎藥膏,同時給她服消炎的特效藥。這樣拖了三四天,一點也沒有好,我又問她父親:“給醫生看看好嗎?”回答也是:“不行,不行。”我一想,傢中還有一點黃豆,沒辦法了,請非洲人試試中國藥方吧。於是我回傢去磨豆子。荷西看見我在廚房,便探頭進來問:“是做吃的嗎?”我回答他:“做中藥,給姑卡去塗。”他呆呆的看了一下,又問:“怎麼用豆子呢?”“中國藥書上看來的老法子。”他聽我說後很不贊成的樣子說:“這些女人不看醫生,居然相信你,你自己不要走火入魔了。”我將黃豆搗成的漿糊倒在小碗內,一面說:“我是非洲巫醫。”一面往姑卡傢走去。那一日我將黃豆糊擦在姑卡紅腫的地方,上面差上紗佈,第二日去看癤子發軟了,我再換黃豆塗上,第三日有黃色的膿在皮膚下露出來,第四日下午流出大量的膿水,然後出了一點血,我替她塗上藥水,沒幾日完全好了。荷西下()班時我很得意的告訴他:“醫好了。”“是黃豆醫的嗎?”“是。”“你們中國人真是神秘。”他不解的搖搖頭。

  又有一天,我的鄰居哈蒂耶陀來找我,她對我說:“我的表妹從大沙漠裡來,住在我傢,快要死了,你來看看?”我一聽快要死了,猶豫了一下。“生什麼病?”我問哈蒂。“不知道,她很弱,頭暈,眼睛慢慢看不見,很瘦,正在死去。”我聽她用的形容句十分生動,正覺有趣,這時荷西在房內聽見我們的對話,很急的大叫:“三毛,你少管閑事。”我隻好輕輕告訴哈蒂耶陀:“過一下我來,等我先生上班去了我才能出來。”將門才關上,荷西就罵我:“這個女人萬一真的死了,還以為是你醫死的,不去看醫生,病死也是活該!”“他們沒有知識,很可憐——”我雖然強辯,但荷西說的話實在有點道理,隻是我好奇心重,並且膽子又大,所以不肯聽他的話。荷西前腳跨出去上班,我後腳也跟著溜出來。到了哈蒂傢,看見一個骨瘦如柴的年輕女孩躺在地上,眼睛深得像兩個黑洞洞。摸摸她,沒有發燒,舌頭、指甲、眼睛內也都很健康的顏色,再問她什麼地方不舒服,她說不清,要哈蒂用阿拉伯文翻譯:“她眼睛慢慢看不清,耳朵裡一直在響,沒有氣力站起來。”我靈機一動問哈蒂:“你表妹住在大沙漠帳篷裡?”她點點頭。“吃得不太好?”我又問。哈蒂說:“根本等於沒有東西吃嘛!”“等一下。”我說著跑回傢去,倒了十五粒最高單位的多種維他命給她。“哈蒂,殺隻羊你舍得麼?”她趕緊點點頭。“先給你表妹吃這維他命,一天兩三次,另外你煮羊湯給她喝。”這樣沒過十天,那個被哈蒂形容成正在死去的表妹,居然自己走來我處,坐了半天才回去,精神也好了。荷西回來看見她,笑起來了:“怎麼,快死的人又治好了?什麼病?”我笑嘻嘻的回答他:“沒有病,極度營養不良嘛!”“你怎麼判斷出來的?”荷西問我。“想出來的。”我發覺他居然有點贊許我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