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俞平伯:淒然及賞析

  俞平伯:淒然及賞析

  那裡有寒山!那裡有拾得!

  那裡去追尋詩人們的魂魄!

  隻憑著七七八八,

  廊廊落落,

  將倒未倒的破屋,

  粘住失意的遊蹤。

  三兩番的低回躑躅。

  明艷的鳳仙花,

  喜歡開到荒涼的野寺;

  那帶路的姑娘,

  又想染紅她的指甲,

  向花叢去掐了一握。

  他倆隻隨隨便便的,

  似乎就此可以過去了;

  但這如何能,

  在不可聊賴的情懷?

  有剝落披離的粉墻,

  欹斜宛轉的遊廊,

  蹭蹬的陂陀路,

  有風塵色的遊人一雙。

  蕭蕭條條的樹梢頭,

  迎那西風碎響。

  他們可也有悲搖落的心腸?

  鏜然起了,

  嗡然遠了,

  漸殷然散了;

  楓離鎮上的人,

  寒山寺裡的僧,

  九月秋風下癡著的我們,

  都跟上沉凝的聲音依依蕩顫。

  是寒山寺的鐘麼?

  是舊時寒山寺的鐘聲麼?

  賞析:

  詩人道“情緣鏡生,()而境隨情感”。其淒然之情由寒山寺今日之荒涼破敗而生,秋風蕭瑟之時,廢殿殘垣更加深對逝去詩人的懷念,這眼前之景從一開始便搖蕩詩人敏感的心靈。不能“隨隨便便的,似乎就此可以過去了”卻是“三兩番的低回躑躅”,對寒山寺破敗之景感觸愈深,心中之情也從“失意”至“無可聊賴”,再而生悲愁搖落之心腸;隨寺鐘鳴起,淒然之情似亦有歷史的久遠,籠罩、擴散於鐘聲所及之處。因寒山寺而發如此蕩顫之情似有文人之“結習使然”,而聞一多先生在評俞平伯《冬夜》集時曾指出這首《淒然》:“有神妙的‘興趣’,是不可言詮的,不必因了‘文人結習’而瘸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