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李廣田:野店

  李廣田:野店

  太陽下山了,又是一日之程,步行人,也覺得有點疲勞了。

  你走進一個荒僻的小村落——這村落對你很生疏。然而又好像熟悉,因為你走過許多這樣的小村落了。看看有些人傢的大門已經閉起,有些也許還在半掩,有幾個人正邁著沉重的腳步回傢。後面跟著狗或牛羊,有的女人正站在門口張望,或用了柔緩的聲音在招呼誰來晚餐,也許,又聽到幾處閉門聲音了,“如果能到哪傢門裡去息下呀”,這時候你會這樣想吧。但走不多遠,你便會發現一座小店待在路旁,或十字路口,雖然明早還須趕路,而當晚你總能做得好夢了。“荒村雨露眠宜早,野店風霜起要遲”,這樣的對聯會發現在一座寬大而破陋的店門上,有意無意地,總會叫旅人感到心暖吧。在這兒你會受到殷勤的招待,你們遇到一對很樸野,很溫良的店主夫婦,他們的顏色和語氣,會使你發生回到了老傢的感覺。但有時,你也會遇著一個刁狡的村少,他會告訴你到前面的村鎮還有多遠,而實在並不那麼遠;他也會向你討多少腳驢錢,而實在也並不值那麼多。然而,他的刁狡,你也許並未看出刁狡得討厭,他們也隻是有點拙笨罷了。什麼又不是拙笨的呢。一個青生鐵的洗臉盆,像一口鍋,那會是用過幾世的了;一把黑泥的宜興茶壺,盡夠一個人喝半天,也許有人會說是非常古雅呢。飯菜呢,則隻在分量上打算,“總得夠吃,千裡有緣的,無論如何,總不能虧心哪。”店主人會對了每個客人這樣說。

  在這樣地方,你很少感到寂寞的。因為既已疲勞了,你需要休息,不然,也總有些夥伴談天兒。“四海之內皆兄弟呀。”你會聽到這樣有人大聲笑著,喊,“啊,你不是從山北的下窪來的嗎?那也就算是鄰舍人了。”常聽到這樣的招呼。從山裡來賣山果的,渡了河來賣魚的,推車的、挑擔的、賣皮鞭的、賣泥人的,拿破繩子換洋火的……也許還有一個老學究先生,現在卻做著走方郎中了,這些人,都會偶然地成為一傢了。他們總能說慷慨義氣話,總是那樣親切而溫厚地相照應,他們都很重視這些機緣,總以為這也有神的意思,說不定是為了將來的什麼大患難,或什麼大前程,而才有了這樣一夕呢。如果是在冬天,便會有大方的店主抱了松枝或幹柴來給煨火,這隻算主人的款待,並不另取火錢。在和平與溫暖中,於是一夥陌路人都來烘火而話傢常了。

  直到現在,雖然交通是比較便利了,但像這樣的僻野地方,依然少有人知道所謂報紙新聞之類的東西。但這些地方並非完全無新聞,那就專靠這些挑擔推車的人們了。他們走過了多少地方,他們同許多異地人相遇,一到了這樣場合,便都爭先恐後地傾吐他們聽見所聞的一切。某個村子裡出了什麼人命盜案,或是某個縣城裡正在哄傳著一個什麼陰謀的謠言,以及各地的貨物行情等,他們都很熟悉。這類新聞,一經在小店裡談論之後,一到天明,也就會傳遍了全村,也許又有許多街頭人在那裡議論紛紜,借題發揮起來呢。說是新聞,其實也並不完全新,也許已經是多年前的故事了,傳說過多少次,忘了,又提起來了,鬼怪的,狐仙的,吊頸女人的,馬販子的艷遇,尼姑的犯規……都重在這裡開演了。有的人要唱一支山歌,唱一陣南腔北調了。他們有時也談一些國傢大事,譬如戰爭災異之類,然而這也隻是些故事,像講《封神演義》那樣子講講罷了。火熄了,店主人早已去了,有些人也已經打合鋪,睡了,也許還有兩個人正談得很密切。譬如有兩個比較年輕的人,這時候他們之中的一個也許會告訴,說是因為在故鄉曾犯了什麼不可饒恕的大罪過,他逃出來了,逃了這麼遠,幾百裡,幾千裡還不知道,而且也逃出了這許多年了。

  “我呢……”另一個也許說,“——我是為了要追尋一個潛逃的老婆,為了她,我便做了這小小生意了。”他們也許會談了很久,談了整夜,而且竟訂下了很好的交情。“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窗上發白,街上已經有人在走動著了,水筒的聲音,轆轤的聲音,仿佛是很遠,很遠,已經又要到趕路的時候了。

  呼喚聲、呵欠聲、馬蹄聲……這時候忙亂的又是店主人。他又要向每個客人打招呼,問每個客人:盤費可還足嗎?不曾丟了什麼東西嗎?如不是急於趕路,真應當用了早餐再走呢,等等。於是一夥路人,又各自拾起了各人的路,各向不同的方向跋涉去了。“幾時再見呢?”“誰知道,一切都沒準呢!”有人這樣說,也許還有人多談幾句,也許還聽到幾聲嘆息,也許說:“我們這些浪蕩貨,一夕相聚又散了。散了,永不再見了,話談得真投心,真投心呢!”

  真是的,在這些場合中,縱然一個老江湖,也不能不有些惘然之情吧。更有趣的是在這樣野店的墻上,偶爾你也會讀到用小刀或瓦礫寫下來的句子,如某縣某某人在此一宿之類。有時,會讀到些詩樣的韻語。雖然都鄙俚不堪,而這些陌路人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裡,陌路的相遇又相知,他們一時高興了,忘情一切了,或是想起一切了,便會毫不計較地把真情流露了出來,於是你就會感到一種特別的人間味。就如古人所歌詠的:

  君乘車,我戴笠,

  他日相逢()下車揖;

  君擔簦,我跨馬,

  他日相逢為君下。

  ——這樣的歌子,大概也是在這樣的情形下產生的吧。

  一九三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