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老舍:沈二哥加了薪水

  老舍:沈二哥加了薪水

  四十來歲,扁臉,細眉,冬夏常青的笑著,就是沈二哥。走路非常慎重,左腳邁出,右腳得想一會兒才敢跟上去。因此左肩有些探出。在左肩左腳都伸出去,而右腳正思索著的時節,很可以給他照張像,姿態有如什麼大人物剛下飛機的樣子。

  自幼兒沈二哥就想作大人物,到如今可是還沒信兒作成。因為要作大人物,就很謹慎,成人以後誰也曉得他老於世故。可是老於世故並不是怎樣的驚天動地。他覺得受著壓迫,很悲觀。處處他用著心思,事事他想得周到,步法永遠一絲不亂,可也沒走到哪兒去。他不明白。總是受著壓迫,他想;不然的話……他要由細膩而豐富,誰知道越細心越往小裡抽,象個盤中的桔子,一天比一天縮小。他感到了空虛,而莫名其妙。

  隻有一點安慰——他沒碰過多少釘子,凡事他都要“想想看”,唯恐碰在釘子上。他躲開了許多釘子,可是也躲開了偉大;安慰改成了失望。四十來歲的了,他還沒飛起來過一次。躲開一些釘子,真的,可是嘴按在沙窩上,不疼,怪憋得慌。

  對傢裡的人,他算盡到了心。可是他們都欺侮他。太太又要件藍自由呢的夾袍。他照例的想想看,不說行,也不說不行。他得想想看:論歲數,她也三十五六了,穿哪門子自由呢?論需要,她不是有兩三件夾袍了嗎?論體面,似乎應當先給兒女們做新衣裳,論……他想出無數的理由,可是不便對她直說。想想看最保險。

  “想想看,老想想看,”沈二嫂掛了氣:“想他媽的蛋!你一輩子可想出來什麼了?!”

  沈二哥的細眉擰起來,太太沒這樣厲害過,野蠻過。他不便還口,老夫老妻的,別打破了臉。太太會後悔的,一定。他管束著自己,等她後悔。

  可是一兩天了,他老沒忘了她的話,一時一刻也沒忘。時時刻刻那兩句話刺著他的心。他似乎已忘了那是她說的,他已忘了太太的厲害與野蠻。那好象是一個啟示,一個提醒,一個向生命的總攻擊。“一輩子可想出什麼來了?老想想看!想他媽的蛋!”在往日,太太要是發脾氣,他隻認為那是一種壓迫——他越細心,越周到,越智慧,他們大傢越欺侮他。這一回可不是這樣了。這不是壓迫,不是鬧脾氣,而是什麼一種搖動,象一陣狂風要把老老實實的一棵樹連根拔起來,連根!他仿佛忽然明白過來:生命的所以空虛,都因為想他媽的蛋。他得幹點什麼,要幹就幹,再沒有想想看。

  是的,馬上給她買自由呢,沒有想想看。生命是要流出來的,不能罐裡養王八。不能!三角五一尺,自由呢。買,沒有想想看,連價錢也不還,買就是買。

  刮著小西北風,斜陽中的少數黃葉金子似的。風刮在扁臉上,涼,痛快。秋也有它的光榮。沈二哥夾著那卷兒自由呢,幾乎是隨便的走,歪著肩膀,兩腳誰也不等著誰,一溜歪斜的走。沒有想想看,碰著人也活該。這是點勁兒。先叫老婆賞識賞識,三角五一尺,自由呢,連價也沒還,勁兒!沈二哥的平腮掛出了紅色,心裡發熱。生命應該是熱的,他想,他痛快。

  “給你,自由呢!”連多少錢一尺也不便說,丈夫氣。“你這個人,”太太笑著,一種輕慢的笑,“不問問我就買,真,我昨天已經買下了。得,來個雙份。有錢是怎著?!”“那你可不告訴我?!”沈二哥還不肯後悔,隻是乘機會給太太兩句硬的:“雙份也沒關系,買了就是買了!”“喲,瞧這股子勁!”太太幾乎要佩服丈夫一下。“吃了橫人肉了?不告訴你嘍,哪一回想想看不是個蔫溜兒屁?!”太太決定不佩服他一下了。

  沈二哥沒再言語,心中叫上了勁。快四十了,不能再抽抽。英雄偉人必須有個勁兒,沒有前思,沒有後想,對!第二天上衙門,走得很快。遇上熟人,大概的一點頭,向著樹,還是向著電線桿子,都沒關系。使他們驚異,正好。

  衙門裡同事的有三個加了薪。沈二哥決定去見長官,沒有想想看。沈二哥在衙門裡多年了,哪一件事,經他的手,沒出過錯。加薪沒他的事?可以!他挺起身來,自己覺得高了一塊,去見司長。

  “司長,我要求加薪。”沒有想想看,要什麼就說什麼。這是到偉大之路。

  “沈先生,”司長對老人兒挺和氣,“坐,坐。”

  沒有想想看,沈二哥坐在司長的對面,臉上紅著。“要加薪?”司長笑了笑,“老人兒了,應當的,不過,我想想看。”

  “沒有想想看,司長,說句痛快的!”沈二哥的心幾乎炸了,聲音發顫,一輩子沒說過這樣的話。

  司長愣了,手下沒有一個人敢這樣說話,特別是沈二哥;沈二哥一定有點毛病,也許是喝了兩盅酒,“沈先生,我不能馬上回答你;這麼辦,晚上你到我傢裡,咱們談一談?”

  沈二哥心中打了鼓,幾乎說出“想想看”來。他管住了嘴:“晚上見,司長。”他退出屋。什麼意思呢?什麼意思呢?管它呢,已經就是已經。看司長的神氣,也許……不管!該死反正活不了。不過,真要是……沈二哥的臉慢慢白了,嘴唇自己動著。他得去喝盅酒,酒是英雄們的玩藝兒。可是他沒去喝酒,他沒那個習慣。

  他決定到司長傢裡去。一定沒什麼錯兒;要是真得罪了司長,還往傢中邀他麼?說不定還許有點好處,“硬”的結果;人是得硬,哪怕偶爾一次呢。他不再怕,也不告訴太太,他一聲不出的去見司長,得到好處再告訴她,得叫她看一手兩手的。沈二哥幾乎是高了興。

  司長真等著他呢。很客氣,並且管他叫沈二哥:“你比我資格老,我們背地裡都叫你沈二哥,坐,坐!”沈二哥感激司長,想起自己的過錯,不該和司長耍脾氣。“司長,對不起,我那麼無禮。”沈二哥交待了這幾句,心裡合了轍。他就是這麼說話的時候覺得自然,合身分。“自己一定是瘋了,跟司長翻臉。”他心裡說。他一點也不硬了,規規矩矩的坐著,眼睛看著自己的膝。“司長叫我幹什麼?”“沒事,談一談。”

  “是。”沈二哥的聲音低而好聽,自己聽著都入耳。說完了,似乎隨著來了個聲音:“你抽抽”,他也覺出來自己是一點一點往裡縮呢。可是他不能改,特別是在司長面前。司長比他大的多,他得承認自己是“小不點”。況且司長這樣客氣呢,能給臉不兜著麼?

  “你在衙門裡有十年了吧?”司長問,很親熱的。“十多年了,”沈二哥不敢多帶感情,可是不由的有點驕傲,生命並沒白白過去,十多年了,老有差事作,穩當,熟習,沒碰過釘子。

  “還願往下作?”司長笑了。

  沈二哥回答不出,覺得身子直往裡抽抽。他的心疼了一下。還願往下作?是的。但是,這麼下去能成個人物麼?他真不敢問自己,舌頭木住了,全是空的,全是。“你看,今天你找我去……我明白……你是這樣,我何嘗不是這樣。”司長思索了會兒。“咱們差不多。沒有想想看,你說的,對了。咱們都壞在想想看上。不是活著,是湊合。你打動了我。咱們都有這種時候,不過很少敢象你這麼直說出來的。咱們把心放在手上捧著。越活越抽抽。”司長的眼中露出真的情感。

  沈二哥的嘴中冒了水。“司長,對!咱們,我,一天一天的思索,隻是為‘躲’,象蒼蠅。對誰,對任何事,想想看。精明,不吃虧。其實,其實……”他再找不到話,嗓子中堵住了點什麼。

  “幾時咱們才能不想想看呢?”司長嘆息著。

  “幾時才能不想想看呢?”沈二哥重了一句,作為回答。

  “說真的,當你說想想看的時候,你想什麼?”“我?”沈二哥要落淚:“我隻想把自己放在有墊子的地方,不碰屁股。可也有時候,什麼也不想,隻是一種習慣,一種習慣。當我一說那三個字,我就覺得自己小了一些。可是我還得說,象小麻雀聽見聲兒必飛一下似的。我自己小起來,同時我管這種不舒服叫作壓迫。我疑心。事事是和我頂著牛。我抓不到什麼,隻求別沉下去,象不會水的落在河裡。我——”

  “象個沒病而怕要生病的,”司長接了過去。“什麼事都先從壞裡想,老微笑著從反面解釋人傢的好話真話。”他停了一會兒。“可是,不用多講過去的了,現在我們怎辦呢?”“怎辦呢?”沈二哥隨著問,心裡發空。“我們得有勁兒,我認為?”

  “今天你在衙門裡總算有了勁兒,”司長又笑了笑,“但是,假如不是遇上我,你的勁兒有什麼結果呢?我明天要是對部長有勁兒一回,又怎樣呢?”

  “事情大概就吹了!”

  “沈二哥,假若在四川,或是青海,有個事情,需要兩個硬人,咱倆可以一同去,你去不去?”

  “我想想看,”沈二哥不由的說出來了。

  司長哈哈的笑起()來,可是他很快的止住了:“沈二哥,別臉紅!我也得這麼說,假如你問我的話。咱們完了。人傢托咱們捎封信,帶點東西,咱們都得想想看。慣了。頭裹在被子裡咱們才睡得香呢。沈二哥,明天我替你辦加薪。”“謝”堵住了沈二哥的喉。

  載一九三四年十一月《現代》第六卷第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