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楊朔:畫山繡水

  楊朔:畫山繡水

  自從唐人寫了一句“桂林山水甲天下”的詩,多有人把它當做品評山水的論斷。殊不知原詩隻是出力烘襯桂林山水的妙處,並非要褒貶天下山水。本來天下山水各有各的特殊風致,桂林山水那種清奇峭拔的神態,自然是絕世少有的。

  尤其是從桂林到陽朔,一百六十裡漓江水路,滿眼畫山繡水,更是大自然的千古傑作。瞧瞧那漓水,碧綠碧綠的,綠得像最醇的青梅名酒,看一眼也叫人心醉。再瞧瞧那沿江攢聚的怪石奇峰,峰峰都是瘦骨嶙嶙的,卻又那樣玲瓏剔透,千奇百怪,有的像大象在江邊飲水,有的像天馬騰空欲飛,隨著你的想象,可以變幻成各種各樣神奇的物件。這種奇景,古往今來,不知有多少詩人畫師,想要用詩句、用彩筆描繪出來,到底誰又能描繪得出那山水的精髓?

  憑著我一枝鈍筆,更無法替山水傳神,原諒我不在這方面多費筆墨。有點東西卻特別觸動我的心靈。我也算遊歷過不少名山大川,從來卻沒見過一座山,這樣凝結著勞動人民的生活感情;沒有過一條水,這樣泛濫著勞動人民的智慧的想象。隻有桂林山水。

  如果你不嫌煩,且請閉上眼,隨我從桂林到陽朔去神遊一番,看個究竟。最好是坐一隻竹篷小船,正是順水,船穩,艙裡又眼亮,一路山光水色,緊圍著你。假使你的眼福好,趕上天氣晴朗,水面平得像玻璃,滿江就會畫著一片一片淡墨色的山影,暈糊糊的,使人恍惚沉進最恬靜的夢境裡去。

  這種夢境往往要被頑皮的魚鷹攪破的。江面?喜歡掀帕榍傻男≈穹ぷ櫻嫌嫖檀髯偶舛ブ耋遙蠶械匾兇龐懵ǔ檠獺V穹ぷ擁納疑賢W偶鋼揮閿ィ衿械慍俁郟鋈患浠岜淶靡斐;椋蹲?翅膀撲進水裡去,山影一時都攪碎了。一轉眼,魚鷹又浮出水面,長嘴裡咬著條銀色細鱗的鰱子魚,咕嘟地吞下去。這時漁翁站起身伸出竹篙,挑上魚鷹,一捏它的長脖子,那魚便吐進竹簍裡去。你也許會想:魚鷹真乖,竟不把魚吞進肚子裡去。不是不吞,是它脖子上套了個環兒,吞不下去。

  可是你千萬不能一味貪看這類有趣的事兒,怠慢了眼前的船傢。他們才是漓江上生活的寶庫。那船傢或許是位手腳健壯的壯族婦女,或許是位兩鬢花白的老人。不管是誰,心胸裡都貯藏著無數迷人的故事,好似地下的一股暗水,隻要戳個小洞,就要噴濺出來。

  你不妨這樣問一句:“這一帶的山真絕啊,都有個名兒沒有?”那船傢準會說:“怎麼沒有?每個名兒還都有來歷呢。”

  這以後,橫豎是下水船,比較消閑,熱心腸的船傢必然會指點著江山,一路告訴你那些山的來歷:什麼象鼻山、鬥雞山、磨米山、螺螄山……大半是由山的形狀得到名字。譬如磨米山頭有塊巖石,一看就是個勤勞的婦女歪著身子在磨米,十分逼真。有的山不但象形,還流傳著色彩極濃的神話故事。

  迎面來了另一座怪山,臨江是極陡的懸崖,船傢說那叫父子巖。懸崖上不見近似人的形象,為什麼叫父子巖,就難懂了。你耐心點,且聽船傢說吧。

  船傢輕輕搖著櫓,會告訴你說:“古時候有父子二人,姓龍,手藝巧,最會造船,造的船裝得多,走起來跟箭一樣快。不料叫圩子上一個萬員外看中了,死逼著龍傢父子連夜替他趕造一條大船,準備把當地糧米都搜刮起來,到合浦去換珠子,好獻給皇帝買官做。糧米運空了,豈不要鬧饑荒,餓死人麼?龍傢父子不肯幹,藏到這兒的巖洞裡,又缺吃的,最後餓死了。父子巖就這樣得了名,到如今大傢還記著他們的義氣……前面再走一段水路,下幾個險灘,快到寡婆橋了,也有個故事……究竟從哪年哪代傳下來這麼多故事,誰也說不清。反正都說早年有這樣個善心的老婆婆,多年守寡,靠著種地打草鞋,一輩子積攢幾個錢。她見來往行人從江邊過,山路險,艱難得很,便拿出錢,請人貼著江邊修一座橋。修著修著,一發山水,沖垮了,幾年也修不成。可巧歌仙劉三姐路過這兒,敬重寡婆婆心地善良,就親自參加砌橋,一面唱歌,唱得人們忘記疲乏,鼓氣把橋修起來。劉三姐展開歌扇,扇了幾扇,那橋一眨眼變成石頭的,永久也不壞。

  ……前邊那不就是寡婆橋?你看臨江拱起一道石巖,下頭排著幾個巖洞,乍一看,真像橋呢。巖上長滿綠盈盈的桉樹、杉樹、鳳尾竹,清風一吹,蕭蕭颯颯的,想是劉三姐留下的?留戀母枰舭桑?

  船到這兒,漸漸接近陽朔境界,江上的景色越發奇麗。兩岸都是懸崖峭壁,累累垂垂的石乳一直浸到江水裡去,像蓮花,像海棠葉兒,像一掛一掛的葡萄,也像仙人騎鶴,樂手吹簫……說不定你忘記自己是在漓江上了呢!覺得自己好像走進一座極珍貴的美術館,到處陳列著精美無比的石頭雕刻。可不是嘛,右首山頂那塊石頭,簡直是個妙手雕成的石人,穿著長袍,正在側著頭往北了望。下邊有個婦人,背著娃娃,叫做望夫石。不待你問,船傢又該對你說了:早年鬧災荒,有一對夫婦帶著小孩,()背著點米,往桂林逃荒。逃到這裡,米完了,孩子餓得哭,哭得夫婦心裡像刀鉸似的。丈夫便爬上山頂,想了望了望桂林還有多遠,妻子又從下邊望著丈夫。剛巧在這一刻,一傢人都死了,化成石頭。這是個神話,卻又是多麼痛苦的事實。

  江山再美,誰知道曾經灑過多少勞動人民斑斑點點的血淚。假如你聽見船傢談起媳婦娘(新娘)巖的事情,你更能懂得我的意思。媳婦娘巖是陽朔境內風景絕妙的一處,雜亂的巖石當中藏著個洞,黑黝黝的,洞裡是一潭深水。

  船傢指點著山巖,往往嘆息著說:“多可憐的媳婦娘啊!正當好年齡,長得又俊,已經把終身許給自己心愛的情郎了,誰料想一傢大財主仗勢欺人,強逼著要娶她。那姑娘坐在花轎裡,思前想後,趕走到巖石跟前,她叫花轎停下,要到巖石當中去拜神。一去,就跳到巖洞裡了。”

  到這兒,你興許會說:“這都是以往的舊事了,現在生活變了樣兒,山也應該改改名兒,別盡說這類陰慘慘的故事才好。”

  為什麼要改名兒呢?就讓這極美的江山,永久刻下千百年來我們人民艱難苦恨的生活吧,這是值得引起我們的深思的。今後呢,人民在嶄新的生活裡,一定會隨著桂林山水千奇百怪的形態,展開他們豐富的想象,創造出新的神話,新的故事。你等著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