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楊朔:會見金日成將軍的部下

  楊朔:會見金日成將軍的部下

  一個櫻花盛開的春夜。中國人民赴朝慰問團捧著從新疆、蒙古、西藏和中國各個角落集攏來的錦旗、禮品,獻給了朝鮮人民軍最高司令部。這不是簡單的禮物。旗上繡的是中國人民最珍貴的情意,箱子裡裝的是千千萬萬顆中國人民火熱的心。當那一霎那,慰問團團長廖承志和人民軍總政治局金載鬱將軍擁抱在一起時,兩個兄弟民族的心是更緊地交抱在一起了。

  在金日成將軍指揮下的朝鮮人民軍完全值得中國人民這樣的熱愛。有一次開戰鬥英雄座談會,我見到許多獲得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英雄稱號的人物。他們的前胸掛著耀眼的國旗勛章或者金星章,英挺而剛強。當中有年青的坦克手金箕奎,他在人民軍第一次攻占漢城時,第一個把旗子插在李承晚的大樓上。沉默寡言的高射炮英雄金玄沭帶著獵機小組,隨時轉換陣地,前後擊落九架敵機。人傢覺得內裡一定有驚人的細節,問他擊落的經過,他卻平平淡淡地說:“你先試射幾下,一打就打下來了。”說了三言兩語又坐下去了。

  坦克營長金鬥燮在戰爭初期是個連長,帶著隊伍向三八線以南反擊敵人。敵人的火力猛,重機槍子彈打得坦克直搖動。坦克裡的熱度又高,衣服穿不住了,他們就脫下衣服和襯衣,光著膀子一直沖進敵人的陣地,坦克的履帶碾死許多敵人。敵人用十幾輛裝甲車進攻,第一輛裝甲車被金鬥燮一撞,摔出五、六米遠。一輛吉普車也被他碰碎,上邊坐的美國顧問被碾成了爛泥。但不幸在追擊敵人時,他的坦克陷進了泥塘。水浸到坦克的半身,機槍不能射擊。敵人發覺了,扭回頭反沖。金鬥燮號召坦克手說:“為祖國為人民的時候到了!坦克是人民的財產,我們要與坦克共存亡!”他們便拿起步槍和手榴彈跟敵人肉搏。………“為祖國!為人民!”勝利就在這種高貴的誓詞裡取得。但他們的行動有著更高的意義。他們也是在為全人類的和平幸福流著寶貴的鮮血。

  我們正聽著英雄們輪流向慰問團報告自己的事跡,一個叫金松萬的副大隊長站起來說:“我要用中國話向親愛的中國同志報告……”。

  聽的人悄悄議論:“這是從中國回來的。”

  不錯,還不止他一個人呢。在人民軍的炮兵、步兵、坦克兵、空軍,以至於軍醫院裡,到處可以遇見許多朝鮮同志望著你笑,說著中國話,握著你的手不放。他們都曾參加過中國的革命戰爭,流過血、立過功,也曾在中國的土地上掩埋過自己的犧牲的同伴。自動炮小隊長康文彩就是這許許多多人當中的一個。這位年青的英雄隻有二十歲,長眉,細眼,微微笑著說:

  “我是一九四七年秋天在東北參加解放軍的。那時才十六歲,道理也不大懂,光知道不管自己是朝鮮人也好,什麼人也好,一參加解放軍就不受氣了。現在當然認清了這個道理,那就是說:毛澤東不但是中國人民的大救星,也是所有東方被壓迫民族的大救星。當時正趕上打四平,我們的隊伍插到敵人後方,破壞交通。有一天晚間,我跟一個同志去炸一座重要的橋梁。橋頭站著一個敵人的哨兵,我們爬著摸上去,拿繩子往他脖子上一套,拉緊扣說:“你叫,我活不了,你也活不成!”說罷就由那個同志先把俘虜帶走了。我爬上橋,摸摸索索裝炸藥,不小心被對岸的敵人發覺了。敵人打起槍來。我的右膀子忽然一震,手也發軟,掛彩了。我咬著牙點上炸藥,剛跑到橋頭,橋炸了,把我顛出一丈多遠,震得昏過去。”

  中國人民永遠不會忘記他立的這一大功。此後,他從北打到南,又掛過兩次花,一直打到廣西。在他的祖國朝鮮遭到新的侵略時,他就轉到自己祖國的戰場上。但是誰又能忘記中國的好處呢?

  在一個軍團裡,參加過抗聯李紅光支隊的崔殷將軍談到中國時,沉思著說:“將來我一定要再到中國去一趟。”

  慰問團的同志說:“對了,等朝鮮勝利後,你可以到北京、青島去休養休養。”

  崔殷笑了笑說:“不,我想去延安看看。我在延安挖了不少窯洞,做夢也想去看看這塊培養過我的土地。沒有中國共產黨的勝利,朝鮮戰爭的勝利也不可想像。”

  我們笑道:“中國的勝利,你不是也有功?”

  崔殷嚴肅地說:“志願軍在朝鮮才真有功呢!”

  這兩個民族遭遇過()共同的命運,經歷過共同的戰鬥,在生死患難裡結成的友誼也最真切動人。另一個軍團的將領回想起他們和志願軍會師時,慨嘆著說:

  “我們的將士永遠也忘不了那一天!那時候,我們一個師打到朝鮮的大南邊,敵人從仁川一登陸,又奉金日成將軍的命令,一路打回漣川一帶。我們的幹部很多是從中國回來的,我們就把中國的經驗搬過來,建黨,建立群眾武裝,開辟了根據地。當時聽見敵人廣播說:中國志願軍來了,也不敢信。又聽老鄉到處傳說:北邊來了許多部隊,說話不一樣。我們也不知道是些什麼人。日裡盼,夜裡盼,到底盼著了那支沖風冒雪從中國趕來的志願軍!兩方面一見,你抱我,我抱你,淚都流下來了,也不知說什麼好。志願軍的同志看見我們隆冬風雪還穿著單衣,就把棉衣都脫下來,送給我們。……”

  這種生死交情已經深深地刻在人民軍將士的心裡。難怪他們一見中國慰問團,比見到親骨肉還親。一個戰士跑過來,握著慰問團同志的手,眼裡轉著淚花,話都說不出。另一個小戰士給我們一位女同志敬個禮,掏出他最珍貴的日記本遞過來,上面寫著:“送給中國同志!”從中國回來的朝鮮同志緊握著我們的手,隻是說:“想不到在這裡又見到你們了!”

  人民軍總政治局金日將軍在送別慰問團時說:“請把全朝鮮人民軍的感謝帶給中國人民,並說我們全體人民軍都熱愛著中國人民的偉大領袖毛主席!”

  《人民日報》 1951年5月25日